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6章 搬家

第6章 搬家

-

經過幾次嘗試後陳星河也知道自己無論是身體素質還是戰鬥經驗都與舅舅相差甚遠;不過好在舅舅隻用一隻手應戰而且還站在原地不動——這給了他一線希望:也許可以通過連續不斷快速攻擊打亂對方節奏從而找到突破口!

想到這裡他整個人便再次動了起來——速度更快、攻勢更猛!他的身影猶如隨風飛舞般圍繞著陳雷不斷髮動猛烈攻擊;而後者則像海浪中的礁石一般堅硬穩固、巋然不動。月光下兩道身影不斷交錯、碰撞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響;構成了一幅幅驚心動魄的戰鬥畫麵。

就這樣在不斷的嘗試與失敗中陳星河逐漸彌補了自己戰鬥經驗上的不足、實力也隨之水漲船高。當他汗流浹背、氣喘籲籲地站都快站不穩時陳雷才示意結束對練。

“悟性不錯。”陳雷臉帶微笑的看著陳星河,眼中閃爍著讚賞的光芒。“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記住,不要害怕失敗,隻有不斷地挑戰自己,你才能真正地成長和進步。”

陳星河拉著陳雷找了塊乾淨地方坐下;將自己修煉中遇到的問題一股腦兒地問了出來。對於這些問題陳雷也冇有藏私而是有問必答、知無不言;甚至舉一反三地將關於修煉中的各種關竅和心得都傳授給了他。

“舅舅你到底有多強啊?”最後陳星河忍不住好奇地問道,“能不能給我展示一下你的實力呢?”

“我的實力嘛……在軍中勉強能排進前百吧;如果在江湖上則算是一流高手。”陳雷一邊說著一邊隨手一揮——

“嗤——”隻見一道血紅色氣勁從他掌中飛射而出、瞬間將遠處一棵手腕粗細的小樹“哢嚓”一聲斬成了兩段!看到這一幕陳星河驚呆了;趕緊跑過去檢視——隻見那小樹切口處平整光滑、就好像是用利刃切割而成一般!

“這就是內勁外放。”陳雷解釋道,“你現在剛練出內勁勉強算是三流高手;當你打通身體主要經脈時就算二流高手了;當你打通全身經脈並能通過竅穴將內勁外放時就是一流高手了。至於先天高手……那是另外一個層次了;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說到這裡,陳雷一臉的嚮往。

“先天高手多嗎?”陳雷好奇的問道。

“還是挺多的,我隻知道軍中有三位,也幸好有這三位。”說到這裡,陳雷的語氣變得低落了起來,臉色也變得黯然起來。

“那有冇有更厲害的?”看到舅舅似乎心情不好陳星河趕緊轉移話題

“有冇有更厲害的……我就不知道了。”陳雷搖了搖頭說道;“不過有一種人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如果我們叫‘武修’的話;那麼他們就是所謂的‘文修’!遇到他們要麼彆招惹;要麼不管對方是誰都立刻衝上去乾死他!”

“啊?!這麼恐怖?!”聽到這裡陳星河忍不住驚撥出聲。

“嗯!他們的實力其實並不可怕;真正讓人忌憚的是他們的這裡。”說著陳雷指了指自己腦袋;“武修有修煉之法而文修冇有;想要踏入文修之道隻有一個訣竅那就是‘悟’!一朝頓悟天地之彆!但也不是什麼人都能行的;能踏入此道者無一不是知識淵博之輩!所以他們也被稱為文修或老怪物、老陰貨!”

“所以嘛……遇到他們要麼彆招惹;招惹了就直接乾死他!不然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說到最後陳雷的語氣變得異常嚴肅和凝重起來。

此時天際已經微微泛白;不知不覺間一夜就這樣過去了……

“好了,我們回去吧。”陳雷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草屑,顯然冇有繼續聊天的興致了。

陳星河也隻能起身,乖乖的跟著一起回去了。

一年後。。。

早飯一過,陳星河就操起長刀,來到院子裡練起了刀法。陳芳挺著大肚子的時候,陳星河的兩把刀就打造好了,隻是那會不好拿出來,在家裡練刀也不合時宜。

陳星河的兩把刀款式都是唐刀,長的是橫刀,短的是障刀,唐大叔給兩把刀都配了原木的劍柄和劍鞘,原木的顏色讓它們看起來簡單素雅。橫刀的特點是刀身較寬,刀背較厚,刀刃鋒利,適合劈砍和刺殺;障刀是護身短刀,刀身輕便,便於攜帶和應對突髮狀況。

前世陳星河是個宅男也是個妥妥的軍迷,不管是現代的熱武器,還是古代的冷兵器,陳星河都研究的透透的,唐刀是他最愛的冷兵器之一。

自從妹妹出生陳雷來訪之後,他就有了“完美”的藉口在家裡練武了——“武功是舅舅教的,刀是舅舅送的。”

或許是抓週禮上“豪言壯語”的作用,或許是陳雷一直以來都比較靠譜,陳慶夫婦對於陳星河練武並冇有什麼異議。

隻是剛開始的時候看到森冷的刀光,他們會囑咐陳星河一定要多加小心,時間長了,看習慣了就提都不再提了。

時間一晃陳佳麗的週歲禮過了兩個多月了。。。。。

今天一家人吃完飯後,陳星河正想起身收拾桌子。

“等等。”陳芳喊住了陳星河。

“娘,有什麼事嗎?”陳星河有些奇怪地問道。

“乖兒子,明年

你就八歲了,粥粥週歲的時候我們跟你舅舅商量好了,打算明年送你去雲浮城的書院裡上學,下午你收拾收拾,明天我們就搬到雲浮城去。”陳芳抱著女兒,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

陳星河聽後隻是點了點頭,冇有說話。但心裡卻忍不住感歎了一下: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七年多了啊……

下午陳星河偷偷去了石室一趟,他把小箱子裡的銀票和金票都帶了出來,其他的不好拿,就繼續存在裡麵。

第二天。。。

陳星河站在渡船上,凝望著越來越遠的雲溪村碼頭,怔怔的出神。

“捨不得麼?”陳芳在身後溫柔地問道。

“小粥粥,哥哥抱!”

陳星河轉身接過陳芳懷裡的妹妹,先是在她粉嫩的小臉上親了一口,然後抬頭看著陳芳的眼睛認真地說:“你們在哪裡,哪裡纔是我的家。”

陳芳眼眶微微濕潤,

上前用力的抱緊了自己的兒女。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陳慶眼眶也微微有些發紅。

背井離鄉總是容易讓人感性,因為這意味著要離開熟悉的環境去麵對未知的挑戰和不確定性。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