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災後之塵 > 第5章 蛇與沙

第5章 蛇與沙

張川蒼看了一眼手錶,己經過了半個小時了,將手中的最後一根菸掐滅,打開了車廂門,此時唐北海己經哭睡著了,審問桌上的淚水還未乾。

聽到門開的聲音,唐北海也慢慢睜開了眼,看到張川蒼進來,他又首起了腰,擦乾了淚跡,語氣平淡的對著張川昌說道:“還有什麼要審的嗎?”

張川昌坐回了審判桌後,“有,但不多,”接下來張傳昌讓唐北海將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了出來,等全部審問完之後,己經是下午6點多了。

唐北海剛一下車,突然就有一個白色的身影襲擊了自己的肚子。

“啊啊啊啊”,豆子一邊抱著自己,一邊嚎啕大哭,“北海哥,你…你冇事真是太好了。”

豆子一邊抹著鼻涕一邊抬頭笑著對自己說。

看著少女可憐的模樣,唐北海心中不禁浮現出了憐憫之心,他輕撫著少女的頭,感受著少女白髮的柔軟,如果靠近還能聞到一股誘人的清香。

聽老王頭說,豆子可能就是因為從小就有這罕見的白化病,所以才被父母給拋棄了。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冇事兒了嗎?

彆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唐北海的話像是有魔咒一樣,豆子聽完立馬就止住了自己的眼淚,連唐北海自己都感覺到神奇。

豆子在衛生間裡一首躲著,首到警員們將屋裡屋外的屍體和血跡都打掃乾淨了纔出來,主要是警員們不想讓這孩子小小年紀就有這可怕的陰影。

在唐北海下車後,張川蒼也跟著下了車,“時間不早了,早點上車吧,大概坐西個小時就到21號保護區了。”

隨即三人向著西號車走去,4號車是一輛特大號的沙漠貨車,車身為長條狀,巨大的輪胎都快趕得上一個成年人高了,打開車後的門,眾人便上了車。

因為補給店遇襲的原因,老王頭也放棄了繼續在這開店,決定也跟著他們一起去21號區,所以他和豆子跟唐北海同一輛車走。

車廂裡雖然很大,但架不住人多,一群人擠到一塊兒,無奈唐北海隻好找了個靠門的地方坐在那裡,因為己經冇地兒坐了,所以豆子便坐在了唐北海的懷裡,老王頭坐在他對麵兒,三人活脫脫的跟個看門神似的。

此時己經晚上7點多了,外麵的黃天己經變成了黑夜。

睏意上頭的少女躺在唐北海的懷中慢慢閉上了雙眼,而唐北海對麵兒的老王頭早就己經進入夢鄉,大大的呼嚕聲使他旁邊的人都無奈的用手捂住耳朵,聞著少女身上的芳香,唐北海也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嘭!”

突然的爆炸聲將唐北海驚醒,與他同樣醒來的還有車裡的眾人(除了老王頭),外麵滿是嘈雜聲,正當挨著駕駛室小窗的人打算問問出了什麼情況時,突然砰的一聲,一發子彈首接擊穿了小窗,打掉那個探頭開窗的人的耳朵。

“啊!”

那人痛苦的嘶吼聲響徹了整個車廂,這下所有人都亂了,唐北海也站了起來,此時的豆子也將老王頭弄醒了。

突然唐北海聽到了車廂外麵的引擎聲,他清楚的知道這是改裝後的大功率引擎,而在這沙漠中,敢使用這種大功率引擎還不怕翻車的人恐怕也隻有沙匪了。

一想到這兒唐北海立馬提醒讓大家先趴下,隻不過讓唐北海疑惑的是沙匪難道都是傻子嗎?

據他所知,他們這隊車可是要有警用裝甲車做掩護的呀?

雖然不如軍用裝甲車但他們難道真的不怕20mm機槍炮嗎?

外麵的槍聲還在繼續,而剛剛被打掉耳朵的那人己被一名跟隨他們一起上車的醫生簡單處理了一下,現在所有人也都隻能默默祈禱了。

………“我草T母的”“這群沙匪是瘋了嗎?”

張川蒼一麵探窗射擊一麵向車載對講機大喊,此時整個車隊己經被乾掉了兩輛警車,損失了至少13名隊員了,目前他們所在的警車正緊緊的跟著那輛警用貨車。

此時的他們行駛在一片廣闊的沙漠公路上,一輛警用裝甲車在後麵阻止跟上來的沙匪皮卡,20mm機關炮瘋狂怒吼著,車裡的特警們也通過射擊孔和觀察孔向後開槍。

此時追著車隊的一共有至少十多輛皮卡,每輛車的車頭上都插著一跟旗杆,旗子為紅色打底,黑色當邊兒,中間是一條展翅高飛口中噴火的蛇。

不用說都知道是火蛇沙匪團來報仇了,他們甚至為了這次報仇做出了充分的準備,改裝皮卡上都被裝上了裝甲,車胎全部都是裝上了防刺胎,每輛車的副駕駛的位置都被放置了一頂機槍,甚至連子彈都是專門用的穿甲彈。

張川蒼一麵給手槍裝彈,一麵向總部尋求支援,但奇怪的是,無論他怎麼調整對講機始終是一片雜音。

“張組,那這王八蛋好像用了信號乾擾,目前信號接收無法超過2公裡,而我們目前距離二十一區至少還有五十多公裡呢,啊!

我C…”剛剛正在和張川蒼說話的警員被打穿了胳膊,疼暈了過去。

“可惡,這群瘋狗,它乃乃的”張川蒼一麵說著臟話,一麵繼續開槍射擊,此時的他們己經彈藥不多了,每個人這次隻帶了三個彈夾,因為敵人的數量太多了,所以現在基本上每個人都己經冇有了多餘的。

“兄弟們,我們跟這幫瘋狗拚了!”

“嘭”又是爆炸聲,張川蒼親眼看著自己後麵的那輛車變成了一團火球,車上的警員們發出了痛苦的叫聲,張川蒼他們卻隻能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無能為力。

………此時後麵的皮卡群中,中間的一輛紅色皮卡最引人注目,而這輛皮卡正是被稱為獨眼繪子手的江龍的坐駕。

車中江龍一邊吸著一根長雪茄,一邊聽著手下們的報告,此時的他們己經打掉了警車隊中的西輛車,最難纏的還是那三輛裝甲車,畢竟20mm機關炮可不是鬨著玩的。

將雪茄從口中拿出,江龍優雅的吐出了一個圓圈,他閉著眼睛像是在好好享受的這種感覺,忽然,他睜開了眼,拿起對講機打開全隊頻道,不緊不慢的說著:除了那輛貨車,其他的一律除掉,誰乾掉的車多,我就讓他,當新的老二。”

“乾他鴨的”“上,兄弟們”“老二是我的誰都彆想跟我搶。”

“去你母的,老二是我的”“沖沖衝”聽著手下們在對講機中的狂叫,江龍隻是淡淡的閉上了雙眼,激發手下們血性的目的己經達到了,現在警車隊就像是綿羊群要麵對的是一群發瘋到極致的野狼,結局早己註定了,現在隻需要讓時間慢慢的流逝就行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