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31章 無雙邀約

第31章 無雙邀約

-

榮紅玉和陳星河聊完後,坐正身體,麵向眾人輕舉手中的酒杯,所有人頓時被她的舉動吸引,齊刷刷地看向她。

見到眾人看過來,榮紅玉嘴角微翹,開口道:“今日設這學子宴,一呢,是為了勉勵你們這些優秀學子,希望你們以後加倍努力,爭取將來能成為我大夏的棟梁之才。二呢,是為了和你們說說帝都的形勢,你們在座的雖然都是大戶人家的孩子,但是很多人的父母都一輩子冇有離開過江州,甚至是離城吧!”

眾人聽到城主要說事關自己的前途和命運的大事,一個個都豎起了耳朵,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榮紅玉見狀,滿意地點了點頭,輕酌了一口杯中酒,繼續說道:“帝都一共有六大學院,分彆是:應天學院,萬柳學院,鹿鳴學院,東湖學院,碧血學院和戰鼓學院。其中碧血和戰鼓以武為主,我就不和你們多說了。”

說到這,她頓了頓,掃了一眼眾人,見大家都聽得很認真,才繼續說道:“剩下的四大書院中,應天學院基本都是官蔭學員,他們不需要參加入學考試。也就是說這個學院能進的不用考,想考的普通人基本進不了;萬柳書院則是以捐納財物作為優先選拔的標準,也就是說萬柳書院等於商賈钜富們的後花園,你們要是家裡冇幾座金山銀山,也彆去自討冇趣。當然這不是絕對的,畢竟學院都有名額限製,招不滿的話還是會挑一些其他學生的,隻是普通人進去了日子肯定不會好過。所以你們大多數人能選擇其實隻有鹿鳴和東湖兩座學院。希望你們回去之後好好和父母商量商量,彆到時候選錯了路,哭都冇地方哭。”

聽完城主的介紹,原本還因為名列榜前而沾沾自喜的學子們,此刻都像霜打的茄子一樣蔫了下來。眾人都不是小孩子,知道這個世界的人從一出生就分了三六九等,隻是冇想到帝都的形勢這麼嚴峻。

榮紅玉看著眾人那垂頭喪氣的樣子,不由得笑道:“我今日舉辦的學子宴,宴請的可都是我江州府的人傑。怎麼?這點小小的困難就把你們嚇倒了?”

這一問,頓時像一盆冷水澆在了眾人頭上,讓他們紛紛回過神來。

是啊!這是在城主的宴會上啊,自己還是江州府的人傑呢!怎麼能被這麼點小困難給嚇住了。

看著眾人重新振作了起來,榮紅玉滿意地點了點頭。她微笑道:“今日宴會,有酒無詩豈不是很無趣?眾位都是我江州府的大才子,不如就以這秋日為題一展詩才如何?”

自古文人宴客都少不了吟詩作對,眾人聞言都是躍躍欲試。

之前開宴時風頭都被陳星河搶光了,現在有機會在城主麵前展示自己的才華把風頭搶過來,他們自然是很樂意的。更重要的是如果在宴會上作出好的詩作被城主大人看重了,那今後的前途可就一片光明瞭。

相對於急於表現的眾人,陳星河倒是不著急摻和,眾人也很有默契的冇有去打擾他。

不是陳星河的詩纔不佳,就算他自己不行還有前世的無數詩詞做後盾呢!

一來是之前出的風頭夠多了,見好就收;二來就是陳星河的性格使然,他是真的不願意在這種人多的場合出風頭。

很快眾人紛紛一展詩才,以他們的水平來說,下限在那裡——雖然作不出什麼名震天下的詩詞但也不會太差。

榮紅玉也是聽得連連點頭,並且適時的給出一些自己的點評和建議,宴會的氣氛一下子就熱鬨起來了。

第二天一覺醒來,陳星河冇有和往常一樣起床打拳,而是躺在床上盤算著有哪些事情需要做。

去帝都的事陳星河早就請乾孃驚鴻提前佈局好了,倒是不用操心;讓陳星河不安的是,已經過去兩年多了,天水盟到現在都冇有查到什麼有用的訊息,天水盟的老盟主和沈盟主也依然杳無音訊。

自從上次淮**匪劫船事件之後,那個季先生就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淮**匪也恢複了正常,冇有再做過其他反常的事情。

倒是江湖上那個神秘勢力這兩年終於暴露了出來,是一個叫天龍會的神秘組織。目前天龍會除了到處抓捕武者之外冇有暴露過任何其他東西。不過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們的圖謀不小,現在隻是蟄伏在暗處積蓄實力罷了。

之後陳星河把《乾坤萬象功》交給了秀秀,請她留下來照看陳慶夫婦和陳佳麗,白猿陳星河也請他留了下來。這樣離城這邊明麵上有姐夫張順這個副城主和天水盟,暗裡有白猿和秀秀,陳星河就不用擔心自己剛來府城時陳慶被打斷腿這種意外再度發生了。

陳星河安排好一切,就等著出發之日到來時,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人找了上來。

看著手中散發著淡淡薔薇花香的請柬,陳星河決定還是去見見這位“無雙姑娘”

掌燈時分,陳星河來到了熱鬨無比的香音閣。

剛一進門,就有一位侍女上前道:“星河公子請!我家姑娘正在房間等您。”

“好的,勞煩姑娘帶路。”對於侍女能一眼認出自己,陳星河冇有感到絲毫意外。

畢竟他為了學音律在離城的勾

欄瓦肆裡泡了好幾年了,香音閣作為以樂器為武器的門派,陳星河更是這裡的常客。

一路上侍女領著陳星河直奔二樓無雙姑孃的房間,看的四周很多客人眼紅不已,恨不得上去乾掉陳星河取而代之。

進入房間後,侍女並冇有跟進來,而是在陳星河進屋後就關上房門守在了門外。

陳星河進門後看到的是一個佈置簡單的小客廳,一套鋪著金線繡花紅布的桌椅擺在了客廳的正中央,客廳的四角各立著一隻造型別緻的燈架,把屋內照得透亮。

此刻客廳內並冇有人,陳星河隨便找了個位置就坐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無雙姑娘才端著一個茶盤從另一間房的屏風後麵款款走了出來。她今日穿了一襲淡粉色的長裙,裙紗輕薄,使得長裙下的**若隱若現很是誘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