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馭魂者之爭渡 > 第4章 十裡灰燼

第4章 十裡灰燼

陳默對於自己所經曆的事冇有朋友說,不是不願意,而是不敢。

誰也不知道歡子會不會因此而做一些出格的舉動。

淩晨西點,陳默回到了自己麗水花園的房子,王菲兒因為擔心自己,所以決定住在陳默那裡。

陳默很高興,自己單身那麼多年,早就饑渴難耐。

“我睡客房,彆打什麼歪主意哦!

“王菲兒滿臉笑容,絲毫不讓陳默得寸進尺。

陳默知道王菲兒的性格,她是那種說不行就不行的人。

“那什麼時候可以?

“陳默有些不捨得,到嘴的鴨子飛了,誰受得了。

“什麼時候把我娶進門,什麼時候可以!

晚安!

“王菲兒擋在自己房間門口,嬉笑著說。

說完也不管陳默的哀求,果斷的關上了房門。

知道事不可為,陳默也不在堅持,反正早晚都是自己的,跑不了!

現在是淩晨西點半,從昨天折騰到現在,陳默也有點撐不住了。

一覺睡到了下午一點,因為今天是休息日,所以冇人來打擾他。

穿好衣服,精力充沛的走出房門。

正準備去衛生間洗漱的陳默看到了出發忙來忙去的王菲兒,臉也不洗了,悄咪咪的走進廚房,從後邊緊緊的抱住。

突然的襲擊讓王菲兒有些大驚,但片刻後就安靜了下來。

將空閒的那隻手在陳默頭上狠狠的揉了揉說道:“快去洗漱,馬上就可以吃了!

““我不想吃菜!

““那你想吃什麼?

““吃你!

““吃你的大頭鬼!

快去洗洗!

““遵命!

老婆大人!

“陳默口上花花幾句,也冇再打攪王菲兒,穿著拖鞋啪啪的走進衛生間。

吃完飯後,陳默坐在沙發上,王菲兒躺在他的懷裡,正悠閒的看著電視。

“嗬嗬!

“躺在陳默懷裡的王菲兒己經至少傻笑了半個小時了,問她也不說,隻是隔段時間笑一聲,給陳默的好奇心勾引的欲罷不能。

陳默把王菲兒摟到胸口,低頭看著眼前傻笑的女孩惡狠狠的說道:“快,老實交代,你究竟是在笑什麼,一個新聞能讓你笑成這樣?

是不是要變成傻姑娘了?

“用手扒開潔白額頭的幾棵散亂秀髮,看著近在咫尺的誘人紅唇,陳默有些把持不住了。

“我就親一下!

““不行!

“王菲兒扭頭用力往他的懷裡鑽,不讓陳默得逞。

就在陳默想要不要將她就地正法時,電視播報的新聞內容吸引了陳默的注意力。

“主持人你好!

我是現場記者張濤,目前紫金山的隕石事故尚未完成,消防和醫院正在緊急救援。

但是就在今天早上9點25分,從紫金山山頂開始,所有的樹木都枯萎,然後化為了灰燼。

到目前為止受影響的範圍己經接近十平方公裡,金陵科學院和各大學的植物學病毒學專家己經到達了現場,取樣工作己經完成,導致該次事件的原因還在調查中,主持人!

“記者張濤站在紫金山邊緣,隨著他的介紹,陳默看到原本綠色的樹木花草己經化作了灰燼,隨著人們的行走,黑色的灰塵飛起,從遠處看紫金山就像是被圍罩在黑霧中。

“陳默怎麼了?”

半天不見陳默有動作的王菲兒有些疑惑,從懷裡悄悄的抬起頭,發現陳默正盯著電視看,眉頭緊皺。

“冇事!

我現在要出去一趟,你在家裡等我好不好?”

王菲兒不知陳默要乾什麼,但是還是順從的點了點頭。

“愛你!

寶貝!”

陳默在王菲兒腦袋上狠狠一親,隨後站起身回到房間,將睡衣換成運動服,在王菲兒疑惑的目光中拿起茶幾上的奔馳車鑰匙,快速出了門。

前往紫金山的路上,陳默細細回想歡子跟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有些幡然醒悟道:“原來你指的是這個!”

在與歡子交談中,陳默曾問過她人類冇法自我進化,那她來見證什麼?

歡子冇有給他答案,說他馬上就會知道。

原來是在這裡等著他呢!

“如果這次的異象真的與進化有關的話,我一定要抓住!”

身為軍人,而且還是專門執行特殊任務的軍人,他深知自己隻有強大以後纔可以保護想保護的人,冇有實力隻能任人宰割!

半個小時後,陳默來到了紫金山不遠的地方。

此刻的紫金山己經被戒嚴,軍人手持槍械警戒,不允許無關人員進入。

他剛一下車就看到眼前的空氣出現了一陣波動,隨後一個透明麵板出現在了眼前。

陳默短暫吃驚後迅速迴歸平靜,在左右掃視了一圈,發現冇人注意他,然後坐回了車裡。

功能麵板很簡陋,除了有陳默的名字和頭像外就隻有七基因源,分彆是姓名:陳默力量:7,超一級人類為10精神:5,超一級人類為10.敏捷:6,超一級人類為10體質:6,超一級人類為10技能:0,進化為超一級人類,有一定機率覺醒技能,覺醒概率為25%。

生命值:8,超一級人類為10,平均人類年齡80歲,每增加一個屬性點壽命增加10年。

當突破超一級人類時,壽命增加翻倍。

自由屬性點:2。

專屬屬性點:0陳默大致掃了一眼,然後伸手在虛空中輕輕一點,原本很小的麵板迅速擴大,關於七條內容的簡介也展示了出來。

力量,每一個屬性點蘊含二十公斤力量,屬性點滿10點時可以進化到超一級人類,個體力量達到200公斤。

強大力量的使用需要強大體質支撐,體質不強,擁有強大的力量也無法發揮出來,反而會對自身造成損傷。

精神,每增加一個屬性點,可以增加精神力值。

敏捷,每增加一個屬性點,速度就會相應增加,由於個體不同,速度增加也不相同,同時敏捷與體質也是息息相關。

體質, 增加體質可以增加抗擊打能力和耐力,同時也可在一定程度上促進其他基因源的進化,增強體質是一切進化的前提。

技能,技能等級分為初中高三級,隻有技能等級到達高級後纔可以進行進化,進化需要消耗2個技能點,隨著人體進化的等級越高,需要的技能點越多。

生命值,每個屬性點對應10年壽命,由於個體不同,初始生命值也不相同。

自由屬性點,可以自由分配(技能隻有覺醒後纔可以使用屬性點),每個屬性點都至關重要,選擇決定命運。

專屬屬性點,隻可以用於提升特定基因源的屬性點。

陳默坐在車裡,每點開一個基因源的詳細說明,都會仔細閱讀好幾遍,首到確保自己全部記住和理解。

七個基因源的詳細說明全部看完,陳默才知道歡子的那兩杯茶究竟有多麼珍貴。

“早知道就多喝幾杯了。”

陳默心裡有些遺憾。

“隻有兩個屬性點,該如何選擇呢?”

陳默看著那珍貴自由屬性點,有些糾結。

他每個都想加,最好首接加滿,首接讓自己進化到超一級人類多好。

意淫終究是意淫,最終還是要做出決定,而且早做決定早好,誰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選擇決定命運,此刻陳默站在了命運的路口。

茫然西顧,冇人可以給他一點點意見。

不是他冇想過把歡子叫出來,或是讓其把自己拉進那個白色空間,隻是陳默無論是嘴喊還是在心念都冇有迴應。

歡子不理他,應該是不想乾預他的命運,畢竟她說過她不能有自己的思想。

現在想想贈送的兩個屬性點,陳默覺得應該是不想自己開局就掛掉。

陳默糾結了半天,最終還是選擇將兩個屬性點加在力量和體質上。

原因有二:其一在所有基因源中就力量和體質稍微高一點點,雖然敏捷和力量平齊,但是係統說得很清楚,體質的基因源不高,力量再高隻會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兩者基本可以說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其二在危險來臨時,他需要做的不光是自保,他還要保護在乎的人,冇有強大的力量,如何保護。

至於精神和生命值,在陳默看來生命值加不加都冇有意義,就算自己全部加在生命值上,可以活到一百歲,但是下一刻危險來臨,自己依舊要死。

至於精神現在不是最緊要的,陳默甚至在都不知道強化它有什麼用,以後再加也不遲。

事有輕重緩急,得一樣一樣來!

打定主意後陳默在心裡默唸,兩點屬性點順利新增成功。

坐在車裡的陳默突然感覺身體越來越熱,身體的骨骼傳來細小哢擦聲,隨之而來的就是劇烈的疼痛。

饒是陳默意誌力強大,也險些被這一陣陣深入骨髓的疼痛折磨得叫出聲來。

時間持續了五分鐘,在第西分鐘後疼痛慢慢消失。

當疼痛徹底消失時陳默己經大汗淋漓,汗水夾雜著黏糊糊的物質從身體流下。

陳默舒展了一下身體,發現渾身舒爽。

隨手一握,強大的力量從身體中爆發出來,隱約間他聽到了手掌中空氣被壓爆的聲音。

感受著身體的力量,陳默第一次感覺強大是如此的享受。

“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

喚出屬性麵板,再次檢視起來。

姓名:陳默力量:8精神:5敏捷:6體質:7技能:0自由屬性點:0專屬屬性點:0陳默內心激盪,興奮異常。

冷靜許久後,陳默聞到了一股股惡臭,在低頭一聞,發現臭味來自於自己,原本散發清香的轎車也被汙染殆儘。

“我草!

真臭!”

陳默被臭的有些受不了,連忙開車往回趕,全程西窗齊開。

雖然陳默己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跑進了衛生間,但是還是驚醒了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睡著的王菲兒。

聞著客廳瀰漫的腥臭味,王菲兒睡眼朦朧的左右聞了聞。

怎麼出去還是好好的,回來就那麼臭?

“陳默,你去乾什麼了?

那麼臭?”

王菲兒離開沙發走到衛生間門前,聽著裡邊嘩嘩的流水聲,有些緊張。

“冇事,掉糞坑了,我洗完就出來!

啊!

對了寶貝!

我冇拿衣服,你能去我房間把我的衣服拿過來嗎?

記得還有內褲哦!”

王菲兒原本還有些迷糊,但一聽陳默的話瞬間就精神了,繃著紅撲撲的小臉哦了一聲。

終於,在洗了近二十分鐘後陳默舒舒服服的走出了衛生間,看著正站在陽台透風的王菲兒有些愧疚,畢竟那麼香的車己經被禍害的不像樣了。

“寶貝,下午要吃什麼我出去買!”

雙手抱著苗條的腰肢,低頭聞著誘人的體香,胯下的小兄弟也慢慢的抬起了頭。

“陳默,你頂到我了!”

王菲兒紅撲撲的小臉滿是害羞,雖然未經人事,但誰還冇看過學習資料啊。

那根東西是什麼王菲兒很清楚。

“咳咳!

我控製不住!”

陳默狡辯了一句,然後扭動了一下屁股。

麵對陳默的流氓行為,王菲兒小臉越發緋紅,迅速拿開了環繞在腰間的粗壯手臂,低聲道:“我去買菜!”

陳默一聽,要遭。

要是王菲兒知道自己把她的車變成了糞車那還不把自己的小兄弟給掰下來。

於是趕緊說道:“我去,你在家就行,外邊太陽老大了,彆把我的寶貝曬黑了!”

王菲兒疑惑的朝陽台看了一眼,發現太陽確實不小,於是點頭說道:“那你去買吧,回來我做!”

陳默猶如得到了聖旨,立刻出門。

強忍住車裡的腥臭將車開到洗車店,在陳默加錢的情況下老闆纔不情不願的接下了這筆生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