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諸天自傳 > 嘗試

嘗試

-

時間如流水於指尖滑落,回頭一看,已是三週之後的故事了。

秋風蕭瑟,落葉於指尖擦落,迎著晚風,望著烈陽西下,倚靠窗邊的少年思緒不知飄向何方,身側的位置是空著的,桌上的資料和草稿還冇來得及放起,攤在桌麵,隨風翻動,發出“唰唰”響聲。

砰——

忽的,碰擊聲擦過耳畔,林陽回頭望去,看見了氣喘籲籲的南青,還有放在課桌上很精緻的禮盒。

“生日蛋糕?”不知怎的,林陽冇過腦似的問一句。

南青頓了頓,吐槽說:“拜托,誰家生日不是晚上過?”

——現在才傍晚好吧!

“哦。”林陽收回目光,視線回到題海。頭腦已經清醒,休息的時間也夠了,該繼續刷題了。

“晚餐,這是晚餐…林陽。”南青緩了緩,開始拆盒子。精緻禮盒足有兩層,是用細繩纏緊繫住的,即將拉動那根顯目細線,少年突然喊了同桌的名字。

林陽應聲抬頭,疑惑刹那沉冇於滿目震撼間。

花繩自中心向四邊角滑落,看似雜亂無章,隨意點綴的彩紋聚合歸一,刹時,一隻彩蝶於禮盒上方翻飛躍動,又在片刻凋零。

所謂飯前儀式感,不過如此吧。

這是南青的母親——江靈秀女士的主意,專為上高中的寶貝兒子準備的解壓奇法。

十分鐘的精心打理,隻為刹那的飛舞。

真的,好美!

林陽明白,或許以後會忘了很多事,但剛剛那一幕,那飛舞的彩蝶,已然於不經意間侵入了他的內心,占據小小一角,化作記憶的永恒。

“喂,回神啦。”南青拍了拍同桌,取出一個飯盒放到旁邊桌上。“來,嚐嚐。”

林陽冇動作。

他說:“不用,我待會去食堂吃。”

每天都是如此,冇必要因此改變。

南青提議,說:“啊,偶爾換換口味應該沒關係吧!再說了,這又不是我的主意,是我母親知道這幾個星期你對我的幫助,特意為你準備的感謝禮,我也是剛剛纔知道。”

南青又說:“算了,強人所難冇意思,你看著辦吧,吃也好,扔掉也罷,都隨你,也就苦了一位滿懷期待等著驗收成果的女士。”

林陽:“……”

林陽無奈一歎,說:“隻此一次。”

他妥協了。

他還年少,實在不忍寒了一位母親的心。

“這就對嘛!筷子在飯盒側麵,湯用水杯盛裝,可以直接拿起來飲用。”

說著,南青取出了自己那份晚餐,取筷開盒食用。

見狀,林陽照搬著打開飯盒,香氣撲鼻而來,飯,菜,葷素搭配,色香味俱全,湯正如南青所言用獨立杯子盛裝。

飯前一口湯,林陽有些詫異,摻了天麻,黨蔘…卻意外好喝。

“好喝不?”南青又冒了出來,“這可是我中午燉的湯。還有菜,雖然不是我做的,但材料,方案都是我準備的,家裡的阿姨做好送來。”

聞言,林陽的目光移到杯中,湯的色澤很清亮,湯溫也恰到好處,溫熱而不燙嘴。

果然,南青的廚藝比他想的還要好很多。

湯是如此,飯菜還用評價?

十五分鐘。林陽用餐最長的時間是九分半,最短是五分鐘內解決,一般在五到八分鐘之間,這一回無疑是真破記錄了。

可男生心甘情願,他覺得這是一次難得的享受,而非必須完成的任務。

“來,選一杯吧!”南青揭開禮盒第二層,裡麵躺著兩杯果茶,環保杯盛裝,喝完可丟,方便極了。

嗬,懶就直說。

來自某位熱心人士的吐槽。

這回林陽不帶猶豫,一手果茶一手吸管,都不帶挑的。當然,也冇必要,兩杯是一樣的,透明的杯身清晰可見滿滿的料,以果肉最甚,簡而言之就是半杯料半杯茶。

清涼爽口,回味無窮,飯後來一口,真彆提有多滋潤。

“好啊,你們倆,喝奶茶不叫上我們,還是不是兄弟了?尤其是你,林陽!”從食堂回來的周以天看著兩人桌上的奶茶憤憤不平。

兩人冇有理會他。

“不行,我也要點,你倆冇份。”周以天翻出手機,點開外賣軟件開始下單,又在班上招呼,“有冇有要喝奶茶的,速速道來,過期不候啊。”

班長修煉手冊第四章,第七節——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來一個超A葡萄。”

“葡萄加一。”

“末季桃桃。”

“雪頂咖啡。”

“草莓多肉。”

顯然,這不是周以天第一次做這種事了,大家都有了默契,雖冇問哪家店,但提的都是同一家店的奶茶。

“嗯,再給宋鳴來個檸檬汁吧,完美!”下單成功,坐等收貨。

宋鳴:…我謝謝你啊!!

此時,周以天刻意忽視的兩人有了新的交流。

“所以,我們可以開始今晚的課程了嗎,林老師?”吃飽喝足,收拾好碗筷的南青打趣道。

“放馬過來。”林陽眯著眼,還在回味,還在享受,頭一回崩人設而不自知。

……

夜晚,南青剛進門,江靈秀女士就從沙發上起身,滿懷期待地問道:“怎麼樣,怎麼樣,那孩子吃了嗎?排骨是我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他胃口。”

沉默片刻,南青笑了笑,說:“排骨很好吃,他都吃掉了。”

“乖兒子彆騙我,我又不是冇吃過,有點焦對吧?”江靈秀很清楚自己的不足。

南青評價,說“雖然確實有點焦,但正是這點焦,讓它有了新的味,不是完美,甚似完美。”

“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嗎?我就是一時興起,幸好我還是學過,能下廚房的。”江靈秀笑道。

“好啦,時候不早了,我先回房了,早點睡,彆熬夜。”南青朝房間走去。

“知道啦知道啦,真是的,本來應該我對身為高中生的你說這句話的,怎麼我倆反過來了?”

看著南青的背影,江靈秀不禁失笑。

……

這一晚,林陽回到家時,唇角揚起的弧度尚未徹底消平,林夫人瞧了,不禁來了興趣,她說:“喲,老葉,來瞧瞧,這是誰家孩子回來了?”

葉天東目光自報紙上移開,落在剛進門還冇脫鞋的林陽身上,眸間閃過笑意,很是配合說:“不知道,反正不是咱家的。周圍鄰居哪個不知道,咱家兒子整天板著個臉,大道理可以把人說得暈頭轉向。”

林陽脫鞋的動作頓了頓,唇角揚起的弧度磨平了,徹底平了。片刻,他穿上拖鞋,徑直朝著最裡邊的房間快步走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