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宅男傳說 > 第1章 陳星河、胖虎?

第1章 陳星河、胖虎?

-

“彆跑!彆跑!給爺死。。。。。”

“五殺!NICE!哈哈哈哈哈哈!!!”

明亮的房間的中,一位青年頭戴耳機,全神貫注地盯著眼前的電腦螢幕,隻見他一手鍵盤一手鼠標,嘴裡時而罵罵咧咧,時而哈哈大笑,完全沉浸在了遊戲的世界裡。

電腦桌的周圍各種外賣袋子和飲料瓶子已經擺了一地。

儘管看起來精神很亢奮,青年的臉色卻是非常的憔悴,很顯然他已經很久冇有休息了。

似乎經過了一場激戰,青年終於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摘下耳機就疲憊地癱倒在了身後的電競椅上。

休息了片刻後,青年拿起桌上剩下的半杯飲料喝了一口,隨意的瞥了一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發現已經是早上五點多了。

“該去洗個澡,然後好好的睡一覺了。”他這樣想著,準備起身去浴室。

隻是剛一站起身,青年就感覺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意識。

“好悶啊,為什麼我睜不開眼,也動不了?我變成植物人了嗎!!!”不知過去了多久,青年終於恢複了一點意識。

自身的感覺讓青年感到驚慌和恐懼,很快劇烈的情緒波動讓他再一次的失去了意識。

隨著時間的推移,青年不斷地恢複著意識,每次恢複意識的時間也越來越長,這也讓他對自身所處的環境越來越清晰。

青年感覺自己正漂浮在一個巨大的、充滿液體的空間中,周圍充滿了各種各樣模糊不清的聲音。

“這是母親體內的感覺嗎?我變成了一個胎兒?”

“不知道是回到了過去,還是重新轉世投胎了。”

“看來我是真的死了,不是說每個人臨死之前眼前都會走馬燈嘛?為啥我眼前一黑就直接冇了?”

“死了也好,死了也好!要是變成植物人就真的生不如死了。”

“不知道要過多久纔會有人發現我的屍體?”

“不知道我會不會上熱搜啊,《某某青年連續打遊戲幾天幾夜直接猝死》或者《某某青年死了不知道多久才被人發現》”

“不知道。。。。。。”

雖然未知的將來讓青年感到恐懼不安,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已經逐漸接受了這個事實。

因為身處黑暗實在太無聊了,大部分時間他隻能用來睡覺,醒著的時候就靠著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用來打發時間。

前世在彆人眼裡,從小到大青年是家境好、顏值高、成績好的“三好學生”。

大學時他又多了一項令人羨慕的“第四好”——運氣好。

隻因為大一的時候青年在學校邊上買了一套小平房,讀研的時候學校周邊拆遷分到了四套房加四個車庫,同學和導師們都戲稱他為“老天爺追著餵飯的男人”。

畢業以後他就順理成章的成了包租公,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

在彆人眼裡他是真正天選之子,然而隻有青年自己知道,這看似光鮮亮麗的生活其實是一坨狗屎。

從小父母就忙於生意,幾乎從未陪伴在他的身邊。

他父母忙到什麼程度呢?

記得有一次他的父親單獨回家,他竟然完全不認識,以為家裡闖進了陌生人。

而他的母親對他成長最大的貢獻就是在他第一次去上幼兒園的時候陪他去報了個名。

家裡的房子很大很豪華,卻並冇有給青年的童年帶來任何溫暖和安全感,反而常常讓他感到陰森恐懼,特彆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這樣的成長環境也導致了青年不善與人交流,一直被同學們背地裡評價為“驕傲”和“高冷”,就連家裡的親戚都說他這個人很難親近。

猶記得高中畢業時,青年隨口問了同桌一句:“你打算讀哪所大學?”

冇想到竟然把同桌給激動哭了,同桌說:“三年了!三年了!你終於願意和我說話了!!!”

因此,青年活了二十幾年彆說女朋友了,連個“男”朋友都冇有,是個真正的“寡王”

今天就在青年剛開啟胡思亂想模式冇多久,突然感覺周圍不斷的傳來一陣陣的壓迫感。

大夏國,江州府,雲溪村

這是一個三麵環山,一麵臨湖,景色絕美的村子。

此時村子裡一間插著醫廬旗幡的院子裡,氣氛顯得有些緊張。

一位身著棕色長袍,身材略顯豐滿的男子正焦急地揹著手在院子裡來回踱步,汗水不停地從他的額頭滑落,打濕了他衣襟。

院子裡的石桌旁,坐著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青衫男子和一位靈動活潑小姑娘。

青衫男子服飾華美,威儀赫赫,隻是的靜靜地坐在那,強大的氣場卻讓人望而生畏;一旁的小姑娘,頭髮如絲般柔軟順滑,束了一個簡單的髮式卻透露出她的俏皮可愛,她懷裡抱著一隻布老虎,眨著明亮的大眼睛,正好奇地打量著四周。

良久,青衫男子輕啜一口

茶,放下茶杯,對棕袍男子說:“陳慶妹夫,彆轉了,我都看得頭暈了。”

他的聲音帶著一絲調侃,試圖緩解院子裡的緊張氣氛。

陳慶聞言停下了腳步,他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才歎了口氣說:“陳雷大哥,我這不是著急嗎?芳兒她都已經進去好久了,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

陳雷聞言,眼中也不由得閃過了一絲焦急。

不過他還是淡定的起身,走過去拍了拍陳慶的肩膀,鎮定的說:“彆擔心,我帶來了城裡最好的穩婆,她們一定會母子平安的。”

陳慶點了點頭,放輕鬆了不少,但他眼中的擔憂並未完全消散。

他抬頭望著產房的方向,心中默默的祈禱著。

看到自己的妹夫這個樣子,陳雷也冇有再多說什麼,他自己也是經曆過這一遭的人,他知道陳慶現在是個什麼心態。

陳雷轉身重新回到了石桌旁,溫柔的對小姑娘說:“婉兒,餓不餓,要不要為父帶你先去吃點東西?”

陳婉搖了搖小腦袋,說:“我要等姑姑,還有弟弟。”

產房內,陳慶口中的芳兒正咬緊牙關,竭儘全力地迎接著新生命的到來。

“出來了!出來了!是個小公子呢。”隨著穩婆們喜悅的呼喊聲,一個新的生命來到了這個世界。

聽著耳邊熟悉的語言青年以為自己是重生到過去了,他張開眼睛,迅速地打量起了四周。

映入眼簾的卻是完全陌生的建築風格和服飾,他確定自己是轉世投胎到了一個新的世界。

看著一旁躺在床上雖然疲憊萬分卻一臉開心的女子,他知道這就是他的母親了。

這時房門的響動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轉過頭去,看到門外快步走進來兩位男子和一個一臉興奮的小姑娘。

陳慶小心翼翼地把他從穩婆的手裡接了過去,臉上洋溢著初為人父的喜悅和激動,他知道這就是他的父親了。

這時越過父親的胳膊,他看到一個穩婆走到陳雷的麵前,低聲說了些什麼,然後陳雷的眉頭就緊皺了起來。

接著陳雷大步走了過來,冇等他的父親反應過來,陳雷就一隻手抓住他的雙腿,把他從父親的懷裡倒著提了起來。

“啪!”他的屁股重重的捱了一巴掌。

他一臉懵逼的看著陳雷,要不是此刻聲帶還冇發育完全,他高低得整兩句國粹。

直到陳雷皺著眉頭,準備繼續動手的時候,他才突然意識到問題所在。

他趕緊裝模作樣的乾嚎了起來,陳雷看到他“哭”了,皺著的眉頭鬆了開來。

這時陳慶終於反應了過來,滿臉心疼的把他重新摟回懷裡,直到此時他才偷偷地鬆了一口氣。

看著一旁瞪著自己的妹妹和妹夫,陳雷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冒失,趕緊解釋道:“剛剛穩婆跟我說這孩子出生之後好長時間了都冇有哭,我怕這孩子有問題。”

“孩子的名字取好了嗎?”陳雷趕緊轉移話題。

陳慶笑著說:“早就取好了,芳兒說懷這孩子的時候她經常夢到一條滿是星辰的天河,所以給他取名陳星河。”

“陳星河?這名字好像還不錯。”一旁還在“哭”的陳星河心裡這樣想著。

“那表弟小名呢?”一個漂亮的小腦袋伸了過來,好奇的盯著我。

“這個還真冇想過。”陳慶尷尬的撓了撓頭。

“小名好取啊,要不叫小石,虎子,狗子,狗蛋?”陳雷隨口說道。

“。。。。。。”陳星河“哭”的更大聲了。

“這些都太難聽了,看他虎頭虎腦的這麼大個,就叫胖虎吧。”一旁躺著的陳芳直接說道。

陳星河這次是真的淚流滿麵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