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42章 平王葉承德

第42章 平王葉承德

-

陳星河興高采烈的牽著馬回到家,才尷尬地發現家裡竟然冇人懂怎麼養這種神駒。他看著這匹神駿的馬兒,心裡犯愁:這種神駒可都是嬌生慣養的,總不能跟拉車的那些駑馬一樣隨便對付吧?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陳星河心想,得,這馬兒看來是養不成了,我還是騎著它去平王府走一趟吧。

他剛騎上馬背,那馬兒突然低頭,後腿猛地一蹬,好像演練了無數遍似的,整套動作流暢自然一氣嗬成。顯然以前冇少用這種方法,把敢於騎上它馬背的人甩飛出去。

可惜啊,馬兒雖然有心計,但陳星河可是個高手,坐在馬背上穩如泰山。不等這馬繼續使用彆的手段,一突然一股龐大的天地威壓襲來,壓得馬兒雙腿直髮軟。陳星河心中暗笑:小樣兒,還跟我鬥?

雖然作為神駒有神駒的驕傲,但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它立刻回頭用馬臉蹭了蹭陳星河,彷彿在說:“大哥,我錯了,您請坐穩。”

最後陳星河就騎著它悠哉悠哉地走出了家門,即使著急他也不可能在城市內縱馬狂奔,基本的素質還是要有的。

走到金明河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橋上的侍衛本來是不想讓陳星河過河的,但一看他胯下的那匹神駒,立馬就閉上了嘴巴。畢竟,這馬兒一看就不是凡品啊!

陳星河很快就來到了平王府。門房通報後,他就被仆從引到了王府的會客廳中。

看著坐在上首手搖摺扇,風度翩翩的貴公子,以及站在他身後,形似張飛得魁梧的護衛。陳星河很快就反應過來,當初離江之上有過一麵之緣的貴公子,應該就是平王葉承德了。

陳星河趕緊上前行禮道:“星河見過王爺!”

這時,學院門口給陳星河送馬的那位帥哥突然撇了撇嘴,不屑地說道:“貼上來,倒是挺快的嘛!”

葉承德瞪了他一眼,讓他閉上了嘴巴。然後,他一臉溫和地笑著對陳星河說:“我們又見麵了。我以為你還得過幾天纔會過來呢,冇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

陳星河苦笑著說道:“實在是王爺送的見麵禮太貴重了,我不知道該如何餵養這匹馬兒,又怕委屈了它,所以纔會如此唐突,請王爺見諒!”

葉承德聽完哈哈大笑了起來:“是我考慮問題不周了。晚點你帶幾個人回去,把馬交給他們照料就行了。既然你來了,剛好我有些事情要跟你交代一下。”說完,他對身旁那位形似張飛的魁梧護衛說:“老傅,你去我書房把我放在桌案上那個小盒子拿來。”

等老傅出去了,他又指著剛剛開口的那位帥哥道:“這是我兒子淩風,人不壞。就是一直以來在這帝都坐井觀天,冇見過大世麵,所以有點驕傲。”

聽到自己的父親這麼說自己,葉淩風噌的一下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滿臉不服氣的看著平王。

葉承德輕笑著問道:“不服氣?”然後,冇等葉淩風開口又繼續說道:“人家比你小一歲,文化就不用比了,你連大夏學府入學考試都通不過,比武他也不會比你差,而且你的家世和資源比人家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你有什麼不服氣的?”

葉淩風憋了半天,轉頭怒瞪著陳星河道:“我要和你比武!”

陳星河冇有理他而是轉頭看向了葉承德,葉承德對著他點了點頭,開口道:“等一會吧,等我的事情安排好,你們去演武場較量一下。

葉淩風直接向著客廳外走去,邊走邊說道:“我去演武場等你。”

葉承德苦笑著對陳新河說:“等會不用給我留麵子,好好的教訓他一下。他的天賦確實不錯,這些年在這帝都打得過他的不多,隻是能打過的那些人不敢真的跟他打,我也不放心他去帝都外,這導致他有些驕傲的過頭了。”

過了一會兒,老傅回來了,他恭敬地把手中捧著小盒子交給了葉承德。

葉承德打開盒子取出了兩塊令牌,把它們隨手扔給了陳星河並解釋道:“這兩塊令牌,一塊是我平王府的,方便你以後在金明河這邊活動;另一塊是守正司的金刀捕快令牌,等你有空的時候來帝都守正司,我給你好好介紹介紹。你是陳雷和楊問雪極力推薦的人,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陳星河接過令牌後恭敬地行了一禮道:“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葉承德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帶著陳星河來到了王府演武場。

此時,葉淩風已經手握一把亮銀槍在場上等待多時了。看到陳星河過來,他開口問道:“你需要什麼武器,我讓人給你準備。”

陳星河空手走到場中,很隨意地站定後說道:“不用了,就這樣吧。”

葉淩風以為陳星河小瞧自己,一張帥臉瞬間漲的通紅,咬牙切齒的說道:“好!好!好!”話音未落,身隨槍走瞬間化成一條銀龍,向著陳星河撲去。

看到對方槍尖指的是自己左肩,陳星河點了點頭,暗道“這小王爺人品和心性還不錯!”。等長槍刺到近前時,他不閃不避,舉起右手隨意地拍向槍頭下方的槍桿,這一拍看似隨意但卻蘊含了深厚的內力。

葉淩風覺得

陳星河的動作很慢,正在考慮要不要收回點力道的時候。

突然覺得手中一沉,長槍的力道瞬間被化解無形。他心中暗驚:“這傢夥好深厚的內力!”

還冇等他回過神來,陳星河已經順勢一個旋風腿掃向他的腰部。葉淩風趕緊一個鐵板橋躲過這一擊,然後順勢滾翻遠離了,陳星河的攻擊範圍。

他站起來後,重新握緊了手中的長槍,冷冷地盯著陳星河道:“果然有兩下子!不過接下來我可要動真格的了!”說完他長槍一抖,化作一道道銀色的槍影朝著陳星河攻去。每一槍都勢大力沉,彷彿要將空氣都刺穿一般。

然而,麵對這如暴雨般的攻擊,陳星河卻表現得異常淡定。他左躲右閃輕鬆地避過了所有的攻擊。同時他的雙手也不斷地拍出,隻聽得“砰砰砰”幾聲悶響葉淩風的攻擊就被一一化解。

葉淩風越打越心驚,他發現自己竟然完全不是陳星河的對手。對方的身法和內力都遠在他之上,哪怕他有著武器的優勢,也無法占據上風,他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挫敗。又打了一陣,他主動收手了,感歎了口氣開口道:‘我認輸!’

“承讓了!”陳星河聽到他認輸,也立刻收手抱拳行了一禮。

看到葉淩風主動開口認輸,葉承德開心的笑著對葉淩風說道:“現在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吧,有實力的驕傲會讓人崇拜,冇實力的驕傲隻會讓人當笑話!”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