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2章 我要做大將軍!

第2章 我要做大將軍!

-

“聽說村東頭的寡婦和賣貨郎好上啦,我跟你們說。。。”

“最近我們村附近來了個年輕和尚長得還怪好看!”

“你們聽說了嗎,宋大孃的兒子在外麵打工被一個官家子弟打死了,這麼大的年紀白髮人送黑髮人,真可憐!”

湖邊一群洗衣服的的大姑娘小媳婦聚在一起,正一邊洗衣服一邊交流“情報”。

此時的陳星河正在陳芳的背上聽的津津有味。

出生不足一年,不會走路,聲帶發育也不完全,除了大小便的時候努力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提醒父母不讓自己拉褲兜,其他啥也做不了,每天過的挺無聊。

而每天早晨陳芳揹著他來湖邊洗衣服的時候,是他一天最快樂的時候。

其實家裡的院子裡就有水井,但是陳芳還是喜歡把衣服拿到湖邊來洗,哪怕冇衣服洗,也會揹著陳星河過來轉幾圈,顯然她也熱衷於和眾人一起交流“情報”。

“快救人!那邊有人落水了。”一聲稚嫩的驚呼聲打斷了湖邊的情報交流,把眾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眾人順著陳星河的手指望去,果然看到遠處湖邊有兩個小小的身影正在水裡撲騰,正慢慢的遠離岸邊。

反應快的幾人已經飛快的衝了過去,把落水的一對大概五六歲的小兄妹從水裡撈了起來。

湖邊一位婦女認出是自家的娃,呼天搶地的就跑了過去,確認兩個孩子冇事後,掄起洗衣服的棒槌就朝著兩人的小屁股招呼過去,一邊打一邊抹眼淚。

“阿芳,你家小胖虎真是厲害啊,才六個多月吧,竟然會說話了,今天真是多虧了你家胖虎了。”那個婦女出完氣後,回到湖邊立馬向著陳芳道謝。

這時眾人也都一臉驚異的看了過來,倒是陳芳一臉的得意,就好像誇的是她一樣。

自從暴露了會說話後,陳星河索性也攤牌了,不裝了,自己下地走起路來。

他知道胖虎是個“神童”的情報。在村子裡是瞞不住了。

自從暴露後,陳星河就不怎麼想出門了。

每天一大堆人來看稀奇就不說了,每次還得給一大群人打招呼,也有人會專門故意逗他說話。

這實在是對他這個社恐宅男太不友好了,

連村子裡的“情報”都變得不香了。

陳星河不想出去,架不住陳芳想炫耀啊,每天都得拉著陳星河出去“展示展示”,陳星河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最後乾脆就擺爛了。

“心累!”陳星河像個小大人一樣地感歎道。

轉眼陳星河就滿週歲了。

此時的陳星河正站在一個大圓桌的中間。

圓桌的四周分彆擺著文房四寶,一把木頭削的大寶劍,一隻布老虎,還有食物等若乾東西。

做為半年多時間就能說會跑的“神童”,村子裡很多人都圍過來見證他的抓週禮,就連遠在雲浮城的舅舅陳雷也帶著表姐陳婉趕了過來。

抓週如果是普通小孩的話肯定喜歡哪個抓哪個,陳星河不一樣,他此時正在糾結。

“如果選擇文房四寶的話,就代表我選擇了安逸的生活。”

前世作為一個學霸再加上有地球博大精深的文化做底蘊,我有信心在文化這條路上輕鬆的碾壓一切登頂巔峰。

“如果選擇大寶劍的話,就代表我選擇了征戰沙場,這是一種從未體驗過,卻讓我非常嚮往的生活。”

做為一個熱血男兒,誰不嚮往金戈鐵馬,氣吞萬裡如虎!

同樣我也很清楚戰爭的殘酷,有點害怕啊!

最後陳星河咬了咬牙還是打算選擇大寶劍。

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畢竟都已經死過一次了,死亡好像也冇有那麼可怕!

陳星河走過去,雙手用力的舉起了大寶劍,很中二的大喊了一聲:“我要當大將軍!”

周圍頓時傳來一陣歡呼和鼓掌的聲音,大家都很是捧場。

無憂無慮的過了四年。。。

一天清晨。

“哐,哐,哐。。。。。。”寧靜的村子裡一陣由遠及近的敲鑼聲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最後鑼聲停在了村子中間的廣場上。

“虎子,大早上的咋回事啊?”一個赤著上身,手拿大鐵錘的大漢從鐵匠鋪子裡走出來問道。

虎子喘著大氣說道:“唐大叔,早上出門打獵的李叔和王叔,在村子西邊發現了一個從老林子裡跑出來的野豬群,大大小小好幾十隻呢,他讓我通知大家趕緊去抓。”

周圍的人一聽都興奮極了,祖祖輩輩靠山吃山依水吃水,村子附近的林子裡早就被掃蕩乾淨了。

平日裡村子附近彆說野豬了,野雞野兔都很難碰到,這一下子出來幾十隻野豬可把村裡的人饞壞了。

大家立馬狂奔回家,扛起扁擔鋤頭什麼的就往村子西邊跑去,陳星河也拿了把挖筍的小鏟子跟著後麵湊熱鬨去了。

“‘大將軍’你才五歲也要跟著去打野豬啊。”陳星河的耳邊傳來一陣

大人們的調笑聲。

自從抓週禮過後,“大將軍”就成了他的外號,陳星河知道眾人隻是開開玩笑並冇有在意,自顧自的邁著小短腿往前衝。

冇多久人小腿短的陳星河就被大部隊甩開了老遠,隻能隱隱約約的看到前麵模糊的人影了。

不過他並有放棄,畢竟這樣的熱鬨好幾年了,才遇過這麼一次,錯過了就真的可惜了。

追了兩三裡地,陳星河早就被甩的看不到人影了,隻能通過山林子裡不時傳來的呼喝聲向著大致的方向追去。

剛翻過一個小山坡冇跑多遠,陳星河突然感覺腳下一空,就掉進了一個地洞裡。

通過掉下來的小洞裡透進來的光亮,陳星河可以勉強的看清楚四周的環境。

這是一個寬和高都差不多兩米多的通道。

他左手邊不遠處,通道的一頭已經完全塌陷堵死了;他右手邊不遠處,有兩道人影保持著詭異的姿勢,站在那一動不動。

陳星河走近一看,那是一個無頭的骷髏架子手握著一把雪亮的長劍把另一個手握長刀的骷髏架子釘在了通道的牆壁上。

兩個骷髏架子身上的衣服早已經成了分辨不出顏色的破布條,也不知道他們兩人死了有多久了。

對於眼前的場景,陳星河並冇有感到害怕,反而有一點點探險的小興奮。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