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7章 你的字寫的也忒醜了!

第7章 你的字寫的也忒醜了!

-

雲浮城並不是很遠,乘船小半天時間就到了。

“這裡!這裡!”

剛走出碼頭,他們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

抬眼望去,一個一身華服的小美女正站在馬車上一隻手裡抱著布老虎,一隻手努力的在空中揮舞,正是表姐陳婉。

早年因為舅媽早逝,舅舅陳雷也在軍伍之中不方便帶著陳婉,陳婉就一直都寄養在陳慶夫婦手裡,直到陳雷回來接任了雲浮城的城主之位才把陳婉接過來,因此她和陳慶夫婦很親。

“表姐好!”陳星河抱著妹妹,乖乖的主動上前打了聲招呼。

“小粥粥!姑姑!姑父!”陳婉並冇有理陳星河,而是捏了捏陳佳麗粉嫩的小臉,就高呼一聲撲進了陳芳的懷裡。

對於表姐的態度陳星河冇有絲毫的在意。

小時候,自從有一年冬天陳星河騙陳婉說府門口的鐵獅子是甜的之後,他們原本還算不錯的姐弟關係就徹底的破裂了,這次見麵她冇有對陳星河動手是給他懷裡的陳佳麗麵子。

雲浮城雖然隻是一座小縣城,但是因為江州商業繁榮,城內常駐人口和流動人口有二十多萬,快趕得上一些偏僻州府的府城了。

城內街道與水道縱橫交錯,街道上人流如織,河道裡的小船也在忙碌地穿梭著,它們或載著貨物,或搭載著乘客,不停地在河流中往返穿行,忙得不亦樂乎。

雖然不是第一次進城了,但是在寧靜的小村子裡待久了,每次進城陳星河總會升起一種繁華迷人眼的感覺。

在雲浮城裡,陳星河家擁有一棟氣派的大宅子,據陳慶說以前他們家曾是這雲浮城的首富。

可惜到他的太爺爺和爺爺連著出了兩代敗家子,傳到陳慶手上時就剩這一棟大宅子還有幾十個銀幣的外債了。

好在經過陳慶夫婦的努力,這些外債早就還清了。

舅舅陳雷的宅邸和陳星河家是對門,中間就隔了一條主街道。

午飯是在陳雷府上吃的,飯後陳慶夫婦就打算帶著陳星河回去收拾宅子。

“宅子挺大的,你們帶點仆從和侍女過去幫忙吧。”陳雷開口道。

“不用了,家裡也冇啥東西要收拾,就收拾幾個房間出來住就行了。”陳芳拒絕道。

“偌大的宅子就住你們四口人太空曠了吧,以後妹夫和星河出門了,你一個人忙的過來?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小粥粥考慮一下啊。”陳雷繼續苦口婆心的勸導。

一陣討價還價後,陳芳勉強接受了一個門房和一個老媽子,最後陳雷好說歹說又塞了兩名侍衛過來。

這一陣拉扯把陳星河看得目瞪口呆。

不過他也能理解陳芳,家裡下人多了,她就冇事乾了。

陳芳是個閒不住的人,從她懷粥粥的時候,陳星河就知道了。

挺著大肚子還想偷偷的找活乾,陳星河大部分時間都用來監督她了。

不過陳星河也知道老憋著不好,輕鬆地就讓她做做,但凡有點重的活堅決不讓碰。

隻有確定她休息了,陳星河纔會抽時間去練武。

回到自家宅子裡,陳星河一看,好傢夥!這是真的就剩一個宅子啊。

隻見偌大的宅子裡除了院子和亭子裡有幾套石桌石凳,花壇裡有點雜草。

所有的房間裡,除了地上厚厚的一層灰和角落裡的蜘蛛網,真的啥都冇有。

難怪陳慶夫婦寧願住在小村子裡也不回來住了,雲溪村的環境可比這裡美多了。

下午打掃的時候,表姐又帶著一群仆從過來幫忙,可能真的是工作量太大了,這次陳芳冇有拒絕。

人多力量大,很快衛生就打掃的差不多了,這時府門外也來了一輛又一輛的馬車,馬車上全都裝著各種傢俱和生活用品。

這邊所有的傢俱都需要提前定製,顯然陳慶夫婦也是早有準備。

經過大家的齊心協力,總算趕在天黑的時候把一切都佈置好,勉強能住人了。

晚飯又是在舅舅家解決的。

接下來幾天就是大采購,各種買買買,倒是讓陳星河很快的把雲浮城逛熟了。

家裡忙完之後,陳星河就每天都往陳雷府上跑。

陳雷除了安排侍衛陪陳星河對練之外,還讓他們教導陳星河騎馬射箭以及長兵器和馬戰。

選長兵器的時候,陳星河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戟,戟兼具很多種兵器的優點。

如果要說缺點的話,它唯一的缺點就是使用門檻極高,需要使用者擁有極強的身體素質和武技水平,戰場上但凡能使用戟的都是猛人。

練武練累了的時候,陳星河就去陳雷的書房裡看看書恢複一下體力,順便多瞭解瞭解這個世界。

陳雷見他什麼書都能看,時不時的也會拿政務上遇到的問題來考考陳星河。

雲浮城陳雷這個城主統籌一切,另外還有三位副城主,分彆掌管市監司,守正司和鎮撫司。

市監司負責監察市場以維護交易的

公平和稅收,守正司負責城內治安和消防,鎮撫司負責駐守城門城牆和城外剿匪。

隨著陳星河幫陳雷解決了幾個棘手的問題,陳雷儼然把這個大外甥當成了自己的小智囊。

倒是陳芳對陳星河天天一睜眼就往舅舅家裡跑,表示很吃味,不過好在陳婉也幾乎天天粘著她,她才感覺氣順了不少。

時光荏苒,轉眼就快要到年節了。

雲浮城內整座城市的節奏都似乎慢了下來,平日裡忙碌緊張的氛圍慢慢的被歡樂喜慶的氛圍取代。

“乖兒子,快過來寫春聯。”陳芳溫柔的呼喚聲從遠處傳來。

“讓父親寫就好了啊。”手拿著魚竿坐在自家宅子裡的人工湖旁垂釣的陳星河紋絲不動。

“不行,這是我們搬過來的第一年,你寫!”陳芳提高了音量喝道,顯然看到陳星河坐那不動有點不耐煩了。

“讓父親寫吧!”陳星河垂死掙紮道。

彆看陳星河坐著紋絲不動,其實他的內心慌得一批,前世陳星河作為一個學霸,在學習方麵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字醜而且是特彆的醜!

而重生之後雖然跟著陳慶在蒙學裡學習過讀書認字,那也僅限於讀而已,陳星河從來冇有做過功課動過筆。

他連硬筆字都寫不好,現在讓他去用上輩子也就在小學裡上毛筆字課時用過幾次的毛筆去寫春聯,這不是要他的命嗎?

過了一會兒,聽到陳芳冇有再喊,陳星河偷偷的鬆了一口氣。

隻是冇等他高興,耳邊就聽到了“啪-啪-啪-”的腳步聲。

陳星河立馬收起釣竿,起身轉身一氣嗬成。

剛轉過身,他就看到陳婉正抱著小粥粥麵無表情的盯著他。

看到陳星河這樣,陳婉也懶得開口,轉身向來路走去。

陳星河也隻能乖乖的跟了上去。

來到堂屋後,看到桌上筆墨紙硯都準備好了,陳慶夫婦正等在一旁。

“那個,我真的不會寫字。”知道躲不過去的陳星河主動坦白。

“我不信,你寫給我看看。”陳芳直接反駁道,顯然她被陳星河從小到大的“神童”光環矇蔽了雙眼,對他有著迷之信心。

陳星河扭捏了一會兒,無奈的拿起筆在紙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著紙上由歪歪扭扭的曲線組成的名字,陳星河尷尬的用腳指頭摳出了一棟大宅子。

“哈哈哈哈哈哈。。。”第一個大笑出來的就是陳婉,笑聲裡充滿了暢快的感覺,顯然陳星河出醜讓她感覺很爽。

“你的字寫的也忒醜了!哈哈哈。。。”陳芳在吃驚的發表了一句感歎後也跟著笑了起來。

“現在離上學還有好長一段時間,這段時間你給我好好練練字吧!”陳慶一臉受到了羞辱的模樣,拿出了當父親的威嚴。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