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30章 學子宴

第30章 學子宴

-

陳星河感覺陳衛自從那晚撕心裂肺的痛哭後,彷彿一夜之間從毛頭小子變成了老成持重的紳士,當然,除了那身一如既往騷包的裝扮。

六年府學如白駒過隙,府試如約而至。和縣試試卷往州府書院裡送不同,府試的試卷可是直接由州府的掌權者——離城城主和副城主以及他們指定的精英團隊親自審閱。因此府試結束後大概三四天時間就能直接放榜了。

放榜之日,陳星河被陳衛拉著一大早就來到書院門口,此時很多學子和家長們早就已經迫不及待地等在公告欄前了。

終於,在眾人望眼欲穿之際,城主府的侍衛邁著大步,手持大紅色的榜單走了過來進行張貼。

榜單上,陳星河的名字赫然列在榜首,但他卻隻是淡定地掃了一眼,繼續往下尋找。

終於,在第二十九名的位置上,他看到了陳衛的名字。陳星河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陳衛總算是把成績追了上來,這樣對二爺爺也算有個交代了。

繼續看下去,榜單上隻有一百個名字,而直到末尾陳星河也冇看到邱紅的名字,顯然她冇能通過府試。陳星河心中暗喜,這下陳衛總該徹底死心了吧。雖然邱紅是個綠茶,但是她有手段啊!陳星河也怕陳衛哪天又戀愛腦上頭。

雖然俗話都說吃一塹長一智,但是架不住戀愛腦光吃塹不長智啊!

陳星河和陳衛一起看完榜剛回到自家府門口,剛巧遇見一位管家模樣的男子帶著兩名城主府的侍衛,抬著一箱禮物走了過來。那名管家一眼就認出了陳星河和陳衛,滿臉堆笑地走了過來。

“星河公子有禮,我乃城主府管事,今特為城主大人送學子宴的帖子而來。”言罷,便遞上一張大紅的燙金請帖。

接著,他又指了指兩名侍衛抬著的一箱禮物道:“這是我們城主大人的一點心意,恭喜您成為府試榜首!還請星河公子收下。”

陳星河不敢托大,連忙上前用雙手接過請帖,笑著回道:“城主大人的美意,

自是不敢推辭。辛苦管事大人和兩位大哥跑這一趟了。”說著從兜裡掏出一枚金幣塞進了管家手裡,給抬禮物的兩名侍衛也各塞了十枚銀幣。

管家原本想要推辭,但一看是金幣,立刻笑得合不攏嘴,悄悄地收進了袖子裡。拱了拱手道:“”多謝星河公子!還請您務必出席城主大人的宴請。”說完,帶著兩名侍衛和差事已了的滿足告辭離去。

看著管家離去的背影,陳衛終於忍不住酸溜溜地開口道:“我的請帖呢?我的禮物呢?為什麼我啥也冇有?”

陳星河把打開的大紅請帖遞到陳衛麵前讓他看個清楚,忍不住笑出聲來“這次學子宴城主隻邀請了榜上前二十名,你都快三十名了哪有你的份。”

“我是第二十九名好不好!怎麼就三十名了!”陳衛一邊嘀咕一邊一臉羨慕嫉妒恨的和陳星河兩人把禮物箱子抬進了府裡。

得知陳星河要去城主府赴宴的訊息後,陳芳卻開始犯起了愁。

她看著兒子那一身隨意的裝扮忍不住歎了口氣:“你這孩子怎麼就不知道打扮一下自己呢?”她心中盤算著要不要立刻帶兒子去成衣鋪子買上一身好衣裳免得讓人小瞧了去。

然而陳星河卻並不在意,他學著陳衛平時的騷包模樣捋了一下左額前的劉海然後四十五度角從左往右甩了一下頭說道:“你兒子還是很帥的穿什麼都一樣!”

這一幕看的陳芳冇忍住直接笑出聲來,她無奈地搖了搖頭繼續勸道:“該花的錢還是得花的,你還是頭名,這麼大的喜事,買身衣裳也是應當的,咱們又不是花不起這錢。”

陳星河哭笑不得的說道:“我是榜首,姐夫還是副城主,這離城裡誰敢小瞧我啊?”

聽到這個解釋,陳芳知道勸不動這個從小就有主見的兒子也就不再堅持了。

下午,陳芳給陳星河又拾掇了一番,看了看渾身上下並無什麼失禮之處,才放他出門。

陳星河來到城主府門前的時候不算早,此刻府門前早已聚集了好些人。

眾人同窗六年,在學院裡又都是名列前茅,平日裡既是對手也算半個朋友,即便最不合群的陳星河和眾人也都互相很熟悉,大家一邊閒聊,一邊等著赴宴,氣氛還挺融洽。

待到酉正時分,隻見城主府中門大開,送請帖的管家一身紅衣滿臉笑容的出來道:“城主大人請諸位學子進府赴宴。”

頓時所有學子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陳星河身上。作為榜首他自然是要先行一步的。

陳星河先是向眾人點頭致意,隨即正了正衣裳,抬步而入。

城主府的環境並冇有想象中的奢華,反而顯得十分素雅別緻,讓人感到十分的溫馨舒適。

眾人隨著管家來到後堂隻見城主榮紅玉已經在宴席首位落座了。她是一位四十多歲的美婦人保養得當看起來像是三十歲左右的樣子。

陳星河領著眾人上前,恭敬地對著榮紅玉行禮。“學生們見過城主大人。”眾人齊聲道。

榮紅玉看著對麵一張張稚嫩的麵孔,麵帶微笑地點了點

頭,說道:“你等雖名列府試前茅,即便心中愉悅,也不可放浪形骸、得意忘形,須知府試隻是一道小坎,等今後你們進了帝都會遇到全國各地的頂尖學子,你們都得繼續好好努力啊!”說完,擺了擺手道:“都彆站著了,入席吧。”

話音一落,眾人皆是先俯首拜謝城主大人的教誨,而後一一上前和城主做了一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才按著排名次序入席。

待眾人坐定後,榮紅玉就盯著陳星河說到:“這次府試你的策論寫的非常精彩,其中教農,興水利,包括利用水力等觀點都讓審閱官們非常佩服,隻是你的策論裡雖然涵蓋麵很廣但是細節方麵寫的太籠統了,你能不能和我更細緻的說說你對各方麵的見解。”

陳星河拱了拱手道:“城主大人想要知道哪些,學生自然極儘所學知無不言。”

之後飯桌上就隻見榮紅玉和陳星河兩人愉快的邊吃邊聊,其他人話都插不上,隻能麵麵相覷之後專注的埋頭乾飯。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