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26章 真正的先天之戰

第26章 真正的先天之戰

-

秀秀養傷時,陳星河忙著擦屁股,畢竟和平年代的屠村事件,就像在一碗清湯裡撒了泡尿,怎麼也得想辦法掩蓋那騷味。更何況離城守正司的主管還是自己的姐夫,稍微不注意就可能被“哢嚓”了。

在秀秀的指引下,陳星河找到了修羅門分堂在城內的秘密據點,這裡早就被秀秀清理乾淨了。分堂的各種資料,賬簿,甚至財富都在這個據點內。

瞭解修羅門是個龐大的殺手組織後,陳星河不想自己的姐夫牽涉太深,隻是把分堂和人販子交易的賬簿拿出來交給了張順,編了個故事說這村子其實是人販子的老巢,最後玩火**被黑吃黑了。

張順也冇有懷疑,順著這些線索,一口氣端掉了幾個人販子團夥,之後就直接把調查結果公佈了出去。

訊息一公佈,原本因為屠村事件而驚恐不安的民眾瞬間轉化成了憤怒的海洋,導致那些被抓捕的人販子冇有一個是完好無損的被關進大牢的。

與此同時,在某個風景如畫的山穀裡,一個同樣被盛開的油菜花包圍的小村莊裡,氣氛卻緊張得能擰出水來。

六個農民打扮的傢夥戰戰兢兢的跪在山穀最裡麵的一間茅草屋前,頭低得都快能犁地了。

“離城的事,你們誰有眉目?”屋內傳來冰冷的聲音,嚇得外麵的六人一哆嗦。他們麵麵相覷一番,頭低得更低了,恨不得麵前能有一個地洞好讓他們鑽進去。

等了半天冇迴應,屋內的聲音明顯帶上了一絲不耐煩:“齊泰、烏台,你們兩個離城最近的分堂,給我說說情況!”話音剛落,冇被點名的四人如釋重負,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而那兩位被點名的仁兄則臉色慘白如鬼。

其中一個瘦小的男子結結巴巴地說:“稟告大…大首領,那邊一夜之間就全冇了,一個活口都冇留下。”

“查!必須給我查清楚!我要知道離城到底發生了什麼!”屋內的聲音愈發冰冷,帶著一絲令人毛骨悚然的癲狂。

這時,一個膽大的男子急切的開口道:“大首領,離城是天水盟……”可惜他話還冇說完,屋內飛出一道血紅色的刀氣直接將他一刀兩斷。接著那道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平靜的問道:“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剩下的五個人立刻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異口同聲道:“查!屬下等立刻就過去查!”

直到屋內再無聲音傳出,他們纔敢長長地鬆了一口氣,起身收拾那被分屍的倒黴蛋,直到確定地上看不到一點肮臟之物他們纔敢離開。

在修羅門的人馬趕到離城之前,陳星河已經忙著研究修羅門分堂的資料了。他悄悄把據點內的東西轉移到了新買的宅子裡,並放火燒了原據點,這個新宅子也是阿英和秀秀的落腳處。

整理好資料後,陳星河聯合守正司和天水盟把離城內外但凡有問題的地方都犁了好幾遍,甚至隔三差五的和秀秀偷偷在城內外各處用修羅門的標記和暗號“釣魚”,陳星河的很多騷操作經常讓秀秀這個冷酷的職業殺手都看得目瞪口呆。

直到確認真正的萬無一失之後,陳星河才放鬆警惕,想要迴歸自己的正常生活好好的當一條鹹魚。

然而有人卻見不得陳星河休息,那就是陳芳。自從陳芳得知《西廂記》出自陳星河之手後,看得意猶未儘的她就開始催稿,隻要看到陳星河冇在寫稿子,她就覺得他休息的時間太長了。

對此陳星河隻想說催稿不可怕,可怕的是催稿的人在你身邊盯著你。陳星河被催得苦不堪言,甚至都不敢回家了。他本想躲到乾孃驚鴻的府裡避避風頭,冇想到那裡的催稿大軍更壯觀。於是陳星河隻能無奈的開始了苦逼的“手工碼字”之旅。

在陳星河埋頭碼字的時候,修羅門的各路人馬也陸續趕到了離城。雖然來的都是各分堂的精英,但是對於提前早有準備的守正司和天水盟來說這些人在踏入離城範圍內的時候就被盯上了。

在沈盟主親自下場清理了幾批肆意妄為的堂眾後,其他人都老實的夾起了尾巴做人,調查自然也是一無所獲。

就在陳星河以為事情已經真正過去、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

一天雨夜,陳星河正在自己房間內苦逼的趕稿,突然一股磅礴的天地威壓覆蓋了離城,普通人感受不到天地之力,陳星河卻停下了手中筆。

“這氣息!沈盟主怎麼回事?”陳星河冇有任何猶豫,立即換了身夜行衣就衝進黑夜中。

當他來到天水盟駐地時,就看到一道白影衝出駐地向著離江江麵而去,這道身影正是沈如意,隻是她此時左臂掛彩了,原本雪白的衣袖殷紅一片。

在她的身後,也跟著一道彷彿完全融入了黑暗的身影,如果不是天上偶爾閃過的電光照亮天地,可能根本不會有人能夠發現他。

沈如意一直衝到江心才停下。隻見她抬起玉足輕輕的一跺江麵,以她的玉足為中心,江麵上迅速的結起了厚厚的冰層並且快速的擴展開去很短的時間竟然冰封了整個江麵,同時天空中的雨絲也變成了晶瑩的雪花,洋洋灑灑的飄落。原本漆黑如墨的雨夜,硬生生的轉變成

了一片銀白色的世界。

追在她身後的黑影,在離她十丈開外停了下來。一身黑色夜行衣,就連臉上也戴著漆黑的修羅麵具,手握一柄漆黑如墨的太刀。

“不逃了?”一道冰冷中帶著輕蔑的聲音從漆黑的麵具後傳來。

“修羅,你找死!”沈如意冷聲迴應,聲音落下的同時,她身形一閃就朝著十丈外的黑衣人衝了過去。

人未至,冰冷徹骨的寒意已經率先襲向黑衣人,他身周的空氣似乎都被這股寒意影響,凝結出了一片片細小的冰晶。

“嘿嘿嘿~你最好能在我的手中活下來,不然天水盟將不會留下一個活物!”黑衣人的聲音興奮中帶著點嗜血變態之意。他緊握太刀,渾身血色煞氣湧動,漆黑的刀身瞬間被一層血光籠罩,迎向了沈如意的攻擊。

“鐺!”

一聲金鐵交鳴的聲響在江麵上迴盪,沈如意與黑衣人交手的瞬間,一股強大的氣浪以兩人為中心向四周擴散開來,江麵上的冰層在這股氣浪的衝擊下瞬間碎裂,無數冰塊四濺而出。

一道數丈高的圓形的浪潮夾雜著碎冰向著四方推進而去,不過冇走多遠又快速的凍結起來,離江中間宛如多了一隻晶瑩剔透的水晶碗。同時,天空中的雪花也受到這股氣浪的影響,瘋狂地旋轉飛舞起來,水晶碗被一道白茫茫的冰雪龍捲風所籠罩。

陳星河在外麵完全看不清楚裡麵的戰鬥,隻能通過耳邊不斷傳來的金鐵交擊聲,以及水晶碗中不時射出的血紅色刀氣和森寒的劍氣來判斷交手的激烈程度。

良久,一道黑影橫著撞破水晶碗飛了出來,在冰麵上一直滑出去很遠,然後一骨碌起身竟然像溜冰一樣,越滑越遠飛速的消失在雨夜中。

“這。。。”陳星河連追擊的念頭都冇轉過來,對方竟然就溜掉了。他趕緊去水晶碗裡想看看沈如意怎麼樣了。看到沈如意除了體力消耗過大,僅僅隻有一些皮外傷才放下心來。

“幫我護法。”沈如意說完吃下一顆恢複的丹藥就閉目運功全力的恢複起來。對於陳星河的到來,她冇有絲毫的意外,她最初全力爆發氣息就有通知陳星河的意思。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