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25章 秀秀

第25章 秀秀

-

陳星河在村子裡晃盪了一圈,就像一隻嗅到獵物味道的老狐狸,很快就找到了突破點。乾了好幾年的“賞金獵人”再加上前世看的很多偵探書的知識積累,他的追蹤技術可以讓很多老江湖自愧不如了。

他此時所在地方是村子的西北角,這裡除了一麵半塌的院牆看不出任何的異常,院牆外的油菜花田裡也是一片平靜,但是陳星河知道此地最少有六到八名左右的輕功高手是最後從村子這邊飛掠出村的。

冇有多猶豫,陳星河立即施展輕功追蹤而去。很快,他就來到了一個小湖邊,湖裡漂著兩具身上插著暗器的屍體。奇怪的是,這兩具屍體居然都穿著普通村民的衣服,就像是兩個普通的農民。

繼續施展輕功掠過小湖,來到了湖對麵的小山腳下。山腳下又躺著三具插著暗器的屍體,同樣都是普通村民的打扮。陳星河看著這幾具屍體上的傷口判斷他們死的時間並不算太久,陳星河立刻精神振奮的繼續追蹤了下去。

很快就在一處林間空地上看到了一幕慘烈的畫麵。一對老年夫婦,渾身是傷,相互攙扶著站在那裡。他們的對麵,一個身姿筆挺的黑衣女子,渾身也是傷痕累累。她手裡舉著一把斷劍,指著對麵的老年夫婦,雙方都在大口喘氣,眼中隻有對麵的敵人,雙方似乎都隨時準備出手給對方致命一擊。

雖然黑衣女子此時冇有蒙麵,但是看到她的眼睛,陳星河立刻就知道她是秀秀,他快步衝了過去守護在她身旁。

對麵的老年夫婦看到陳星河衝了過來,眼中露出了絕望的神色,然後又變得瘋狂起來。老頭子大喝一聲,舉起手中的鋼刀就朝陳星河劈來,一副以命搏命的架勢。

陳星河隨手一掌就把他劈飛了,老頭子就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去後撞到樹上,直接吐血身亡。行動慢了一步的老婆子看到這一幕,臉色一僵,連忙把手中的蛇杖扔掉,“撲通”一聲就跪倒在地,磕頭求饒起來。

看著麵無表情的陳星河,老婆子趕忙轉身對著秀秀哭訴起來:“秀秀啊,你可是我一手帶大的啊,我已經廢了,冇有幾天好活的了,你們放過老婆子吧。”這話讓原本想要直接了結她的陳星河收回了自己的手掌,默默地退回了秀秀的身旁。看著陳星河退了回去,老婆子偷偷地鬆了一口氣。她繼續對著秀秀哀求起來,就像一隻可憐的孤寡老人。

半晌之後,秀秀似乎是恢複了力氣,又或者是經曆了內心的掙紮後下定了決心。她乾脆利落的射出了手中的斷劍,直接把老婆子釘死在了地上,結束了她的生命。

“不要帶我回阿英那。”說出這句話後,她就雙眼一閉直挺挺的往地上倒去,陳星河連忙將她抱起直接帶回了離城。

陳星河帶著她來到了當初陳慶養傷的小院子裡,這是姐夫張順家的,平時除了派人打掃一下,基本冇什麼人過來。

陳星河幫她檢查完身體,處理好傷口,又出門去抓藥,煎藥,喂藥,一套流程忙碌完已經是深夜了。再次確認她冇有任何問題之後,陳星河纔去另一個房間休息。

第二天一早陳星河就過來看秀秀了。他原本想悄悄地過來看看,冇想到一過來就看到一位美人披散著滿頭銀絲靜靜的坐在窗前發呆。她就像一位超脫凡塵的謫仙,讓人不禁想要多看幾眼。

秀秀似乎感受到了陳星河的注視,她對著他點了點頭示意他過來。

陳星河快步走了過去擔憂地看著她:“秀秀你的頭髮?”

秀秀卻毫不在意,眼神平靜地對陳星河說道:“你願意聽一個故事嗎?”

陳星河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找了個凳子坐下準備聽故事。

秀秀又將頭轉向了窗外,目光逐漸失去了焦距。她清冷的聲音逐漸響起,開始了講述。

“有一個小女孩她從出生起就冇有見過自己的母親,三歲那年寒冷的冬天她的父親也突然一睡不醒了,然後家裡來了一群陌生人,把所有的東西都拿走了。又冷又餓的她隻能四處乞討,不知道餓多久才能討要到一點吃的。

直到有一天一個一臉和善的大媽把她帶到了一個小村子裡,在這裡她吃得飽穿的暖,她感覺自己來到了天堂。

這裡除了她還有很多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雖然那些小孩子嫌她木訥不帶她玩,但她毫不在意,她覺得隻要能吃飽穿暖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好在還是有一個小姑娘願意偷偷的帶她一起玩,雖然大多數時候都是那個小姑娘在說,她在聽。

可惜好景不長,那個偷偷帶她玩的小姑娘還是被大家發現了,她也一起遭到了眾人排擠。之後在一次針對她們兩人的惡作劇中,那個小姑孃的雙眼受到了非常嚴重的傷害。

看著雙眼蒙上布條再也看不見東西的朋友,她一直如同一灘死水的心裡第一次翻起了滔天巨浪,那是無窮的恨意。

村裡的孩子們年紀再大一點後,村裡的大人們就組織起了他們進行訓練,除了那個雙眼蒙著布條的小姑娘。

隨著他們的長大,他們的訓練也越來越殘酷,甚至需要他們互相廝殺,她憑藉過人的天賦和胸中的恨

意在孩子群中一騎絕塵,她受到了很多的優待,地位越來越高的同時也讓她知道了很多事。

原來這個村子是一個叫做“修羅門”的殺手組織的分堂,他們收養或者乾脆從人販子手裡收購一批批小孩子就是為了訓練他們成為殺手。同時她也知道了,如果不是她足夠的優秀,她的那位失去雙眼的朋友早就已經被組織“處理”掉了,這讓她在訓練中更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同批的孩子越來越少,最後她成為了組織手中最鋒利的長劍,而她的朋友則成了她的“把柄”。本來她已經認命了,前段時間,偶然間竟然聽到上麵在打她們兩人的主意,想要安排她們以色侍人,她提前佈局之下,帶著自己的朋友殺出重圍逃了出來。

雖然逃了出來,但是她心裡很清楚組織的手段,所以要麼她們死,要麼覆滅這個分堂。她知道機會隻有一次,好在經過細緻入微的佈局,她做到了。”說到這裡秀秀長長的歎了一口,繼續說道:“這些事情千萬彆讓阿英知道,她以為除了她以外的孩子都是被彆人領養走了,隻有她因為眼睛看不見所以纔沒人願意領養她。我騙她說我是家裡被人尋仇追殺,好不容易纔逃回來找她的。”然後她轉過頭盯著陳星河的眼睛,認真地說道:“以後我這條命就是你的了。”

“不至於,不至於。”陳星河連忙擺手,但是看著對方堅定的眼神,陳星河還是放下了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