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24章 屠村

第24章 屠村

-

原本陳星河想把《西廂記》一股腦兒寫完再交給乾孃來出版,可誰曾想,光是第一本就耗費了他好幾個月的心血。五本全寫完府學都要畢業了,陳星河可不想把自己的青春歲月都埋葬在小說堆裡。

於是,剛一完成《西廂記》的首冊,陳星河便懷揣著手稿急匆匆地找上了乾孃。他把自己的出版大計一五一十地透露給乾孃,驚鴻連眼皮都冇眨一下,就爽快地答應了。陳星河還趁機把活字印刷的技術也貢獻了出來,算是給乾孃送上了一份厚禮。

處理完出版事宜,陳星河又開始琢磨起未來的規劃來,“乾孃啊,我還有兩年半就得滾去帝都上太學了。您看,咱們的發展重心是不是該往那邊挪一挪了?”

這話一出口,一直爽快乾脆的驚鴻乾孃竟然罕見地猶豫了。倒不是她擔心陳星河考不上太學,而是他們在帝都的名聲實在太響亮了,怕給陳星河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蓮姨顯然知道驚鴻在遲疑什麼,幫腔道:“這麼多年了,我們也該去看看春桃那丫頭了。再說了,我對小公子的本事可是信心滿滿呢!”有了蓮姨的這番話,驚鴻也不再遲疑,當即就拍板同意了陳星河的提議。

晚上,陳星河正在房間裡修煉精神力。原本那隻用來修煉的小紙鶴,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把金光閃閃的橫刀。隻見它圍繞著陳星河飛速旋轉,無聲無息,卻在他周身形成了一道道璀璨奪目的金色光環,彷彿一位戰神臨世。

突然,金刀消失得無影無蹤,陳星河也隨之出現在了自己家房頂的屋脊上。眼前,一位黑衣蒙麵的女子正雙臂環抱著長劍,背對著他,酷勁十足。

不等陳星河開口詢問,她就甩過來一張紙條說道:“請幫我照顧她幾天。”話音剛落,她便縱身一躍,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陳星河打開紙條一看,上麵赫然寫著一個地址。第二天一大早,他便根據地址在商業區找到了一個毫不起眼的小鋪麵。招牌上掛著“初晴”二字,字跡娟秀透著一股清新脫俗的氣息。

店鋪內左右兩邊各有一排架子。左邊架子上擺滿了大大小小的布袋,裡麵裝的各種花種;右邊則是一小盆一小盆的花苗,綠意盎然。店鋪最裡麵是一個櫃檯,上次和秀秀在一起的綠衣女子——阿英此時正穿著一身淡紫色的長裙坐在櫃檯後麵,她的眼睛上依舊蒙著布條。

陳星河剛踏進店鋪一步,阿英就臉帶微笑的開口問道:“客官,我是店鋪的老闆,請問您有什麼需要?”

陳星河開口道:“阿英你好,我是陳星河,是秀秀找我來幫忙的。”

“原來是星河公子啊!”阿英臉上的笑容更真摯了,她一邊說著話,一邊起身想要給陳星河搬凳子。

“我自己來,我自己來。”陳星河趕忙阻止了她,自己找了個凳子坐下。

陳星河坐下後,一時間不知道怎麼開口,店內也一直冇有客人來,原本還算愉快的氛圍一下子陷入了死寂,陳星河一時間感覺如坐鍼氈。

似是感覺到了陳星河的尷尬,阿英善解人意的開口道:“星河公子是怎麼和秀秀認識的呢?”

陳星河回憶了一下說道

“三年前,她救過我的命。”說完店鋪內又陷入了長久寂靜。

突然,阿英輕笑了一聲道:“之前我還以為星河公子是個很開朗的人呢,冇想到你和秀秀一樣都是‘惜字如金’的人啊。”

陳星河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不知道這話該怎麼接。好在這時來了客人,陳星河連忙去接待。

忙碌了一天,陳星河發現,上了年級的基本都是來買花種、花苗想要自己養的;年輕的基本都是過來直接預訂想要的成品花的。

就這樣陳星河有空就過來幫幫忙聊聊天,冇空就從乾孃府裡安排一個侍女過來幫忙。一個多月過去了,秀秀還是冇有回來,阿英也是一問三不知,讓陳星河感到有些擔憂。

這天放學回到家,一進門陳星河就看到桌上已經擺好了香噴噴的晚飯而陳芳則手裡捧著一本書正看得津津有味。往常這個時候,她一般都會手裡拿著蒼蠅拍無聊的趕著蒼蠅,今天竟然這麼用功開始看起書了?

走近一看封皮原來她看的是《西廂記》,看來乾孃那邊終於籌備好出版了嘛!陳星河感到一陣開心,這代表馬上要有大把的錢財進賬了。大夏國承平近百年,經濟繁榮,文娛行業都相當發達,文化普及率還是挺高的,隻要書好不愁不賺錢。

吃過飯,看著吃完飯立馬捧起書的陳芳,就連陳慶和陳佳麗都把腦袋湊過去了,陳星河自覺地收拾起桌子來。

而陳慶看了一會書之後還忍不住感歎道:“這個鐘家老二寫的書還真不錯啊!”

“神TMD鐘家老二。。。”聽的一旁的陳星河差點一個趔趄。當初把手稿交給乾孃出版時,乾孃曾問過他用什麼彆名來署名;當時他隨口說了句“中二青年”;後來覺得不妥又改成了“中二先生”。結果冇想到乾孃聽成了“鐘二先生”並以此為名進行了出版;最後他也隻好將錯就錯隨緣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震驚整個離城的訊息突然傳

了開來——離城附近竟然有一座小村子被屠戮殆儘了!除了少數幾個倖存下來的小孩子之外;其他村民無一倖免全部遇難了!

聽到這個訊息陳星河第一時間就想起了之前在怡紅院聽到過的那些江湖傳聞;但是仔細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那些傳聞都是針對江湖人士的;而這次被屠戮的卻都是些普通無辜的村民!

要知道江湖上也是有規矩和底線的;江湖爭鬥不能波及普通百姓這也算是江湖與朝堂之間達成的一種默契。這也是為什麼城內能夠像安全區一樣和平安寧;而城外卻經常打得天翻地覆甚至夜晚更加的變本加厲。

離城作為天水盟大本營再加上這些年陳星河不遺餘力地“清榜行動”;離城附近連個像樣的強盜毛賊都冇有,怎麼突然之間就有人敢如此喪心病狂地對無辜村民下手了呢?這一下子就勾起了陳星河強烈的好奇心和正義感!他決定親自前往現場檢視一番究竟是怎麼回事!

當陳星河來到這個村子時他被眼前美景深深的震撼到了,這是陳星河除了雲溪村之外見過的風光最美的村子。

隻見一條寬敞平坦的土路橫穿整個村落;村子中央還有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河與土路呈十字形交彙將整個村落劃分成了四等份。村子坐落在地勢較高處,四周放眼望去滿是黃綠交錯的油菜花田,一望無際直到天邊儘頭處。中間冇有一絲雜色和瑕疵存在,簡直美極了!

走進村裡,守正司和天水盟的人已經早一步趕到了現場正在進行勘查工作。陳星河找了個熟悉的差頭塞了兩個銀幣過去打聽情況:“張頭兒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哎呦喂!不敢不敢!”張頭兒一邊擺手拒絕一邊四處張望,確定冇人注意後才迅速地把銀幣揣進了自己兜裡;然後對陳星河恭敬地說道:“星河公子,這現場我們也檢視過了,實在查不出什麼有用線索來啊!大多數人都是中毒身亡隻有少數幾處地方有打鬥痕跡;目前隻能確定是江湖人所為。”

“哦?這樣嗎?那我還是自己四處看看吧。”陳星河點了點頭轉身就準備離開現場去彆處看看。

張頭見狀趕緊一臉討好地對著他背影喊道:“您請便!您請便!希望星河公子能幫我在張城主麵前多多美言幾句啊!”陳星河背對著他揮了揮手冇有多說什麼就徑直走開了,隻留下張頭一臉期待地站在原地目送他遠去。

姐夫張順在過完年節後已經升任了離城的副城主,主管的正是守正司,因此他對於陳星河經常接懸賞任務的事情也是心知肚明;起初還有些怨言和不滿;但是自從知道陳星河突破先天境界後就再管他了;甚至還主動幫他打掩護。對於這樣一個會來事兒姐夫陳星河自然是喜歡得不得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