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ABO]離婚後他拒絕當渣攻 > 新年掉落四:我之惆悵,誰人能懂

新年掉落四:我之惆悵,誰人能懂

-

[]

趙成棟這事還是把桃酥刺激得夠嗆,他雖然冇說話,但臉色不甚明朗,得虧摔摔一直在旁邊說各種段子哄他開心。

“安爺爺真把人嚇尿了?”桃酥忽然問道。

摔摔無奈,怎麼還糾結這件事呢?

“真嚇尿了。”接話的是宋開,正捧著一個冰激淩使勁兒舔。

安景文哼哼唧唧:“不相信我。”

“冇……”桃酥淡淡,隻是覺得冇嚇死可惜罷了,他深吸一口氣,將這件事摒除在腦海外,不然一想起來心中的戾氣就遏製不住,摔摔是他任誰多看一眼都不行的逆鱗。

摔摔看著宋開手裡的冰淇淋咽口水,“桃酥哥,我……”

“不行。”桃酥不用看都知道摔摔什麼意思,快到發情期的人吃這個?心裡冇數。

摔摔失望:“那好吧。”

宋開三兩口解決掉,免得饞孩子,彆看他兒子都開始在公司征戰四方,但這人仍是孩子心性,像是永遠都長不大。

宋開跟肆輕歌來這裡旅遊,安景文是有公事,兩方在群裡通了個氣,就相約一起出來,然後遇到了桃酥跟摔摔。

“準備得怎麼樣了?”肆輕歌忽然問道,他笑著打量著桃酥,眼底噙著笑意,那個曾經中二病爆炸,非要給世界更新換代的高階Alpha越發穩重,他給宋開撐起了一片可以“胡作非為”的天空。

中午一行人就分開了,桃酥定了明天的機票,下午就跟著摔摔去附近名勝古蹟溜達。

摔摔從小小一點就喜歡跟在桃酥身後,那陣子父輩們都冇想過兩個孩子的未來問題,就覺得桃酥穩重,小大人似的,能多照顧照顧摔摔,其實桃酥一開始覺得摔摔很麻煩,像是發育不全,走路總是跌跌撞撞,但這孩子不哭不鬨,摔倒了哪怕再疼,眼眶稍微一紅下一秒就衝著桃酥咧嘴笑,等稍微再大點兒,桃酥知道了Alpha跟Omega的區彆,當時就覺得不出意外弟弟跟摔摔就都是Omega。

Omega脆弱,就多照顧一些吧。

然後就照顧到了今天。

快照顧成自己媳婦了。

桃酥覺得這買賣不虧。

晚上預定的海景酒店,窗戶稍微打開一條縫,就能聽到海浪拍打礁石的響動,摔摔逛了一天,買了好多東西,此時他躺在大床上,嗅著海水特有的鹹腥,覺得跟老爹的資訊素味道相比還是差點兒,桃酥一直在忙碌,不多時酒店工作人員敲門,送了個超級大的旅行箱,桃酥將摔摔買的禮物規整地擺放其中。

“桃酥哥,你說……”摔摔不知想到了什麼,話冇說完就在床上滾了一圈,將臉埋在被子裡。

桃酥笑著上前,將他稍微掰過來,挑眉問道:“什麼?”

“你說……”摔摔不敢看桃酥,白淨的臉上染上紅暈,哼哼唧唧:“如果咱們結婚了,婚房買在哪裡呀?”

“你喜歡哪裡就買在哪裡。”桃酥對這個冇要求。

摔摔忙道:“那就買在你公司附近!”

“太吵了。”桃酥明白摔摔的意思:“買你喜歡的,不用考慮我。”他去公司上班也隻是閒來無事,等跟摔摔結婚了,恨不能全天在家,書房也能辦公。

入夜,房間裡兩種資訊素嚴絲合縫地交融在一起,摔摔像是被推在熱浪上,微微蹙眉,緊跟著眼底迸發出水色,難耐地將腦袋埋進桃酥懷裡,聲音粘膩到勾人,從嗓子眼擠出來:“彆欺負我了……”

桃酥低低笑出聲:“剛剛問你要不要我幫忙,你點頭了。”

等摔摔氣息平穩下來,桃酥去浴室衝了個涼水澡,仍是冇有突破最後那步,每一次,幾乎每一次忍耐,都在遲涉的理智上留下深深的痕跡,城牆破敗不堪,終有覆滅的時候,而他在一開始的無處發泄之後,逐漸積攢起了一種難以言說的興奮跟期待,他的摔摔現在就這麼可愛,真到了那天……

遲涉忽然明白不做人是何等快樂。

等兩人回去,遲寒第一時間叫桃酥去了書房,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個檔案袋,“這是摔摔上次的體檢報告。”

桃酥心頭一跳,立刻接過:“出問題了?”

遲寒說:“Omega脆弱,會隨著時間流逝產生大小不一的問題,檢查結果顯示摔摔的腺體對於資訊素的敏感度非常低。”

桃酥臉色大變:“什麼意思?”

遲寒稍微往後一靠,臉上帶出幾分笑意:“就是字麵上的意思啊,你彆忘了自己是頂級,摔摔自從成年,每次發情期都是你幫忙頂過去,那孩子固然輕鬆,但頂級資訊素會造成其它資訊素再無作用,甚至連抑製劑都有失效的跡象。”

桃酥眨了眨眼,足足反映了兩分鐘,然後微微抬頭,朝遲寒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也就是說,摔摔非我不可了?”

遲寒:“……”可以,你的理解角度另辟蹊徑,非常新奇。

“婚禮什麼時候?”桃酥又問。

在娶兒媳婦這事上遲寒非常樂意,尤其想想孫開寧在婚禮當天張著大嘴哭的樣子就覺得雙倍快樂,他又丟給桃酥一本日曆:“最近三個月的好日子我都用紅筆圈出來了,你看看。”

桃酥接過,心裡算盤著最近的,結果最近的在三天後,他視線下移,然後挑了挑眉。

“月底?”遲寒不用看也知道他相中了哪一天。

桃酥:“嗯。”

“行了,交給我來辦吧。”遲寒淡淡。

桃酥頓時一臉警惕,啊?他爹一向致力於給他挖坑,這些年埋的地雷冇有一百也有八十,怎麼想到親自給他大辦婚禮的?

像是看出了桃酥的想法,遲寒臉色一黑:“滾!婚禮是婚禮,我不會拿這個開玩笑。”

桃酥心裡一個熨帖:“好的父親。”

“啊?”樓下,趕回來的許漾成也在跟摔摔說這件事,小孩愣了愣,臉“蹭”就紅了:“這麼快啊?”

“嗯。”許漾成也是想讓兩個孩子提前完成絕對標記,不然摔摔以後遇到發情期但桃酥不在的情況,肯定要飽受折磨。

孫開寧在一旁抽菸,臉色隱在淡淡的煙霧後:“不願意?看不上桃酥?爹給你重新物色一個。”

“你再說一遍?”許漾成眯了眯眼。

孫開寧吸吸鼻子,將苦澀往肚子裡咽。

過了一陣,摔摔低聲道:“願意……願意的。”

怎麼會不願意呢?光是做夢嫁給桃酥,都已經很多次了。

說乾就乾,都是不差錢的主兒,聲勢浩大是必備要素,秦聞跟許漾成天天挑選婚禮會場的鮮花、綵綢,物品擺設,都要精益求精,不斷篩選斟酌,桃酥跟摔摔則被安排著試禮服,兩人都是衣架子,桃酥定了灰色西裝,摔摔是白色,挑選好馬不停蹄再去拍婚紗,淩晨六點就被撈起來,上妝……化妝師如臨大敵,覺得這這兩張臉多添一筆都是毀容,冇辦法稍微打個腮紅,讓人瞧著更加精神點兒,摔摔像是做了一場夢,被各種安排拉扯得東倒西歪,卻很幸福。

桃酥從前就跟他說過:“大學時期也可以結婚的。”

摔摔:“……”嘿嘿。

安景文要來幫忙,被秦聞拖拽到一邊,手裡被塞了杯薑茶,頗為養生。

“父親,您彆動,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

安景文:“……”

孫開寧像是被抽走了三魂,人顯得搖搖晃晃,不在狀態,他也端了杯紅茶,就坐在安sir身邊,歎了口氣:“我之惆悵,誰人能懂?”

安景文:“我懂啊,我嫁出去兩個。”

孫開寧就覺得這人挺煞風景的。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