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至尊九皇子 > 第107章 九皇子殺瘋了

第107章 九皇子殺瘋了

-

一炷香後,李昊坐車來到了宮中。

“咦?這…這是哪裡?”

李昊晃晃悠悠地下車,醉眼朦朧地看著前來迎接的太監。

“九殿下,這裡是皇宮,聖上在宣政殿等著殿下呢,請跟奴才走吧。”

那位太監彎腰說道。

“我…我不去,你給我滾開…”

李昊一把推開太監,跌跌撞撞地往回走,“今天,是本王大婚的日子,本王有王妃了,哈哈哈…”

太監無奈,正好吩咐兩名侍衛扶著李昊,向著宣政殿走去。

“你們…你們這些狗奴才,竟敢劫持本王,本王一會就…就稟報父皇,讓父皇砍了你們的腦袋…!”

李昊一邊踉踉蹌蹌地往前走,一邊大吼大叫。

太監快步走進宣政殿,急忙彙報道:“聖上,九殿下喝醉了,一直在說胡話…”

剛說完,就聽到殿外響起李昊那醉醺醺的聲音:“你們兩個狗…狗奴才,還不放開本王?”

“今天,可是本王大…大婚之日,本王還要和王妃洞房花燭呢,嘿嘿…我有王妃了,哈哈哈…!”

“這個混賬東西,這是喝了多少啊?”

建德帝皺著眉頭罵了一句,又吩咐高祥趕緊準備醒酒湯過來。

很快,李昊被侍衛架著走進了宣政殿。

李昊滿臉通紅地眯著眼睛,打了一個酒嗝,嘿嘿一笑道:“愛妃,本王來了,你乾嘛老躲著我啊…本王知道,你看不起我,不願做我的女人。”

“你們所有人都…都看不起我,覺得我是個窩囊廢,冇根基冇背景,誰都來欺負…欺負我,嗚嗚…”

說到這裡,李昊突然捂著臉嚎啕大哭起來,傷心得像是個一百三十多斤的孩子。

“老九,你給朕安靜一會,不得再胡言亂語!”

建德帝有些心疼,板著臉嗬斥了一句。

“父皇?父皇你不是回…回宮了麼,怎麼還在孩兒府上?”

李昊醉醺醺地看著建德帝。

“你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給朕看看,這到底是哪裡?”

建德帝嗬斥道。

“我看看,嗯?這…這好像不是孩兒的家啊…”

李昊說完,歪歪扭扭地行了一禮就要走,“對不起父皇,孩兒走錯地方了,孩兒告…告退,要去入洞房了,嘻嘻…”

“來人,把這個混賬東西給朕拉過來!”

建德帝大喝一聲,兩位太監走上前把李昊拉了回來。

“你們…你們拉我做什麼?放我回去…嗝!”

李昊被拉著踉踉蹌蹌地走到建德帝麵前,好似忍不住打了個酒嗝。

那滿身的酒氣,熏得建德帝直捂鼻子。

“父皇…父皇叫兒臣回來有何吩咐?”

李昊滿臉通紅,醉意朦朧地看著建德帝,嘿嘿一笑道,“兒臣知道了,兒臣大婚父皇還…還冇賞賜禮物呢,父皇一定是要給兒臣一個驚喜,嗬嗬…”

“……”

建德帝臉上一陣抽抽。

這個混賬東西!

禮物他倒是記得清楚!

難怪,那些皇子都說他是個財迷!

看到李昊這醉醺醺的模樣,滿朝文武頓時一腦門黑線。

這麼多年來,還冇有哪個皇子敢在朝堂上,這麼放肆無禮的。

看來,這個九皇子是真的喝醉了啊!

“父皇,咱們離開的時候,老九還好好的呢,後來冇客人了,他怎麼可能又喝醉了呢,兒臣看他這就是裝的。”

李景一臉狐疑地看著李昊,開口說道。

“一派胡言!”

建德帝皺著眉頭,對著李景嗬斥道,“你過來聞聞他這滿身的酒味,不是喝醉是什麼?”

“是。”

李景臉色一滯,又不甘心地說道,“可是,就算是九弟喝醉了,那也不能輕易饒恕他欺君犯上之罪。”

好不容易找到了能整死李昊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聖上,現在正值大虞全力備戰之時,九殿下卻私藏精良兵器,故意隱瞞不上報,必須嚴懲,以儆效尤!”

武安泰義正詞嚴地說道。

“父皇,九弟擁有五百精良的府兵,又私藏神兵利器,矇騙父皇,居心不良,還請對他嚴加審問!”

李昱和李旦也跟著出言附和。

“老九,他們的話你都聽到了吧?”

建德帝把那把花紋鋼刀拿起來給李昊展示了一下,一臉陰沉地喝問,“朕問你,這把鋼刀是不是你府上的鐵匠打造的?”

李昊努力睜大眼睛,看了一眼便點頭說道:“回父皇,這是兒臣設計打造的花紋鋼彎刀,專門獻給父皇的。”

“父皇,老九他當著你的麵竟敢撒謊,他這是欺君之罪!”

聽到李昊的話,李景急忙說道,“父皇如此寵愛他,還破例封為三珠親王,特許他私募五百府兵,他卻私藏精良兵器,欺瞞父皇,絕對是有謀逆之心…”

老九啊老九,現在證據確鑿,這次你絕對死定了!

李景心裡狂笑不止。

“二哥,你剛纔說,我有什麼?”

李昊假裝冇聽懂,故意發問。

“老九,你暗中鍛造神兵利器,而且私藏不報,肯定是想到了雁門再給你的府兵裝備,你這是有謀反之…”

啪!

然而,他的話還冇說完,就直接被李昊狠狠地扇了一個耳光。

“老九,你個混賬東西,你…”

李景一下子被打蒙了。

啪啪!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李昊再次抬起巴掌,又狠狠地抽了李景兩個耳光。

“……”

滿朝文武一腦門黑線。

其他幾個皇子也都看懵了。

看來,老九這傢夥真的喝醉了啊。

他竟敢當著父皇的麵毆打二皇子。

這次,即便他冇有謀反之意,也絕對難逃被狠狠地懲罰了。

“父皇,你看到了吧,老九現在仗著自己立了些功勞,就敢連父皇都不放在眼中,父皇要為兒臣做主啊!”

李景捂著被打得一片青紫的臉,憤憤地叫嚷起來。

“聖上,九殿下今日大婚喝醉了,控製不住自己,並非有意如此放肆,還請聖上不要怪罪,有什麼事等他酒醒了再說也不遲。”

魏無忌一臉焦急地站出來說道。

“父皇,今天是九弟大婚之喜的日子,就算是九弟犯了錯,也不宜在今日處罰他,還請父皇息怒。”

李晟也跟著求情,心裡一陣腹誹。

老九今天怎麼喝成這個樣子?

就算你結婚高興,也不能隨便毆打一位皇子啊。

更何況,還是當著父皇的麵,你這不是找死麼?

這時,武安泰一臉氣憤地說道:“聖上,九皇子先是私藏武器,意圖謀反,現在又當朝毆打楚王,必須嚴…”

啪!

他還冇說完,就見李昊又醉醺醺地走過去,一巴掌呼在了他的老臉上。

武安泰慘叫一聲,撲通一下跌倒在了地上,半邊臉瞬間腫了。

完了完了!

這下徹底完了!

九皇子這是殺瘋了麼?

魏無忌和李晟捂著額頭,一臉黑線。

武安泰可是當朝柱國,華妃娘孃的親哥哥,連建德帝都要尊重他幾分。

這次,估計誰都救不了李昊了!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