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45章 黑山宗

第45章 黑山宗

-

冇等陳星河敲門,門扉便向內輕輕開啟,姬如夢那婀娜的身姿出現在門後,似乎早就在此等待著陳星河了。

她掩口輕笑,美眸中閃爍著調皮的光芒:“呦!呦!呦!星河公子總算是捨得來看奴家啦!奴家還以為你利用完人家,就把人家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呢!”那語氣十分的幽怨,彷彿一個被始亂終棄的小娘子,正在抱怨一個負心漢。

陳星河聞言,臉上浮現出一絲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容。他抬手摸了摸鼻子,彷彿要掩飾那份突如其來的窘迫。隨即,他自顧自地走進房內。

環顧四周,佈置得精緻而典雅房間內香氣撲鼻。他也不客氣,徑直走到桌旁坐下,給自己連倒了好幾杯茶,才感覺把身上被鶯鶯燕燕們撩起的火氣給降了下去。

“最難消受美人恩呐,姐姐們的熱情實在是讓人招架不住啊!”陳星河放下茶杯,一臉苦笑的感歎道。

姬如夢聞言又是一陣嬌笑,她款步走到陳星河身邊,纖手輕揚為他斟上一杯新茶,然後才柔聲問道:“不知這次星河公子光臨寒舍,所為何事呢?”

談及正事,陳星河的神色立刻變得嚴肅起來。他坐直身子沉聲道:“近日離城那邊有些不太平,有幾股不明勢力似乎想要對我的家人不利。我希望你能幫我深入探查一下他們的底細,隻要你能查到確切的資訊,任何報酬都行。”

聽到陳星河如此說,姬如夢也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她深知陳星河雖然平日裡性格溫和、待人和善,但一旦觸及到他的家人這一逆鱗,他便會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變得冷酷無情、難以捉摸。

她凝視著陳星河的眼睛鄭重地點了點頭:“你放心我會儘力去辦的。另外需要我安排人手保護你的家人嗎?”

陳星河聞言微微鬆了一口氣,感激地看著姬如夢道:“那就多謝如夢姑娘了。至於保護就不用了,我已早有安排。”他知道姬如夢在天音閣的地位和實力,有她出手幫忙探查底細,自己也能放心不少,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安排暫時能夠確保家人的安全。

看到陳星河緊繃的神經放鬆了下來,姬如夢又恢複了往日的嫵媚模樣。她輕移蓮步靠近陳星河,在他耳邊吐氣如蘭地輕聲問道:“哦?隻要查到線索,任何報酬都行嗎?”聲音中充滿了挑逗的意味。

陳星河轉過頭來與姬如夢對視了一眼,斬釘截鐵地說道:“任何報酬都行!”他知道姬如夢並非真的貪圖什麼報酬隻是喜歡開玩笑而已,但他也想藉此機會讓她明白自己對這件事情的重視程度。

“切~不解風情的臭弟弟!”調戲失敗的姬如夢卻似乎對陳星河的回答並不滿意。她輕哼一聲,扭著小蠻腰轉身走進了內屋,躺在床榻上背對著陳星河不再言語。

姬如夢離開後,陳星河才偷偷的鬆了一口氣。姬如夢瞭解他,他又何嘗不瞭解姬如夢呢!

剛剛自己要是認慫,肯定會被姬如夢這個小魔女繼續調戲下去。剛剛那種情況,“硬剛”纔是解決姬如夢最好的辦法。果然一下子就成功了,證明女人對鋼鐵直男確實冇有任何的好感!

陳星河獨自坐在外屋喝了會茶,就告辭離開了。他知道姬如夢雖然表麵上看起來不靠譜,但實際上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人,隻要她願意幫忙就一定會儘力去做,所以陳星河對她很放心。

果然冇過幾日,一份關於黑山宗的詳儘情報便送到了陳星河的手中。

情報上記載著,黑山派乃是一個擅長煉體和煉藥的宗派。他們的高層熱衷於攀附權貴,常常為一些世家豪門提供保鏢以及訓練死士的服務。雖然門派真正的成員並不多,但無一不是精英高手,實力不容小覷。

“景州?”陳星河看完情報後眼中閃過一絲寒芒,他隨手一揮將手中的紙張化為灰燼。

他走到窗邊,負手望向景州的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還好離得不遠!”

休息日終於到來,陳星河獨自騎著自己的寶貝紫電離開了喧囂的帝都,向著景州的方向狂奔而去。

景州是緊鄰著帝都的州府,是一個多山的地區,因山而興、靠山吃山。

這裡的泥土質地獨特,是燒製陶瓷的絕佳材料,因此陶瓷業十分發達。除了陶瓷之外,景州的山上還生長著許多本地獨有的藥材,這些藥材珍貴而稀有,吸引了無數的商人和藥師前來采購。

因此,儘管景州的地貌導致城鎮麵積都不大,但其商業卻是相當的繁榮。

陳星河此行並非為了陶瓷或藥材而來。他一路疾馳,經過了好幾個繁華熱鬨的小城鎮都未曾停留片刻。然而,越是靠近黑山宗所在的地方,沿途的村鎮就變得越加破落荒涼,甚至有些村落已經徹底荒廢了。

在路邊的茶攤飯館裡,甚至還流傳著關於妖怪吃人的恐怖傳說,讓人們對這片區域更加的敬而遠之。

很快,陳星河就來到了一個偏僻幽靜的山穀口前。

山穀外遍佈著血紅色的杜鵑花,這些花朵密集而妖豔,遠遠望去如同一片熊熊燃燒的火焰。然而在這片血紅的花海之中,卻透露出一股詭異而陰森的氣息,彷彿

在警示著外人不要輕易踏入這片禁地。

陳星河站在山穀口前深吸一口氣,目光深邃地凝視著前方。他知道,這片被血紅色杜鵑花包圍的山穀就是黑山宗的藏身之地。這裡不僅隱藏著黑山宗的高手和秘密,更有可能就是他此行的目標——那些想要對付他家人的幕後黑手。

“不管你們是誰,敢動我的家人,就要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陳星河心中湧起一股凜冽的殺意。

他鬆開韁繩將紫電留在附近的小樹林裡,然後緊了緊身上的衣袍,義無反顧的獨自踏入了這片山穀。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