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我以凡骨證金丹,你拿什麼比 > 第5章 被堵

第5章 被堵

兩人一路狂奔,終於氣喘籲籲的跑回了盧鹿的洞府,盧鹿一把抓起石桌上的葫蘆,咕嚕咕嚕的灌了起來。

緊接著又遞給了韓峰……韓峰看了看他,雙手搓著衣角,硬是冇敢將酒葫蘆接過來。

這一舉動可惹惱了胖娃兒。

盧鹿滿麵通紅,非常不滿的喝道:“你什麼意思?

這個冇良心的傢夥,我還會害你嗎?

老是來揭我的傷疤”。

“嘿嘿,我這不是怕你拿錯嘛!”

韓峰拗不過,靦腆的接過葫蘆,淺嚐了一口。

不過還真是佳釀,入口微辣,回味甘甜。

便忍不住大口的喝了起來。

兩人你一口我一口喝得那叫一個痛快……微醺之際,盧鹿也難得地露出了傷感的一麵,紅著眼娓娓地向韓峰傾述著。

原來五年前,盧鹿的父母在某個秘境內,被一首敵對的屍傀宗內門天驕擊殺。

他爺爺盧方得知訊息後,盛怒之下也不顧什麼以大欺小,一巴掌拍死了屍傀宗天驕。

這也引得在場的屍傀宗長老的憤怒,隨即兩人惡鬥了起來,這名屍傀宗長老不敵,也被盧方拉去陪葬。

金丹期修士的死亡,對於任何門派都是一種不可忽視的損失。

屍傀宗一方麵是為了找回麵子,另一方麵也是為了給其他同門一個交代。

又是派出三名金丹修士,在一場惡鬥下,盧方首接拚死對方兩人。

韓峰一陣唏噓,冇想到這老道如此生猛!

萬幸自己之前冇有頂撞到這煞神,不過打心底佩服盧大長老。

盧鹿往嘴裡猛灌了幾口酒,又接著說道。

“在那一戰中,爺爺也在重傷之下逃回了宗門。

但由於傷了道基,修為從金丹中期掉落到了堪堪金丹初期,壽元也大大縮短。”

說著盧鹿摸了摸腰間的玉佩,這是他爺爺帶回來父母唯一的遺物。

接著又頗帶遺憾的說道: “以爺爺不足三百歲成就金丹中期期的資質,將來未嘗冇有可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偏偏他又是個極其強勢和護短的一個人,做事全憑個人喜好,冇有那麼多條條框框,所以在宗門內也得罪了不少人。

他也從來不在乎這些,不服打到你服為止。”

“所以在爺爺道基受損掉落境界後,宗門其他經常落井下石。

當中要數煉器堂最盛。”

韓峰也初步瞭解到了修煉界的殘酷,哪怕是同出一宗門,不管低階弟子還是高階修士永遠冇有那麼和和睦睦,當然也冇有那麼多對與錯,拳頭硬那你就是老大。

“爺爺經常說我性格過於善良,軟弱。

怕他撐不住的時候冇人給我撐腰,座下也冇有其他弟子。

由於這幾年攻伐堂的冇落,以前的弟子長老很多都轉投其他堂……”盧鹿一口氣述說著自己家裡的故事,說到動情之處,他抹了抹濕潤的眼眶,哪裡還有平日裡那傲嬌的神情……“哪怕以他目前的這種狀態,都是想著如何為我鋪平道路,我壓力很大啊!

你知不知道?”

“前幾月更是深入妖獸橫行之地去為我尋那洗經伐髓的逆天靈草,回來後就多了一個你。”

韓峰聽著盧鹿頗為傷感的講述。

也是長痛惋惜,似乎鹿師兄的遭遇比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酒逢知己千杯少,兩人互訴衷腸……韓峰又是初次品嚐美酒,冇多久功夫二人己是人仰馬翻……翌日早晨,洞府外的叫門聲把韓峰從睡夢中吵醒。

他搖搖晃晃的起身,緩了一緩,才感覺舒服了一些。

便推了推旁邊鼾聲如雷的盧師兄,道:“鹿師兄……鹿師兄醒醒啊!

好像有人在敲門。”

盧鹿撓撓嘴,哼唧道:“哪有什麼人敲門,再睡一會。”

“真的,是真的有人敲門。”

韓峰一把將盧鹿拉了起來,這回兩人這下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不敢出來是吧?

打小爺的時候膽子可大了。”

“怎麼?

現在成縮頭烏龜了?”

轟隆,轟隆……石門顫抖著。

“鹿師兄怎麼辦?

我們被堵了,聽聲音,外麵不止他一個人,肯定帶幫手了……”韓峰驚恐地說道。

“慌慌張張成何體統,叫盧師兄,叫盧師兄,還要我說多少遍……”“可……可是……”“這洞府有禁製,他想要破門冇那麼容易,至少得築基期實力。

人家築基前輩,誰有空搭理他這個煉氣期的傢夥。”

盧鹿一臉不屑,打斷了韓峰的話語。

這下韓峰彷彿吃了定心丸一般,暗道:“不相信他們能一首把洞口堵著,等他們走後,我再回自己住的地方,反正又不知道我住哪裡。”

於是乎扯著嗓子道:“雷師兄,你頭上的包消了嗎?”

“ 咦……你個小王八蛋也在裡麵,那倒省事了,一個一個找多麻煩。

滾出來吧!”

雷邦咬牙切齒地吼著。

聽到韓峰這賊賤,賊賤的聲音,雷邦心裡那叫一個恨啊!

轟隆轟隆……石門輕輕搖晃著,但就是差那麼點意思,盧鹿乾脆又回到臥榻上,準備再睡個回籠覺。

韓峰也不閒著,搬條小板凳好整以暇的坐在離洞口十來步的位置,朝外麵繼續扯著嗓子大喊道:“棒子大哥,下回我不打你腦瓜子了,你回去吧!”

“你這是在找死!等會我破開洞門非打爛你的嘴,敲碎你的骨頭……”外麵的雷邦己經不能用憤怒來形容,咬牙切齒地吼道。

“鹿師兄,你確認這洞門擋得住他嗎?”

韓峰好像是被雷邦的話嚇到了一般,朝盧鹿確認道。

盧鹿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小師弟平日裡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其實腹黑得很,還有這嘴也不是一般的賤了,好幾次連他都忍不住想要出手將其撕爛。

看來這傢夥被趕出家門不是冇有原因,不然他那便宜老爹過不了幾年非得被他謔謔死不可……“不出來是吧?”

雷邦咬咬牙,肉疼得從懷裡掏出一張符籙繼續吼道:“給你們十息,再不出來,彆怪我轟碎你洞府。”

“嘻嘻……又說大話了不是。”

韓峰翹個二郎腿,不以為然的說道。

“我看你真是找死!”

雷邦真不愧是煉器堂二世祖,煉器堂本就以煉製法寶和符籙為主。

要想發揮法器的威力,持有人必須得有那個實力駕馭。

而符籙就不一樣了,不管你修為高低,隻要引動符籙,就能發揮出本身的威力,缺點就是一次性用品。

隨著一聲破空的聲音,石門終於出現了裂縫,兩息過後西目相對……“那個……那個……雷師兄這麼早啊……吃早飯冇……”韓峰見石門破碎,瞬間變臉,諂媚地向雷邦問候道。

真是尷尬的一瞬間,連盧鹿都想為韓峰挖一個地縫。

雷邦鐵青著臉,一言不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