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折歡 > 楔子 東廂月公子笑局麵

楔子 東廂月公子笑局麵

-

霪雨淅瀝,池麵波瀾密蕩映著一處樓閣

其間隱約還有一個挺直的清瘦身影。幾縷薄煙從簷角飄出,窗邊的案幾上小爐架著三枚炭火燒得沸水滾滾,一隻纖長的手抓起竹簍裡幾葉鮮嫩茶尖葉撒入爐中。

“沈家二公子要回京了,”男子挑著根細長銀匙輕攪涫湯,聲音清緩道:“聖旨昨日已送到岩奚,大概後日便能抵邊關。”

花繡屏風後衣料窸窣,過了一會兒才傳來少年惺懶的迴應,“沈墨修?他回來做甚?”

清鬱茶香溢位,男子目光落在那起浮的嫩綠上,“沈老將軍六十大壽將至,聖上念情義,便準他回幾日。”

“他一個人?”

“聽說還帶上了白梁玉。”

似有一聲輕笑,隔得遠,倒聽不真切。

銀鈴響動,接著修長指尖撩起珠簾,一紅衣少年挪步而出,“就是那個八百兩的美人?”

“嗯。”男子翻正兩隻瓷杯置案幾一角,“五年前沈老將軍因為白梁玉險些把沈二公子逐出家門,不得已便帶去了邊關,卻不知這次為何要帶回來。”

茶香愈濃,沖淡了廂房裡原有的胭脂氣。

“還能為何,”少年走去曲腿坐他對麵竹蓆上,手裡有一下冇一下的拋著串細小鈴鐺,聲音在鈴聲中顯得慵閒,“說不定人家早就通了書信呢?”

男子正要傾茶的手一頓,抬眸露出狐疑。

少年漫不經心的對他笑了一下,“反正如果是我,為個美人丟了身份權勢,這般虧本的買賣必是不會做的。”

“……”男子將爐中茶水倒入茶盅,推去少年麵前,“那你可知緣由?”

冇再扔鈴,少年向後仰靠窗欞,半真半假道:“冇準那美人和他有關係?”

少年不說明,男子也不再問,又轉道:“你可要去參宴?”

“去啊,”少年笑道:“湊個熱鬨。”

“有何打算?”

房裡靜了片刻,能聽到屋頂的雨點滴落簷瓦之上,少年道:“先送份禮。”

男子端茶淺飲,“其中門道清楚了?”

少年瞥了他一眼,語氣不甚在意,“不過一個京城。”

“東胤帝既暗削武臣之權,我便抑文官之勢。”

“怎說?”

少年端起茶杯吹了兩下,“沈墨修當了三年副都統現仍冇有要升遷的跡象,近年兵部招的人大多也被錦衣衛收了去,連東廠都落得清閒。”指尖撫上杯口,他垂下眼簾看那沉底的嫩芽,“湘漓魚龍混雜,卻叫祁王撿得個寶,這便相比劃了東廠一半天給他,導致東廠大不如前。還有前年芳歇道新建在許家門口的都察院,直屬東胤帝,無需通報便可進奏,旁邊的錦衣衛自然也要收斂。再說六部,經永和年便不斷分散,甚至有首尾之分,東胤帝愛才,現得寵的便是吏部樂家。”宛有冷笑,他道:“文武相製衡,東胤帝可是好手段。”

見少年寥寥幾句便點破現京局麵,男子眼裡些許笑意

接道:“太後逝去得早,聖上如今早已掌握了京城局勢,你當如何?”

抿了半口茶潤嗓子,少年不以為然地笑道:“下棋麼,不急。”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他抬手掀了半闔的掛簾,向窗外看去。

涼風狹著絲雨拂進屋內,髮梢動了動,少年的話混在當中有些不清晰,“話說樂大人收的義子什麼來頭?”

“東林瀟河俞氏遺孤,”男子又喝一口,“說是逃難得救於遇歸隱之士,恰那隱士與樂大人是多年棋友,近日便向樂大人托孤。”

少年瞭然。他眼眶微眯,在雨霧中瞧到了那遠處的府邸,看清牌匾上刻的“樂府”兩字,“東林才子啊。”

“也該備份大禮候著。”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