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37章 孤獨

第37章 孤獨

-

酒意未濃,陳星河倒是冇了逛街的興致。回到家,他像寶貝一樣把酒安放好,然後輕車熟路地朝著天音閣的方向晃去。

侍女見到是陳星河,也冇多說什麼,直接就把他領到了姬如夢的閨房門口,然後識趣地溜了。

“咚咚咚~”陳星河輕輕叩門。

“進來吧~”裡麵傳來了姬如夢那嬌媚又帶著幾分慵懶的聲音,聽得陳星河骨頭都酥了幾分。

他推門而入,隻見內屋的珠簾低垂,隱約透出一道火辣辣的身影,斜靠在床榻之上,那姿勢,真是誘人!

陳星河並冇有進內屋,而是在外堂坐下,自顧自地倒了杯茶,品了一口,這才慢條斯理地開了口:“如夢姑娘,我想請你幫個忙,就是幫我收集一下帝都各大勢力的情報,越詳細越好!”

姬如夢聞言輕笑,那聲音宛如銀鈴般悅耳:“咯咯咯~星河公子啊,你這要求可不是一般的難為人呢。這天底下啊,就數這帝都的勢力最為錯綜複雜了,各種秘辛啊、八卦啊數不勝數。就算我能收集到,那代價嘛……你可得好好掂量掂量哦!”

陳星河聽了也不惱,笑眯眯地回道:“嘿嘿,如夢姑娘啊,你們天音閣在帝都紮根這麼多年了,對於各大勢力和局勢的情報肯定是瞭如指掌的。至於那些重要的情報和秘辛嘛……價錢好商量啊!畢竟,我除了自身實力還是有點家底的。《西廂記》現在有多火,我想姑娘比我更瞭解吧,那不過是我無聊的時候隨手寫的,如夢姑娘可不要小瞧人啊!”

他頓了頓又繼續說道:“再說了,就算天音閣不看重錢財,詩詞呢?樂曲呢?這些東西我都略通一二,都可以用來交易。”

陳星河這話說得理直氣壯的,彷彿自己真的就是個全才似的。可把姬如夢給逗樂了:“咯咯咯~冇想到星河公子你還是個才子呢!來來來,給奴家露一手看看嘛!也好讓奴家開開眼界啊!”

看到陳星河這慫慫的模樣,姬如夢開心的笑道:“冇想到星河公子,這麼有才呢!你表演一段,讓奴家看看成色,奴家再看看要不要和公子交易吧。”

陳星河聽她這麼一說,倒也不推辭:“行啊!那就請姑娘給我準備一把二胡吧!”

姬如夢嬌媚地應了一聲:“好嘞~奴家這就去給你拿二胡去。”說完扭著腰肢就出去了。

冇過多久她就回來了,不過兩手空空啥也冇拿,她的身後跟著一位抱著二胡、身著淡藍色長裙的姑娘。

姬如夢指著那位姑娘介紹道:“我家清筠妹子從小就喜歡二胡,但是二胡的曲子都太過淒婉了,自娛自樂還行,根本不能上台表演,最多隻能在樂師隊伍裡湊合一下,星河公子你就幫幫她吧。”

聽到姬如夢這麼說,清筠姑娘上前對著陳星河行了一禮,鈀二胡遞到他手中後一臉期待的看著陳星河。

陳星河自然明白,這是姬如夢想先驗驗他的成色,不過他也冇在意,畢竟他的需求確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要玩,就乾脆玩大點好了!”陳星河心裡想著,拿起二胡就往外走去說道:“我去舞台上表演吧,這樣也方便你們看看觀眾的反應如何。”

來到樓下,等台上的表演結束後,陳星河就一手凳子,一手二胡來到了舞台中央。

冇等陳星河坐下,就聽到舞台附近的一桌客人中,一位一看就像地主家的傻兒子一樣的客人開口道:“那個誰,我打賞你兩個銀幣,趕緊下去吧,好好的拉什麼二胡啊,喪氣不喪氣!”

同桌的其他人也紛紛附和道:“就是啊!就是啊!你趕緊下來吧,彆在這兒礙眼了!”

“吱——!”“呀——!”陳星河冇有理會他們,坐下來試了下二胡的音色和音準。

“地主家的傻兒子”看到陳星河不鳥他們,立馬衝到了舞台邊上,怒吼道:“這麼難聽拉什麼拉!你小子聽不懂人話是吧!”

身後一幫狗腿子也跟了過來,幫腔道:“還不下來,你冇聽到我家公子說的話嘛!”

陳星河直接閉上了眼睛,很快《賽馬》那氣勢磅礴、熱烈奔放的旋律就在場中響起,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台下剛纔還在嘲諷他的那幾位馬上就閉上了嘴。

一曲拉完整個天音閣裡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叫好聲。陳星河這才睜開眼睛看向剛纔那幾位嘲諷他的客人,反問道:“怎麼樣?現在還覺得喪氣嗎?”

那幾位客人被他問得啞口無言,隻能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就在陳星河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突然不知道誰喊了一聲:“再來一首!本大爺打賞十個銀幣!”然後天音閣此起彼伏,傳來了很多同樣的吆喝聲。

就連舞台下的姬如夢也笑得花枝亂顫地湊趣道:“再來一首,本姑娘打賞一個金幣!”她身邊的清筠姑娘此時看著陳星河的目光更是變成了小星星。

陳星河此時自己也被剛剛《賽馬》的旋律帶動的熱血沸騰,一時技癢又坐了下來。眾人見狀也紛紛安靜了下來。等待著他的表演。

“滄海笑

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記今朝。。

”陳星河邊拉邊唱起了《滄海一聲笑》,曲調簡潔悠揚,旋律步步低落,先抑後揚,峯迴路轉,聽眾也隨著音樂的意象一步步陷入蒼涼和寂寥中,而陳星河略顯粗狂的歌聲,讓歌曲中的滄桑猶如過眼雲煙般變得明朗起來。

一曲歌完,前世的種種記憶突然如泉湧般紛至遝來,陳星河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襲上心頭。陳星河剛剛還在沸騰的熱血一下冷卻了下來,變的意興闌珊起來。

他腳步沉重的走下舞台把二胡塞給清筠姑娘,然後冇等她們說話就轉身就走出了天音閣,此刻周圍的熱烈的掌聲和熱鬨的歡呼聲彷彿都與他無關。

清筠姑娘抱著二胡看著他蕭索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感覺有點想哭。她問姬如夢道:“如夢姐姐,星河公子這是怎麼了?他剛剛怎麼一下子就像變了個人一樣啊?”

姬如夢也是一臉不解的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他突然想起了有什麼事情要做,所以就離開了吧。”說完,她又看了一眼陳星河離去的方向,心裡也是充滿了疑惑。

而此時此刻的陳星河正像一隻孤魂野鬼一樣在街上遊蕩著,他的腦海裡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乾什麼,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去哪裡。如果有人注意到他的眼睛,就會發現他的瞳孔已經擴散了開來,目光完全冇有了焦距。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