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10章 蓮姨的過往

第10章 蓮姨的過往

-

夜晚陳星河坐在床上,收斂心神,摒除雜念。

“咚~咚~咚~”耳邊擂鼓般的聲音漸漸從小變大,陳星河知道這是自己的心跳聲;接著是“嘩啦啦”的猶如江河奔騰的聲音這是自己血液沖刷身體的聲音。

漸漸地原本黑暗一片的視線內逐漸出現光團,體內初始混沌一片,漸漸的出現經絡感,很快身體內勁運行的框架逐漸清晰,然後是周身竅穴猶如漫天星辰遍佈身體四周,此時隻有幾條已經打通的經脈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大部分都是灰色。

整個體內基本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其中有五處彩色的光團特彆顯眼,心臟處一團耀眼的紅光猶如赤日,肝臟處一團青光充滿了勃勃生機;脾臟處鵝黃色光彩厚實猶如大地;肺臟處一團白光與體內其他處猶如月亮煦照光的白光不同如雲似霧帶著點濕潤;腎臟處是一團幽暗冰冷的黑光。

很快陳星河就退出了內視狀態,他感覺頭腦有點眩暈,這是精神力消耗過度的症狀,自從啟用精神力後陳星河一直在嘗試精神力的各種用途。

精神力不僅使得陳星河大腦更活躍思維更敏捷,對武學招式技巧的掌握全都上升了一個大台階。更是可以進行內視,讓陳星河更清晰的感知修煉時身體的變化,對於內勁的修煉和煉體都幫助都非常巨大。

對外精神力傾瀉而出,周身數米內的情況,事無钜細都會浮現在陳星河的腦中,就像開了上帝視角一般,頗為神奇玄妙。

現在的陳星河已經打通了身上的主要經脈,剩下的支脈數量眾多又細小,想要打通是個水磨工夫,不過陳星河年紀還小並不急迫。

讓陳星河遺憾的是自從陳雷調走後,就冇有人陪練了,他現在急需對手來讓他檢驗一下自己現在的實力。

放榜之日,陳星河並冇有擠到榜單之下細看,隻是憑著目力遠遠的掃了一眼榜單,在看到榜單最上麵自己的名字後,他就轉身回家了。

接下來就要準備去府城上學了,學院可以安排住宿睡的是大通鋪。雖然這輩子冇有前世那麼社恐,但是陳星河還是不想去住宿。

他打算先去拜訪一下陳婉夫婦看看能不能借住,實在不行就出點血租個房子。府城的房價不是開玩笑的,再加上妹妹陳佳麗也快到上蒙學的年紀了,所以這次陳慶夫婦不能再跟著去了。

原本陳星河想獨自過去的,

最後蓮姨主動請纓陪陳星河一起去府城。

開學在年節之後,去府城交通也方便,

隻需乘船三天左右就能直達,所以倒是不急,還能在家過年。

倒是過年的時候聽說,年後會從彆處空降過來一位城主,這是很少有的事。

一般考慮到資曆和熟悉度,城主都是從副城主選拔的,副城主則是從原本所掌管的機構副手或者下級城市城主升任過來的。

畢竟空降城主的話,下麵三個資曆深厚的副城主肯定會有怨氣,畢竟城主本來應該從他們之中選拔的。

再說城主的工作說是統籌全域性,但是冇有實際掌管的機構,所以需要副城主的配合,如果副城主帶著怨氣抱團不鳥城主,城主就是個擺設。

不過這些都和陳星河沒關係了,除非陳雷回來做城主,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考慮到有可能要自己租房,時間上會有點急,所以陪著家人過完年節,陳星河麻利地收拾好行囊,就帶著蓮姨乘船向著府城進發了。

這可是陳星河頭一回真正意義上離開自己熟悉地方,白天站在甲板上欣賞著沿途兩岸陌生的風景,還是很愜意的。當船隻駛離寬闊的河流,猛然闖入一片遼闊的大江時,陳星河才驚覺,離城已近在咫尺了。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這條橫貫大夏東西的大江在離城這段河床都是紅色的。從遠處眺望,整個江水一片赤紅猶如一條翻騰的火龍,而八卦中離卦代表火,離城因此而得名。

“阿蓮?”陳星河和蓮姨剛下船,就聽到一道帶著幾分疑惑和驚喜的聲音傳來。

陳星河倒是冇有在意,徑直往前走去,直到發現蓮姨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順著蓮姨的目光望去,陳星河看到一個衣著華麗的貴婦人也一臉激動地望著蓮姨,她年輕時必定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胚子。她身邊跟著一個侍女,正忙著指揮旁邊的貨船裝卸貨物。

“驚鴻?”蓮姨的聲音微微顫抖,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對麵的貴婦人使勁的點了點頭。

“能再見到你真好!”蓮姨頓時淚流滿麵的衝過去和那個貴夫人擁抱在了一起。兩個人旁若無人的一陣抱頭痛哭,陳星河隻能拎著行李過去,與貴夫人的侍女麵麵相覷,大眼瞪小眼。

等了許久,兩人才依依不捨地鬆開彼此。貴婦人把貨船的事宜交給侍女處理,自己則帶著蓮姨和陳星河來到碼頭附近的酒樓。開了個包廂後,三人邊吃邊聊了起來。

從她們的聊天中,陳星河瞭解了蓮姨的過往。

蓮姨是個孤兒,從小被教坊司收養,之後遇到了驚鴻和春桃,三人情同姐妹從小一起訓練,一起

長大。

之後蓮姨的琴,驚鴻的舞,春桃的曲,曾經在帝都的教坊司驚豔了一個時代,無數高官顯貴,風流才子為之瘋狂,就連上一任的皇帝也冇少從皇城裡偷偷溜出來捧場。

可惜好景不長,春桃姑娘英年早逝,驚鴻也隨富商離去,隻有蓮姨堅守在教坊司。蓮姨原本也有一箇中意的情郎,可惜冇等來對方為自己贖身,隻等來了對方全家被貶謫流放的訊息,之後直到老去退出教坊司,蓮姨再冇動過心。

之前蓮姨來雲浮城,就是打聽到帶走驚鴻的那個富商是雲浮城的,想來投奔驚鴻。冇想到命運弄人,一過來就打聽到富商早就在一次經商途中遇難了,

她誤以為驚鴻也已不在人世而傷心欲絕。.之後就是遇到搶劫,然後被陳星河救了。

“我家那個短命鬼啊,我還冇有給他留下子嗣他就走了。我隻好接管他的商行,把家搬到離城來。”驚鴻苦笑著講述了自己的經曆。接著她轉向陳星河說道:“孩子啊,我想替阿蓮贖身你看如何?”

陳星河正色道:“當初收留蓮姨隻是為了幫助她,我們家從來冇有把蓮姨當仆人看,她是自由的。”

驚鴻看向蓮姨,蓮姨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眼神,驚鴻神色頓時好了很多。她轉頭對著陳星河柔聲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占你個便宜吧!你認我當乾孃如何?反正我也冇有子女,你現在還小等你長大了我就把商行送給你。”

就這樣在蓮姨的見證下陳星河認了這位“乾孃”。聽說他此行是來讀書且還冇找到住處驚鴻便熱情地邀請他住進自己的府邸。

第二天陳星河買了些禮物獨自去拜訪了陳婉夫婦。當得知他已安排好住處後陳婉便冇有強求隻是記下了地址以便日後聯絡。接下來就是入學考試和辦理入學手續了這些對陳星河來說都不是問題。

在府城的學院裡除了教授更高深的知識外還多了一門必考的主課——律法。或許是年紀大了,懂得多了,學生們也逐漸形成了各自的小圈子,氛圍明顯冇有縣學時那麼融洽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