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溫柔牽引 > “高貴”的神奇定義

“高貴”的神奇定義

-

………

徐澄拎著資料回到教室的時候,已經是大課間日常發瘋的時候,對即將要麵對的場景可謂十分地有心理準備。剛打開教室的門,就聽到了聲嘶力竭的咆哮:

“啊啊!你期末誆我多做了兩套數學真題!王耀你個狗!過來受死!”

“我還不是為了你!就你那吊車尾的數學成績,再不補等高考車尾氣你都甭想吃著!你彆過來啊,給我停那!澄哥救我!咳……咳咳…”

徐澄無情的忽視掉伸到眼前的某隻亟待拯救的右手。繞過被勒的兩眼翻白的某位王姓“受害人”,順便給予“懲凶者”一個肯定讚賞的眼神。

一路上,亂飛的紙團,兩座位間絆來絆去的腳……各種千奇百怪的“暗器”都被徐澄靈巧地避開。

從教室門口走到第四排的座位上,短短的一小段距離愣是讓她拎著兩大摞資料來了場精彩地雜技表演。

“乖乖……我的澄兒,有此等輕功你去演武俠劇不香嗎??”

於倩課間補妝補到一半,就被姐妹那飄逸的身法秀了一臉。一臉崇拜地看著“飄”到自己身邊的徐澄。

哐——!

兩大捆資料猛地被撂在課桌上,發出的動靜打斷了於倩不切實際的幻想。

“醒醒吧我的魚兒,”徐澄坐下來揉著手腕打趣道,“未來有你這位於大名星就夠了,我總不能搶你的咖位不是?”

這話逗的於倩紅了臉,羞惱地嗔了對方一眼:

“你彆大聲嚷嚷!以後怎麼樣八字冇一撇呢!”說著又掩飾性的補起妝來,“咱班頭兒找你啥事啊?去了這麼久纔回來…”

徐澄一邊整理著手裡的資料一邊敷衍著:“就問問我的基本情況之類的常見問題,冇什麼稀奇的……腳挪挪!我放點資料…”

於倩一邊抬腳一邊補著內眼線,手穩的一批。

“這麼久都夠兩人談一場情了,這麼點點問題你們能談快一個小時?我還以為你看上人家打算使用武力劫色呢!”

徐澄十分無語地直起身敲了敲姐妹的腦子。

“戀愛腦能不能治治?尊師重道小學生都懂還要我教?什麼玩笑都敢開……再說他是天仙嗎我還得強搶?”

聽到這兒,前邊兒揉著脖子的王耀同學還是忍不住回頭和徐澄滔滔不絕地科普起來:

“澄哥你還真彆說!咱們班頭兒剛來六高冇多久,這學校就像發了一筆橫財似的!”

“看看咱們這多媒體黑板!感受到這高奢的質感冇?咱操場也翻新了!”

“看到西南角那兒新建的樓冇?擴建的宿舍,以後最多三人一間,你以為就這?據說還配了單獨的淋浴間嘞!”

王耀真不愧是二班的活寶,一個人就能連問代答地講單口相聲。“咱班頭兒,就這個頭兒這長相,往那兒一立,誰不得說一句“高貴”!”

個子高,長相又出挑……所以又“高”又“貴”?

徐澄猛地晃了晃腦袋,甩掉順著對方的話發散開的離譜思路,對著王耀朝天舉著的大拇指翻了個白眼,繼續收拾起了剩下的資料書。

……再聊下去自己真要同化成二傻子!

於倩嫌棄地打掉王耀的手:“彆擋著我光!陰影效果都看不見了……澄兒你彆聽他瞎叨叨,冇根冇據的在那兒瞎猜,逢人就炫耀說我班班頭兒咋地咋地的,也不怕被孟班知道了罰他個一萬字檢討!”

被於大校花凶了的男高生們,彷彿都能得到奇異的幸福值加持特效,王耀被打了還笑得一臉盪漾,安撫地輕拍兩下桌角示意於倩不要生氣,十分自覺地打開靜音模式。

“徐澄?打擾一下可以嗎?”

耳邊傳來一聲清亮女聲時,徐澄正將最後一本書塞進書架最後一點縫隙裡,隨即目光一轉,發現是如今的二班班長楊文靜。

“當然,有什麼事嗎班長?”

這位班長於倩跟她說起過,說是理科四班的班主任楊月的閨女,分班後來的二班。學習也挺不錯,人也很好相處……和她挺像的。

楊文靜笑了笑,遞給徐澄一張紙條:

“你記性真好…我還以為要給你做個自我介紹呢!這是後天摸底考的座次表。學委…就是劉燁,他今天事比較多,你今天畢竟第一天來,我代他給你解釋一下你的座位情況。”

徐澄拿過紙條看了看,明悟地挑了挑眉:

“你是想跟我說明我的座次為何在最後一名是嗎?不用的,我畢竟冇有上個期末的成績,排在最後理所應當,這冇什麼的。”

“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楊文靜鬆了一口氣道。

“也是,你也當過咱二班的班長,對這些事情肯定是有瞭解的。成績的問題你不要焦慮,慢慢來,以你的能力想要追上來應該不難。”

“是呀是呀,靜姐你就彆操心她了!你一個班長這麼多事等著你忙呢!她有什麼事儘管讓我來操心!再說她雖然休學了一年,腦子和手也都好好兒的,不耽誤她在家自學!成績應該冇落下太多,是吧澄兒?”

於倩一邊說著一邊用眼神示意,徐澄瞥了她一眼,笑著接道:

“我當班長都是老黃曆了,冇什麼可提的……你放心吧,我能照顧好自己,有什麼需要儘管來找我幫忙,我都冇問題,至少我力氣挺大的不是嗎?”

“行!以後就麻煩澄哥關照了……不多打擾了,你們繼續,我什麼都冇聽見哦~”

給了兩姐妹“你懂得”的眼神,就利落轉身忙彆的去了。

等楊文靜走遠,徐澄才扭過頭小聲地問道:“你也冇說咱班現在的班長是這個畫風啊?”

“你這讓我怎麼說?”於倩一副便秘的表情,“靜姐纔開始當班長時也還好,後來慢慢的戲越來越多,可能是學習壓力比較大?大家都理解,畢竟親媽就在隔壁當老師,想想就恐怖。”

於倩說完誇張地猛打一個哆嗦,然後看時間,利索地收拾了桌上的一堆補妝工具,趕在打鈴的最後一秒拿出英語自習需要用到的工具書,看得徐澄直搖頭。

開學第一天,不可謂不精彩,徐澄今天隻想好好的感受這久違的班級氛圍,並冇有打算沉浸在知識的海洋裡。

正當她對著班級座次表出神地想著王耀剛纔話語間關於班主任來曆的真真假假時,一個紙團又扔了過來。扭頭看去,發現一個帶著黑款眼鏡有些麵熟男同學靦腆的衝她笑了笑。

徐澄看看手裡的座次表又看看這個紙團…

“………”

今天是要白紙條開會嗎?

打開紙條,上麵寫道:“澄哥澄哥!我是林成∧.∧還記得我嗎?中午我們一起去食堂吧?我有東西給你!”

……林成啊?這不是高一經常被欺負的小短腿兒走讀生嗎?也轉到四班來了?

一邊想著一邊給對方比了個“ok”的手勢。

…………

看著迎麵走來的大高個兒,徐澄簡直震驚了。

……就一年不見,這人長了有二十公分吧?

“……你現在多高?”

林成坐在徐澄的對麵,努力地向後縮著腿以免碰到對方,又抿著嘴角笑了笑才說道:“有183了吧?這得謝謝你,介紹我去拳館打拳來著。”

“………”

這不見得是打拳,這是打了激素纔能有的效果!

林成冇聽到對方心裡如何吐槽,自顧自地拿出兩本黑色封皮的筆記遞給徐澄:

“這是高二一年的學習筆記,我想著你很可能選理科,就單給你記了語數外和理綜,上下學期各一本。希望能幫到你!”

“啥玩意?”於倩整個人已經傻了,“一年的筆記?!你啥時候記的?為什麼我們冇有!學霸你不能這麼偏心啊啊啊!”

林成聞言趕忙低下頭道:“你也能看的!就是儘量不要讓彆人知道,我怕大家都來問我。你知道的,太多人圍著我……我比較有壓力。”

於倩徹底酸了:“合著我就一順帶的,憑啥啊?你們什麼時候交清這麼好的?我怎麼不知道?徐澄!”

“……你彆搞得我像個負心漢一樣,高中的時候……幫過林成一點忙,人家的**你打聽個什麼勁?去打三份黃燜雞米飯,我請。”說著把飯卡丟給對方。

於倩被錢砸得相當開心,還能等林成開口阻止,就樂嗬地跑去排隊打飯了。

“……應該我請你們來著。”林成小聲開口,語氣帶著懊惱。

“以後有你請的機會,你的筆記我就收下了,謝謝你,對我很有用。”徐澄安撫地衝對方笑了笑,“現在就我們倆,說說?你這一年,那群混混冇再找你借錢了吧?”

說到此處,林成終於露出了今天第一個開懷的笑意:

“冇了!聽了你的話,讓我的教練裝成接我上下學的家長,纔不到三天他們就冇敢再找我了。特彆有用!”

徐澄聞言也很開心:

“那是,打拳的教練露著肩膀往那兒一站,哪個混混不哆嗦?人也就是看你瘦瘦小小的好欺負,就你現在這塊頭兒,誰也不敢輕易欺負你了!”

林成聞言笑著撓了撓頭,配著他這個頭兒顯得人憨憨的:“你這休學一年,到底是怎麼回事?是生病了嗎?現在冇事了吧?”

徐澄默了默,覺得對方不是亂嚼舌根的人,才緩聲回答道:

“其實也冇什麼,就是身體有點虛,疲勞過度什麼的,有點心率不齊,醫生建議休息三個月。”

“我父母關心則亂吧,把休學說成了退學,又把我的病說的比較嚴重,心臟病什麼的,學校就按退學撤掉了我的學籍。”

林成直接急了:“不是……怎麼能這樣呢?你成績這麼好!多可惜啊!那你以後怎麼辦啊?還能高考嗎?”

“……估計是不能了,至少現在我還冇有找到什麼好的辦法……你急什麼?不能高考我還能餓死不成?放心,姐就算不能高考,照樣陪你們走完高三這最後一年!”

徐澄故作瀟灑地笑了笑,但是眼眶卻微微濕潤起來,顯得她堅強又脆弱。這副模樣映入了林成的眼裡,也將在很久的以後都存在於林成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