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煙火向星辰 > 雨季不再來

雨季不再來

-

“你看,葉依然帶新男朋友去迪士尼了,就和魏然分手了三個月,她已經早早進入next

level

聽魏然室友說,魏然還在那鬱鬱寡歡呢”。

周妍一邊啃著虎皮鳳爪,一邊用油膩膩的手指對著手機螢幕裡麵語笑嫣然的小情侶指指點點。

“不是吧,還在迪士尼煙花下麵親親拍官宣照,真浪漫啊”陳果搬著小板凳就湊了過來,加入了討論。

“當初和魏然可是啥也冇發,真的是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啊”同時,象征性地和周妍交換了一個同情的眼神。

“念念寶怎麼還冇起來,都大中午了,她最近受什麼刺激了”

陳果把目光移回平板裡麵搔首弄姿的男團之前掃了一眼上麵關的嚴絲合縫的床鋪。

自從昨天晚上十二點,喬念念悄悄溜回來之後,就冇啥動靜。

雨水敲打著窗沿,伴隨著閃電與雷聲低聲轟鳴著,凜冬的北城的風像是陀螺一樣旋轉震得窗戶隱隱作響。喬念念迷迷糊糊翻了個身,頭昏昏沉沉的,整個人還浸在夢中。

“彆走,彆丟下我”她小聲囈語,雪白的小手抓著被褥,緊緊攥起一個小角。睜開眼是一片朦朧的黑,絲絲光亮透過床簾的縫,伴隨著各種聲響,床下的話語聲,窗外的風雨聲,她想自己大概因為喝了點酒的關係,睡到中午了。

這是她和江知野分手後一個月以來第一次睡足了八個小時,可喜可賀。

她喬念念這輩子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了“借酒消愁”這四個大字。雖然頭還是疼的厲害,她從被窩裡掏出還剩百分之二十不到的手機,插上充電器,解開指紋,先外賣點了一杯糖水和皮蛋瘦肉粥,然後就打開微信,還是冇有一丁點自己所期待的動靜。

“今天,江知野也冇有來加我的微信”她自嘲地牽動了一下嘴角。

朋友圈第一條就是葉依然的官宣照。下麵是滿屏拉不完的祝99。真是聲勢浩大的開始。

在迪士尼的煙火下擁吻,那是她和江知野的初吻,也是她的初吻。

她想起她也在人聲鼎沸中和他等待過同一場煙花,那時的她在心裡默默地倒計時。

“我們親完再看吧”江知野一把攥過她的手,連著她整個人往懷裡帶。

她聽見了他的心跳聲,像是他向她發起進攻的鼓點,重重地砸在了她沉寂的心上。

他們像無數普通的情侶一樣,在煙火下唇齒輕輕交合。

餘光裡,冉冉光點照亮一整片天光,人聲鼎沸,緘默的愛在盛夏濕潤的空氣中蔓延。

感受到她笨拙而錯愕的迴應,還有唇齒間濕漉漉的觸感,像是蜜糖般甜甜的味道。

江知野很快就放開了她,緊緊扣住了她的手。

他不自覺淺淺勾動了一下嘴角,忍不住揉了揉喬念念微微冒汗的小手。

低頭湊到她的耳邊:“甜甜的,很好親。”

喬念念默默給這條朋友圈點了個讚“祝她們人生鼎沸,也祝她們能有明天吧”

她覺得自己的頭還是昏昏沉沉地脹痛,看來這酒還是得少沾。

她拉開簾子,探出毛茸茸的小腦袋。

“念念寶,你可睡醒了。昨晚你去哪裡了,你最近經常晚回,是不是也揹著我們去偷偷私會野男人了啊?”

陳果看著喬念念不施粉黛都嫩得掐出水的白淨臉蛋,還有迷迷糊糊的撲閃著密密睫毛就像自帶眼線一樣的大眼睛,不由得感歎:“果然不愧是文學院的頭號宅男女神,剛起床也不是頹唐的,而是賞心悅目的”。

可是喬念念從不愛和男生交際,寢室裡大傢夥也都就像護著自家的白菜一樣不讓那些居心叵測的男人們有任何可乘之機。

但是最近喬念念行蹤可疑,雖說學生會年底確實活動會多一點,但是還是忍不住不放心地盤問著,生怕這孩子一不留神就被拐走了。

“冇,最近辦公室年底要報賬,老師催我來著,我這幾天就在學院樓整理髮票來著。”

喬念念裹著粉色的兔兔耳朵大睡袍從床下爬下來,坐在桌子前麵。她確實在學院樓的辦公室,但是卻在一個人偷偷喝悶酒。無所謂,這大概也是善意的謊言,她還不想撕下自己“小白兔”的虛假包裝。

“念念,這是你的外賣吧,我剛拿時候看見就給你帶上來了”陸之畫剛從圖書館回來,淋的外套濕漉漉的,這回正拿著傘走向陽台。

“聽說,葉依然先看上的是隔壁商學院的江知野,就那個聽說巨帥巨有錢的江家二世祖,不過人江少看不上她,但她被江少的一個朋友看上了,她多半也自知冇趣就同意人家了。今兒官宣那個估計就是這麼回事。”

喬念念冇告訴任何人她和江知野戀愛的事,江知野一開始和她說先彆公開的時候,她就馬上欣然同意了。畢竟她也不想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當然,她分手也是靜悄悄的。

窗外雨好像停了,鴿灰色的天空隱隱透著明晃晃的光亮,南城冬天的最後一個雨季快過去了。

這裡幾乎看不見雪,就算偶爾在半空中凝結,往往還冇落地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喬念念想起高中寫在日記本上,自己很喜歡的三毛在《雨季不再來》中的一句話:雨下了那麼多日,它冇有弄濕過我;是我心底在雨季,我自己弄濕了自己。

江知野,冬天快過去了,我想雨季不再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