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28章 袁天罡,袁金剛

第28章 袁天罡,袁金剛

-

來到朱聞的書房各自落座後,陳星河開門見山地詢問道:“淮**匪的情況,給我說說吧,我需要具體點的。”

唐二虎清了清嗓子,開始介紹:“這淮**匪大當家陰龍,外號“翻江龍”,武器是一把镔鐵所製的船槳,老牌的一流高手;二當家陰虎,外號“金錢虎”,為人好賭,擅長爪功,勉強踏入一流行列;三當家陰鵬,天生神力,使一根镔鐵長棍,隻有二流武者的實力。”

說到這,唐二虎歎了口氣:“其實這些都不算什麼,問題在於三當家陰鵬的爺爺陰鯤,那是統一了所有水寨的老牌先天強者。我們天水盟雖然也有兩位先天,但老盟主卸任後不知去向,現任沈盟主又進了漠北冰原,我們現在是有點捉襟見肘啊。”

陳星河聽後,不禁調侃道:“水匪什麼時候這麼開明瞭,竟然不讓自己的親孫子做大當家。”

聽到陳星河輕鬆的語氣,唐二虎心情也是莫名一鬆,笑著說道:“可能是因為這個陰鵬太年輕,實力也不能服眾吧,聽說他剛二十出頭。大寨主和二寨主都是四十多的老水匪了。”

朱聞這時插話道:“星河公子,你有冇有覺得這裡麵有什麼問題?”

陳星河點頭:“從淮**匪以往的行事風格來看,這次確實有點反常。事出反常必有妖,不過我們現在線索太少,不好判斷。等我親自去一趟,應該就能看出些端倪。”

唐二虎立刻站起身:“我給您帶路。”

朱聞也起身行禮:“我要在盟裡坐鎮,事情就拜托星河公子了,一切小心。”

一行人來到淮陰河邊,隻見一艘大船正等著他們。為了掩人耳目,此時的陳星河和白猿都換上了一身白袍,戴上了鬥笠,背上都揹著一把刀。陳星河給自己和白猿各穿了個馬甲:天水盟客卿袁天罡和袁金剛。

船駛進一個河灣時,站在船頭的唐二虎指著前方說:“袁先生,我們到了。”其實不用他說,陳星河已經看到了一座宏偉的水寨,感歎道:“這淮**匪真是富得流油啊!”

進了水寨內部,隻見雕梁畫棟,亭台樓閣,除了各處站崗的水匪還有不少侍女穿梭其間。如果不是知道這是淮**匪的老巢,還以為這是哪個大富大貴人家的府邸呢。

陳星河和白猿跟著唐二虎下船後,在一位侍從的引領下往庭院內部走去。

剛進入大院就看到,一個手持镔鐵長棍的青年麵無表情的擋在庭院中間,侍從見到這情況對著青年行了個禮就走開了。

不用介紹陳星河也猜到了這位應該是就是三寨主陰鵬了,看這架勢顯然想要給他們來一個下馬威,陳星河可不吃這一套,直接讓白猿出手教訓他一下。

白猿也不客氣,點了點頭抽出背上的長刀,一招簡單的“力劈華山”朝著陰鵬當頭劈去,陰鵬雖然天生神力但在白猿麵前還是顯得有些不夠看。

感受到白猿內勁武者的氣息,天生神力的陰鵬一臉的輕蔑的隨意抬起長棍就想要擋住白猿這一招。

隨著武器的碰撞,“噹~”的一聲巨響,陰鵬臉色钜變,連忙雙手舉棍抵抗白猿刀上傳來的巨力,最後憋得臉色通紅,依然被白猿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白猿隻用了一隻手。看到陰鵬臉色難看的坐在了地上,白猿無趣的收刀退回了唐二虎身後。

這時院子裡傳來了一陣豪爽的笑聲:“哈哈哈!貴客臨門有失遠迎還請見諒!快請移步議事廳一敘!”隨著話音落下之前那位離開的侍從又出現了,引著他們繼續往院子深處的議事廳走去。

來到議事廳後陳星河看到首位上坐著一位高大魁梧的獨眼漢子想必就是大當家陰龍了。左上首則坐著一位滿臉橫肉雙手戴著一雙鐵指套的大胖子應該是二當家陰虎。而最讓他注意的是右上首坐著的青袍男子,倒不是這名青袍男子有多強,而是他雖然臉帶笑容,手搖摺扇,一副風度翩翩的樣子,但是他臉上的笑容太假了,陳星河一看就知道這傢夥絕對不是什麼善類。

進入議事廳後唐二虎率先開口道:“不知道淮**寨為何要扣押我們天水盟的貨船?還請給個說法!”

冇想到陰龍卻一臉豪爽地說道:“哎呀!這都是誤會!都是下麵的人不懂事造成的!”說完招手從門外喚來一個下屬,叮囑他一會兒帶著唐二虎等人去領釦押的人和貨船。吩咐完手下他才盯著唐二虎身後的陳星河和白猿問道:“三堂主,不知道這兩位怎麼稱呼?”

陰龍的爽快讓唐二虎一愣,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介紹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謝大寨主了,這兩位是我們天水盟的客卿袁天罡和袁金剛兄弟。”

聽完介紹,看到陳星河和白猿站在那絲毫冇有要搭話的意思,陰龍隨意地瞥了陳星河一眼然後就揮手讓他們跟著下屬去領船了。

等到陳星河他們走遠後坐在右上首的青袍男子才突然起身死死地盯著陰龍質問道:“大寨主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就這麼輕易地放他們走了?”

陰龍對於青袍男子的無理行為毫不在意,微笑著說道:“季先生稍安勿躁,我們這次的目的不就是為了試探一下天水盟的

實力嗎?現在他們派來了一位我們不認識的先天高手說明他們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覷啊。這樣看來我們的目的不是已經達到了嗎?”

聽到陰龍的解釋,季先生雖然有些不甘但也無話可說,隻能重重地哼了一聲然後拂袖而去。

季先生走後,陰鵬一臉不忿的開口道:“龍叔,我爺爺也是先天啊,這裡還是我們的大本營,一個先天算什麼!”顯然他因為之前被白猿教訓了,對陳星河一行人很不爽。

聽到陰鵬的話,陰龍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訓斥道:“愚蠢!本來我們以為這次來的會是唐明遠,但冇想到卻來了一個陌生的先天高手,這說明天水盟的實力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強大!你爺爺雖然是先天高手但你能保證他一定能留下對方嗎?如果對方下次和唐明遠一起聯手來收拾你爺爺,你爺爺能扛得住嗎?退一步講,就算你爺爺能留下對方那你知道下次天水盟會來幾個先天高手嗎?!我們實力不如人,一步踏錯就是萬劫不複!”

被陰龍這麼一通訓斥,陰鵬頓時啞口無言隻能一臉頹敗地癱坐在椅子上。

看到陰鵬的喪氣樣,陰龍語氣溫和的說道:“小龍啊,你要記住咱們淮**寨能過得這麼滋潤,靠的不是好勇鬥狠,而是因為咱們做事有分寸,隻求財不惹事。那個姓季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他不過是想要拿我們當槍使罷了,要不是知道他背後的勢力咱們惹不起,我早就把他扔河裡餵魚了。”

聽到陰龍這麼說,陰鵬臉色好了很多,一臉受教的說道:“龍叔,我懂了,我不會再給人當槍使的。”

看到陰鵬終於開竅了,一直坐在一旁冇有開口的陰虎一臉欣慰地哈哈大笑道:“小龍總算是長大了!”說完他又一臉壞笑地繼續說道:“不過啊,有白拿的好處咱們也不能客氣!雖然不上鉤,但魚餌還是可以吃的嘛!”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