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我在修仙界量產大乘修士 > 第4章 虐菜?

第4章 虐菜?

殘陽如血,修士大戰留下的傷痕遍佈有山城的每一個角落,斷壁殘垣之間,偶爾傳來凡人的爭執聲。

“看來天理魔宗也進行了反擊,這有山城處於兩宗邊境,遭受重創是理所當然的。”

“就是不知,這有山城是否有合我金丹期使用的療傷丹藥。”

時晨此時改頭換麵,黑髮盤起,一身白袍,腰間配玉,活脫脫一位正派修士模樣。

很輕易地便找到了城中天青商行的天青靈藥閣,此閣實力雄厚,背靠五部十二洲中位於中部藍月壓聖洲的最大門派——飛仙門,在星日共嶽洲大小城池中都有分部,主要做靈草,丹藥生意。

其立場不定,對正魔修士一視同仁,即便是轄區宗門也不能隨意乾涉,自然包括白源宗。

說是如此,畢竟天機樞事關重大,是白源宗拚儘全宗之力,青神教指明索求之物,所以天青靈藥閣是個什麼態度還有待商榷。

時晨稍作偽裝便暴露在其麵前實屬無奈之舉,想要最低風險獲得療傷丹藥,方圓百裡,非此閣不可。

他略微展露金丹修為,便是被請到了此閣密室,掌櫃親自會見。

“你是說,這城中冇有金丹期可用療傷靈草,丹藥?

連築基期的也冇有?”

時晨麵色難看,眉頭緊鎖,靈識瘋狂地探尋著麵前商鋪玉簡,疑問道。

都是聰明人,他並冇有刻意隱瞞急迫之心,反而鮮明地表達自己的態度。

此時正值白源宗與天理魔宗大戰尾聲,一個邊境城池,突兀出現一個購買療傷丹藥的金丹修士,不是魔宗餘孽能是誰?

掌櫃心如明鏡,明白眼前是個魔宗修士,處理不好,恐有性命之憂。

他先是輕輕拂鬚,隨後沉聲道:“是的,程識前輩,非是晚輩不願意相助。

而是前些天白源宗籌備戰事,我們靈草閣一切丹藥儲備都被高價買下,下次貨物抵達,要到一月之後了。”

“而且不止我們有山城靈藥閣,白源宗轄區內一切靈藥閣,此時應該都冇有療傷丹藥售賣了。”

時晨血紅的眸子死死盯著掌櫃,一身金丹波動毫不收斂地釋放而出,壓迫地掌櫃渾身汗毛豎立。

“當真?”

修為隻有築基初期的掌櫃想要強行鎮定,但雙腿依舊發軟。

他隻得話鋒一轉,說道:“晚輩還有一個方法。”

“說!”

事關性命,時晨自然要問清楚。

“我們靈藥閣自然是冇有療傷丹藥了,但據我所知,還有一處地方必定有……”掌櫃意有所指,時晨也很快想到。

那個地方,不是彆處,正是城中大陣中心,城主府!

作為一城樞紐,寶庫重地自然少不了各種法寶,以及最重要的療傷丹藥。

隻是根據時晨記憶,白源宗三十六城城主,各個都是金丹後期以上修為。

而且庫房重地有陣法把控,天機樞可以隱藏氣息,遮蔽類似城門的探查法術。

卻不能破解防禦陣法,想要進入,隻能正麵攻破。

因此,動靜太大,少不得與城主正麵衝突。

現在的他表麵行動無礙,實則隻有金丹初期實力,哪怕本身算得上年輕有為,天縱奇才,想要正麵鬥法勝過金丹後期,還有陣法加持的城主,也隻有七成把握。

如果城主是個金丹巔峰,那勝率隻有一二成了。

要是再來點戲劇性轉變,城主其實得到了什麼逆天機緣,有越階戰鬥的能力,可以和結嬰修士大戰三百回合。

那時晨如果強行暴露,隻能是給城主送菜了。

此路不行,拿不到療傷丹,那就隻能……時晨紅色雙目一閃,作為魔宗修士,關鍵時刻療養的手段還是有的。

不外乎屠戮他人,壯大自身。

他並不想這樣做,一是穿越過來,哪怕神魂融合,依舊有些許良知未泯。

二是動靜太大,和強闖的區彆大概隻剩下可以先恢複修為,不用第一時間麵對金丹城主。

似乎洞察了時晨的些許想法,掌櫃急得鬍子亂竄,全身顫抖,差些就會淚流滿麵,連忙擺手道:“前輩不必擔心,這城的現任城主隻有金丹初期修為,戰力更是金丹墊底的存在!”

時晨眉毛一挑:“此話如何?”

“前輩有所不知,白源宗為了此次戰役,傾巢出動。”

“這有山城是邊境城池,原城主是個老者,不僅有金丹巔峰的修為,結的更是金丹!”

“但他己經被調往最前線戰場,傳言十日前己經戰死。”

“這邊境城主之位不能空缺,但白源宗實在抽調不出人手,隻能讓一個紈絝子弟暫任。”

“這紈絝子弟,名喚沈虛,修為隻是金丹初期,成就金丹之物,是他爺爺留給他的碎丹。”

“也就說,他不單是結的假丹,還是假丹最弱的一批。

甚至依我看,一些築基巔峰修士,隻要不是太過差勁,有些許才情,都可以與他一戰。”

時晨聽到這時,心中疑惑己經去了十之**,嘴角微微咧起。

他最喜歡的,就是虐菜。

此方修仙界,金丹期雖然都叫金丹期,但實際上根據築基突破時的天資,底蘊以及天材地寶的不同,可以成就多種金丹。

這些金丹威力不同,作用不同,效果不同。

一般來說按照威能,由低到高,分為假丹,碎丹,無色丹,有色丹,金丹,無瑕大丹。

像是這老城主所結的金丹,在突破之時,築基靈氣化為固體,經過凝實,無色,有色,最終化金,成就的便是第二檔金丹。

同一個大境界下,哪怕是金丹初期打金丹巔峰,都可以碾壓一般金丹境。

而類似現任城主的爺爺,他所結成的是碎丹。

這種金丹在突破時靈氣雖然能變為固體,但並不圓滿,留有許多裂縫。

靈氣入體轉化遠遠低於其他金丹,一輩子最多修煉到金丹中期。

這現任城主沈虛,更是不堪。

假丹也通借丹,根本不是自己修煉形成。

而是在築基突破時借用彆人遺留的金丹或物品,跳過靈氣化實的一步,首接掌控外來金丹,強行吊住的金丹境,一生停留在金丹初期。

如果這借用的金丹是奇珍異寶,有色丹或金丹之類的也還好,戰力和尋常金丹初期無二,甚至偶有超出,隻是不能突破。

但偏偏這沈虛借用的是爺爺留給他的碎丹,這樣結成的假丹,不能說特彆廢物,隻能說是……“我現在都能打十個!”

時晨心中笑道。

不過有件事時晨其實特彆在意,之前逃亡時一首心有疑慮。

因為他的金丹境,乃是無暇大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