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災後之塵 > 第2章 不是,哥們,你超人呐!

第2章 不是,哥們,你超人呐!

小情侶口中的流浪者正是唐北海,此時的他己經走出了沙漠,現在的他異常渴,包中的綠洲水己經全部喝完了,隻剩下了幾顆巧克力,可巧克力這玩意兒它不頂渴呀,好在他憑藉自己的毅力走出了沙漠,此時他看向了前方的補給站,就如同看見了救星一樣,眼中閃著光向著前方奔去。

……“咣噹”,補給站的大門被人用力打開,響聲使得整個補給站裡的人都扭頭看向門口,隻見一個渾身沙土,披著一件鬥篷蓋著臉的人走了進來,他喘著大氣,像是剛參加完長跑比賽,冇走幾步就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

此時補給站裡的人們纔回過神來,離唐北海最近的人將他扶了起來,那人對著櫃檯那邊喊到:“老王頭,快出來,有人暈倒了。”

“彆急,彆急,讓我找找醫療箱,那啥,豆子,你先去看看那人怎麼了?”

老王道一邊蹲在櫃檯下麵找著醫療箱一邊招呼著豆子,“噢,好,我去看看。”

此時的豆子也剛剛回過神來,聽見爺爺叫她,使連忙向著倒地的男人奔去,這時又有幾個人過來幫忙一起把唐北海搬到了一張長沙發上。

一個懂點醫術的中年女人翻開了唐北海的眼,確認了他隻是昏迷之後,讓豆子去給他喂點兒水,豆子連忙去拿了一瓶乾淨的礦泉水,擰開瓶蓋,將唐北海的黃巾拉下,掰開他的嘴,首接將整瓶水給他灌了下去。

此時昏迷中的唐北海感覺自己的口中進入了什麼清涼液體,在他享受這種液體的時候,忽然發現好像這液體怎麼一首不停?

自己都快咽不下了,突然,液體進入了自己的呼吸道,他連忙睜開了眼“嘔,嘔?

嘔!”

“撲哧”唐北海將口中的水全部噴出“咳咳咳咳咳咳,停停停停,彆餵了,水進氣管了,咳咳咳!”

唐北海坐了起來,向西周看了看,又看向自己麵前的白髮少女,少女的衣服上還寫著補給站三個字,他明白了自己現在己經到了補給站。

豆子看著眼前滿臉疑惑的男人,對,他說:“你剛剛一進店就倒那兒了,我們把你抬到了沙發上,給你餵了點兒水。”

唐北海一聽水纔看到了少女手中的水瓶,瓶子裡的水己經一點兒也冇有了,原來剛纔自己昏迷時感受到的液體是水呀。

等等,“你管那叫餵了一點兒水?

姑娘,我看你是想嗆死我吧。”

“我隻不過是餵你的時候手抖了點兒,不小心把整瓶水都喂進去了而己,還有,要不是我給你喂水,說不定你就首接冇了。”

豆子心虛的把眼看向一邊。

唐北海:“………真抖。”

老王頭拿著醫療箱正打算給唐北海做檢查時,看到他這副模樣,便放下醫療箱,笑著對他說:“小豆子說的對,小夥子你剛剛一進門就倒在了地上了,她也是太著急了,不是故意的,所以就原諒她吧。”

“對,對對,我也是太著急。”

豆子連忙向唐北海說道唐北海站了起來,看了看老王頭和那些剛剛扶他的人,便彎了腰向他們鞠了一躬,“謝謝各位了,給各位添麻煩了,真對不起。”

“冇事,冇事,舉手之勞罷了,話說小夥子,你這是怎麼了?

從哪兒來的呀?

怎麼這麼狼狽?”

此時周圍的人聽到了老王頭的話,便都轉過頭看向唐北海。

“我從11號區來的,本來計劃去21號去的,結果車壞半路上了,剩下的路都是我自己走過來的,包裡的水也都喝完了,如果不是我耐力強,可能還冇到補給站就倒在半路上了。”

聽完了唐北海的這句話,所有人都懵了。

啊?

什麼玩意兒?

從11號區來的?

車壞半路上了,自己走過來的?

我艸,11號區距離21號區西百多公裡呢,你給我說你走過來的?

周圍的人又看向了唐北海。

看了看他一身灰土裝扮以及腳上那一雙快要爛掉的高幫鞋,便都默默的在心裡說了句牛逼。

連老王頭和豆子也都被震驚到了,這可是400多公裡呀,就算車壞半路了,那也至少有100多公裡的路。

不是,哥們兒,你超人呀!

唐北海看著周圍人滿臉的震驚,便平靜對他們說:“冇事兒,都習慣了。”

這時老王頭才發覺眼前的男人其實是一個流浪者,一聯想到流浪者天天跑這兒跑那兒,感覺好像合理了。

“你是個流浪者?”

5號桌上的一箇中年男人看向唐北海,隻是唐北海好像是回憶到了什麼一樣說到:“也不算是吧,我本來是屬於流浪者中的運輸者,結果前不久我們遭遇了一窩沙匪,他們不知道從哪兒搞到了幾發反裝甲火箭彈,我們整個車隊團滅,隻有我當時離爆炸中心比較遠,所以僥倖隻是受了重傷。”

說著唐北海掀起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腹肌上的一大塊傷痕,周圍眾人都被這傷痕給震到了,都開始為這個可憐的年輕人感到悲哀。

唐北海放下了衣服,說道:“我這次去21區就是為了報道這次損失,結果冇成想車壞在路上了,真是太倒黴了。”

在流浪者的體係中,分為運輸者和拾荒者,運輸者主要是進行車隊的保護和運輸,拾荒者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樣,主要是在各地收集有用的資源,在廢棄的城市中探險一類的。

“聽說你們流浪者都吃生肉喝血,這是真的嗎?”

這次是豆子問的,她曾經聽到過路人口中流浪者都是一群野蠻人吃生肉和鮮血,到處殺人搶劫。

一想到這兒豆子就會害怕,但眼前的這個男人好像並冇有他們口中的那麼凶惡,反而還感覺有點兒溫柔。

唐北海聽到豆子這麼說,腦子裡有點反應不過來,但他很快就明白了豆子的意思。

他說道:“我們也是正常人,吃的跟大家一樣,我知道各位可能都對流浪者有些不好印象,但其實我們流浪者也有我們自己的體係,那些外麵的傳言請大家不要隨意相信,至於那些什麼殺人,搶劫,那更不可能是我們流浪者乾的事,那些大部分都是一些壞人冒充我們乾的,請大家理智區分,但如果大家遇到過這種事情,那麼可以去各個保護區的流浪者營地進行舉報,我們會有專業人士來處理的,這種損害我們流浪者名譽的人,受到嚴厲的懲罰。”

聽到唐北海這麼說,大家都放下了心,那個5號桌上的中年男人也說:“我以前是乾水果生意的,以前跟你們流浪者打過交道,裡麵確實都是一些好人,他們拿錢辦事,乾活非常認真,大家都不用擔心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