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至尊九皇子 > 第106章 不去做戲子可惜了

第106章 不去做戲子可惜了

-

新的酒菜端上來後,李昊又陪著金夫人、金木蘭、熙寧公主、顧念、韓冰和葉霜等人,一起吃了起來。

半個時辰後,袁青山、周泰和沐陽三人,帶著五百府兵來到了秦王府,紛紛對著李昊賀喜。

李昊下令開席,吩咐杜仲、白朮和韓忠等人,陪著那些府兵喝儘興。

那些府兵還是第一次吃禦廚做的大餐,都是無比激動,吃得那叫一個香啊!

李昊也帶著金木蘭走過去敬了一杯酒,頓時讓他們受寵若驚,更是覺得李昊禮賢下士,自己跟對了人。

冇有了建德帝、皇後以及那些文武大臣,李昊也覺得自在不少,再也不用虛情假意地瞎客套了。

麵對滿桌子山珍海味,早就饑腸轆轆的金木蘭,更是大快朵頤。

再加上,李昊釀造的金雕酒,味道實在是誘人,因此每個人都吃得很開心,喝得更是儘興。

此時,建德帝已經帶著諸多皇子和文武大臣,來到了宣政殿中。

魏無忌又急不可耐地請旨,說要領兵前往雁門,討伐北狄蠻夷。

以李景、武安泰為首的主和派,則以冬季不宜興兵為由,極力勸說建德帝三思而行。

於是,雙方又開始在大殿上吵了起來。

建德地製止了爭吵不休的群臣,然後看向工部尚書馬鈞“馬尚書,工部和兵部的鐵匠坊,一天能打造多少把改良的精鋼唐刀?”

馬鈞急忙走上前,彎腰答道:“回稟聖上,以現在的人力物力,每天大概一百把合格的改良唐刀。”

“一個月才三萬把,太少了!”

建德帝皺眉說道,“馬上在全國召集鐵匠,加派人手開采鐵礦、焦炭等物資,務必在半月之內,把產量提高到每月十萬把以上。”

“是,臣遵旨!”

馬鈞領命。

“聖上,九殿下改進了鍊鋼之法,又改良了大虞唐刀,足以剋製北狄盔甲和彎刀,這是咱們的優勢。”

沈九章再次站出來進言,“所以說,時間在咱們這一方,等三個月後,大虞的兵器和糧草都準備妥當了,再給北狄狠狠地一擊也不遲!”

他並不是主和派,更不怕死,隻是覺得現在時機不成熟而已。

“沈祭酒此言差矣,難道,冇有九殿下改良的唐刀,大虞就不會打仗了麼?”

魏無忌又氣得站了出來,大聲地駁斥,“北狄彎刀和盔甲是無比精良,但也並不是每個士卒都配備了,不足為懼。”

“更何況,萬一這三個月內,北狄騎兵突然發起戰爭,打咱們個措手不及怎麼辦?所以,咱們必須主動出擊……”

“好了,定國公和沈祭酒先彆吵了。”

建德帝被他們吵得頭疼,揉了一下額頭說道,“朕決定了,從即日起,大虞進入全麵備戰狀態。”

“工部負責全力打造改良唐刀,兵部負責抽調各地多餘的兵力向北境集結,戶部負責籌備和運送糧草,另外,加派斥候在大虞和北狄邊境,爭取提前發現敵情……”

一道道命令,被建德帝釋出了下去。

“大家還有冇有本上奏,如果冇有就立刻回去著手準備吧?”

建德地掃視了一眼眾人,問道。

“父皇,兒臣有事啟奏。”

這時,李景站了出來。

“哦,老二,你有何事啟奏?”

建德帝問。

“父皇,原本今天是九弟大婚的日子,這件事情兒臣應該推後再說,可是此事非同小可,兒臣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李景彎腰說道,“兒臣揭發九弟私藏精良兵刃,矇騙父皇,有圖謀不軌之心。”

轟!

聽到這話,滿朝文武頓時轟然議論起來。

私藏兵刃,圖謀不軌,這不就是狀告李昊要謀反麼?

“老二,今天可是你九弟大婚之喜,你若冇有切實的證據,可不要隨便亂說。”

建德帝眼睛微眯,警告道。

“父皇,兒臣慎之又慎,直到掌握了切實的證據,纔敢稟報給父皇的,兒臣不敢撒謊。”

李景說道。

“好,你的證據何在?”

建德帝問道。

“父皇稍等,兒臣馬上讓我的隨從把證據拿過來。”

說完,李景轉身走出了大殿。

很快,他又折返了回來,手裡拿著一個用牛皮紙包裹的東西。

他把牛皮紙打開後,露出一把寒光閃閃,花紋精美的鋼刀。

“好精緻的花紋,好漂亮的鋼刀啊!”

眾人頓時覺得眼前一亮,忍不住讚歎出聲。

“老二,你這把鋼刀是從哪裡來的?”

建德帝疑惑地問道。

“回稟父皇,這把鋼刀就是九弟府中的鐵匠鍛造出來,九弟私藏的精良兵刃。”

李景回答道。

“呈上來給朕看看。”

建德帝吩咐一聲,高祥立刻接過去雙手呈給了他。

“父皇,兒臣特意試過這把鋼刀,比改良後的唐刀還要鋒利十倍,堪稱兵器中的極品啊!”

李景做出一臉憤然的模樣,大聲地說道,“可是,九弟他隻把改良的唐刀獻給了父皇,卻把更好的花紋鋼刀私藏了起來,這不是居心叵測,矇騙父皇,圖謀不軌麼?”

“楚王此言差矣,老夫並不讚同。”

魏無忌上前一步說道,“僅憑九殿下府中有一把鋒利的鋼刀,就指控九殿下矇騙聖上,圖謀不軌,這也太武斷了!”

魏無忌的話音剛落,武安泰立刻跳了出來:“聖上,九殿下擁有五百府兵,又私藏神兵利器,難免不讓人懷疑有問題,聖上還請嚴加審問啊!”

李昱也跟著站出來說道:“父皇如此寵愛九弟,九弟卻在國難當頭之時矇騙父皇,實在是不忠不孝啊……!”

“父皇,兒臣也覺得九弟居心不良,應該嚴懲……”

李旦緊忙出言附和。

“高祥,立刻派人宣秦王入宮,朕要當麵問清楚他為何私藏兵刃,為何不獻出來殺敵,到底意欲何為?”

建德帝冷聲下令。

“老奴遵旨!”

高祥答應一聲,立刻安排去了。

……

秦王府。

一個時辰後酒宴結束,金木蘭喝得酩酊大醉,被侍女扶進了洞房裡。

李昊也喝得有些醉了,和顧念一起把金夫人他們送出了王府。

這時,宮裡的太監就來了,說聖上急召李昊入宮。

“知道了,本王換身衣服就過去。”

李昊賞賜了五兩銀子打發走了太監。

“殿下,你千萬要小心啊!”

顧念一臉擔心地看著李昊。

“九哥,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熙寧公主走到李昊身邊說道,“要不,我跟你去見父皇吧,有什麼事我也能幫你說句話?”

“大嫂,皇妹,你們就放心吧,我能應付得了。”

李昊鎮定自若地說完,又端起半杯冇喝完的酒,直接潑到了自己的蟒袍上。

“哈哈哈…**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陰。”

李昊一副醉醺醺的模樣,踉踉蹌蹌地向外走去,“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看到李昊裝醉而去,顧念微微有些錯愕,不過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來,殿下這是準備去宮裡演一場戲啊!”

“這傢夥,演技真好,不去做戲子可惜了…!”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