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18章 好運連連

第18章 好運連連

-

這日一大早,陳星河就發現白猿的情緒不對勁。

白猿背靠著一麵長滿青苔、凹凸不平的山壁,時不時的發出“嗚~嗚~嗚~”的悲鳴聲。陳星河以為它病了,替它檢查身體後,發現它健康的的很。

陳星河和白猿說話,白猿也隻會低聲的“嗚~嗚~”迴應兩聲,失去了平日的靈動,陳星河煩躁的一拳砸在了一旁的山壁上。

“這山壁是空的?”一拳下去陳星河就察覺到了不對勁。好奇心驅使下,陳星河拔出刀準備打開石壁看看。

白猿並冇有阻止陳星河的行為,而是帶著一絲希冀和不安的複雜情緒在一邊看著。

陳星河用橫刀在石壁上開了一個方方正正的視窗。石壁並不厚實,隻有幾公分的厚度。當視窗打開時,一股汙濁的空氣撲麵而來。陳星河等待片刻,纔將頭探入視窗,觀察內部的情況。

透過視窗,他看到了一個狹小的石室,室內右側隱約可見一具穿著袈裟、盤膝麵壁而坐的人影。從那人影光潔的骷髏頭可以看出他早已死去多時了,陳星河覺得這道人影應該就是那個留言的和尚了。原本陳星河不打算進入石室,但當他目光掃過室內牆壁時,發現上麵密密麻麻地刻滿了文字。他決定進去一探究竟。

主意已定,陳星河不再猶豫,迅速將視窗擴大成一個小門,並製作了一個火把,點燃後走了進去。進入石室後,陳星河終於看清了和尚屍骨的全貌。屍骨麵壁而坐,

因為石室太小,陳星河先是輕輕的將屍骨移至洞外。移開屍骨後,他看到了屍骨正對麵的牆壁上有一尊麵目猙獰的菩薩坐像。這尊坐像顯然是和尚生前憑藉雙手從堅硬的石壁上硬生生掏出來的,坐像周圍的石壁顯得異常粗糙。

陳星河舉起火把,仔細研讀起牆壁上的文字。雖然大部分文字都是諸如“哈!哈!哈!”“殺!殺!殺!”“悔!悔!悔!”這樣毫無邏輯的語言,顯然和尚在自封石室後,神誌時而清醒,時而混亂。但陳星河仍然從中整理出了一些有用的資訊。

原來,和尚曾應朋友之邀去探尋一位傳說中的前輩的洞府。起初一切都很順利,洞府內的機關並未對他們造成太大的困擾。他們順利地來到了洞府最深處,見到了那位坐化的前輩的屍骨。前輩屍骨麵前的石床上,寫著希望把他葬在洞府院子的正中間,需掘地三尺才能把他安葬。

二人搜尋石室並未發現什麼特殊線索,隻好帶著前輩的屍骨來到洞府院子中間。掘地一尺有餘後,他們得到一個錦盒。打開錦盒後,裡麵竟是這位前輩的遺世功法。和尚二人大喜,遂將前輩草草埋葬之後,來到此地隱居習武。

初期,他們的實力每日都在突飛猛進。然而,不知何時起,友人變得越來越暴躁易怒,就連一向注重心性的和尚也經常感覺心浮氣躁。直到有一天,友人徹底失去理智,與和尚大打出手。原本和尚還能控製局麵,但見血後,他也失去了理智。待他恢複理智後,友人已命喪他手中,他感到心痛萬分。

擔心自己也會變成隻知殺戮的瘋魔,和尚趁著清醒時留下遺書,自封於黑暗的石室中。臨死前,他才參透他們得到的可能是假的秘籍。當初因利益蒙心,未能按照前輩之言妥善將其安葬,才釀成今日惡果。他充滿了悔恨與自責,在石室中留下了“悔!悔!悔!”的遺言。

陳星河整理完石壁上的資訊後深感無奈。

對於那位前輩,你說他是狡猾的老六吧,但他的留言非常清楚;你說和尚和他的友人自作自受吧,他們是真心去給這位前輩挖墳了,最後隻能發出一聲感慨:“唯有太陽和人心不可直視!”

陳星河在石室內搜尋了多圈,卻始終未能找到與那位前輩洞府相關的資訊,最後隻能遺憾地離開。當他走出石室,又在和尚的屍骨上仔細搜尋,依舊一無所獲。他帶著最後的希望詢問白猿:“猿兄,你知道這位前輩和另一位刀客前輩去了哪裡嗎?或者他們是從哪裡過來隱居的?”

出乎意料的是,白猿隻是撓了撓頭,短暫地疑惑後,竟然使勁地點了點頭。

“NICE!”陳星河激動地緊握拳頭,用力揮舞了一下。

隨後,白猿帶著陳星河翻山越嶺,不久他們來到了一個頗為壯觀的大峽穀上方。

“嗚~嗚~”白猿指著峽穀一側那道高達數百丈的瀑布。

“在瀑布後麵嗎?”陳星河凝視著遠方,發現在離瀑佈下水潭水麵二十多丈高的地方,瀑布後麵隱約有一個黑洞。

“嗚~嗚~”白猿使勁的點了點頭。

峽穀內,寬闊的河床佈滿了被水流磨平了棱角的不規則石頭。陳星河帶著白猿從峽穀上方下到河床中,沿著河床向瀑布走去。

隨著他們逐漸接近瀑布,“轟隆隆”的水聲越來越響。當他們來到瀑佈下的水潭邊時,陳星河環顧四周,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隻見在水潭邊的石頭之間,一條水桶粗細背部呈墨黑色,腹部呈白色的巨蛇正愜意的盤繞其間悠閒的曬著太陽,要不是它白色的腹部與周圍的環境差異較大,陳星河恐怕都難以發現它。

要進入那個洞穴,就必須經過這條巨蛇。陳星河示意白猿退後,自己則緊握刀柄,小心翼翼地準備偷襲。

然而,還冇等陳星河靠近巨蛇,巨蛇就昂起蛇頭,一對黑色豎瞳緊盯著他,閃爍著冷冽的光芒。

發現自己被髮現了,陳星河停下腳步,緊握刀柄,心中湧起一股強烈的戰意。

巨蛇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鋒利的獠牙,向陳星河發起了猛烈的攻擊。陳星河身形一閃,巧妙地避開了巨蛇的攻擊,同時揮刀向蛇身劈去。

“當~!”

橫刀與蛇身相撞,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聲。巨蛇的鱗甲堅硬異常,陳星河的攻擊隻在其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劃痕。

陳星河與巨蛇的戰鬥持續了許久。他時而躍起,時而翻滾,時而揮刀猛劈,時而巧妙閃避。每一次攻擊都充滿了力量與智慧。而巨蛇也不甘示弱,時而盤繞,時而噴射毒液,時而張開血盆大口撲咬,時而甩動蛇尾抽擊。

終於,在一次激烈的交鋒中,陳星河一刀劈中蛇身,隻聽“哢嚓”一聲,巨蛇的鱗甲應聲碎裂,蛇身被劈開一道深深的傷口,鮮血如注,巨蛇痛苦地嘶吼一聲,便以驚人的速度溜走了。

陳星河手持橫刀正打得興起,看著巨蛇轉眼消失在山石之間一臉地茫然。

“溜得真快!”他罵罵咧咧地收起刀,招呼白猿過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