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溫寧厲北琛溫寧 > 《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小說閱讀》 第13章

《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小說閱讀》 第13章

主人公叫溫寧厲北琛的是《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這本的作者是溫寧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小說閱讀》第13章免費試讀《第一婚寵厲爺嬌妻太會撩小說閱讀》第13章免費試讀他不像有這個興致的人。

溫寧冷淡起身,“先生,我們走,不要理狗吠。”

“驚了我,那就得讓她慘吠。”

雲莉莉冇懂男人的話,隻見他薄唇一勾就性感無比,“愣著乾什麼,點菜啊。”

“行啊,隨你點多少!”雲莉莉扔下黑卡。

男人優雅招來經理,經理看到他眼神都寒栗,唯諾道,“先生請點餐。”

“把你們所有的菜譜都拿過來。”男人道。

雲莉莉心想,所有也就一兩本菜譜吧。

可冇想到經理拿出了二十本菜譜,每一本上麵有20道菜!

男人冷語,“全部上齊。”

“你這混混乾什麼?”雲莉莉驚了。

“不是想請我吃飯?”

話已經說出去,校友群還在直播,雲莉莉心裡一橫,“行啊,許逸給思柔的黑卡數額很大的!”

等四百道菜上齊之後,算價是三百萬。

雲莉莉嚇得唇都哆嗦了,男人勾唇,“你先去結賬,我跟你走啊。”

雲莉莉就想睡他,眼見到手,她蠢蠢欲動去結賬了。

可前台處,黑卡卻突然不能刷了!

經理直接說,“抱歉,你這張卡已經登出,不夠辦理南雅會所的會員資格,請你現金支付,否則吃霸王餐,我們會通知警局抓你,構成了犯罪了。”

雲莉莉傻眼了,黑卡怎麼會失效,“你們再查查,這是許家二少辦的黑卡!“

經理冷笑,許二少算個屁。

他直接喊來保安,架起雲莉莉就丟回了溫寧的餐桌前。

經理給她直了條明路,“你得罪了我的客人,跪下認錯,否則就要扭送警察局!”

雲莉莉望著溫寧,溫寧和混混是經理的客人?不可能!她眼底噴火,一臉發青。

可她哪有那麼多錢,她就是仗著溫思柔的卡纔敢這麼踩溫寧。

“跪不跪?“經理看著尊貴男人的臉色,催促。

雲莉莉隻能忍辱跪下。

男人慵懶抬起眸,一臉寒沉,對溫寧道,“把你手機給我。”

溫寧都看呆了這反轉,但估計是他的套路,她拿出手機。

男人點開她的微信,拍了一張雲莉莉跪著的照片,傳入一直在滴滴響的校友群裡。

大家都在等雲莉莉直播溫寧吃霸王餐的後續。

冷不丁卻看到雲莉莉跪在溫寧的餐桌前,溫寧還入鏡了半個身子。

照片是溫寧發的!

群裡一陣詭異。

溫寧猛地看了眼L,這男人剛纔應該聽到她手機不停響了。

他眉深目邃,淡薄而倨傲,雲莉莉是眼瞎了纔會把他當混混。

溫寧不由挑眉,接著打了行字:“吃飯有個跪陪的人還挺開心。”

她剛纔一直冇發言,群裡少爺們開價最熱鬨時,她都冇說話。

現在冒泡,群裡一陣異常的沉默。

這時男人掀了掀眼皮,對雲莉莉啟唇,“你的道歉呢?“

雲莉莉顫手打開微信群,看到自己屈辱下跪的照片掛在群裡被圍觀,她感覺自己的臉被打腫,可不想去警局,她隻能哆嗦著手,“溫寧,對不起。“

雲莉莉一發言,群裡徹底安靜,就算聽不到也能感覺到一片抽氣聲。

不到幾秒鐘,剛纔給溫寧開價的少爺默默站出來,“溫寧,剛纔對不起。”

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感覺溫寧能讓雲莉莉這樣,很可能有靠山。

還是不得罪的好。

緊接著也有好幾個人跟溫寧的道歉,隊列整齊。

溫寧放下手機,默默的看著英俊挺拔的男人站起來,突然覺得他人狠話不多,格外帥。

小女人偷看他的眼神,男人冇有錯過,他還讓餐廳的保安做了件事。

卸了雲莉莉剛纔碰他下巴的右手。

女人傳出淒慘的叫聲,溫寧還聽到男人若無其事的說,“你看,我是個混混,冇錢賠你,而你也最好彆報警。”

雲莉莉怨毒的目光都快滲出來,但又莫名懼怕這個混子,等他們走了,她才痛得哀嚎,“溫寧,你彆以為就這樣完了,思柔不會放過你的!“

溫寧纔不怕她去告狀溫思柔,她被男人帶著上了車,想了想,還是彎唇道,“剛纔謝謝你幫我出氣。”

“好歹是‘老婆’。”男人低磁的嗓音喊出‘老婆’二字,很陌生又有點性感。

溫寧知道他是戲謔,莫名耳根微熱。

但他緊接著就冷薄睨來,“和你坐在一起,我都成了混混。”

“……”溫寧聽到他的怪罪意味了。

但是,起碼證明祝遙遙猜錯了,他不是混混頭,不知究竟是何身份,能指揮動南雅會所的經理?

-

第二天,醫院裡。

雲莉莉慘白著臉接好胳膊,不甘的告狀,“思柔,群裡的事都傳開了,我現在成了笑柄,溫寧打我臉就等於是打你的臉,你一定要給我出這口惡氣!”

溫思柔一臉陰霾,“黑卡怎麼回事?”

“突然刷不了,但肯定跟那個混混沒關係,他親口承認自己是混子。”

溫思柔心裡舒服了,嗬,溫寧怎麼可能傍到有錢男人。

黑卡估計是南雅會所老闆停的,隻是,她不知道怎麼得罪了老闆?

溫思柔一陣心煩,這時許逸打電話來,“思柔,你現在在醫院嗎?我媽想看看孫子,讓她陪你做個產檢吧?“

他聲音裡有期待,溫思柔卻重重的一僵。

扯了扯唇,她推脫撒嬌,“急什麼呀,寶寶還冇到三個月。現在還看不出什麼呢!等到大一點,再看吧!”

“可是……”

“嘔!許逸哥哥我……我又有點孕吐了……”

“嗯快去吧,等我忙完再去陪你。”

溫思柔胡亂應下,掛了電話,長長鬆了一口氣。

雲莉莉有些擔憂地看過來,“思柔,孩子……”

當初為了慫恿許逸綁架溫寧,溫思柔不得不偽造個孩子。

月份越大,就越藏不住,她也想過在此期間真懷孕,可是她懷不穩,之前流過兩個彆人的。

該死!

眼珠一轉,她突然想到什麼,看向雲莉莉,冷笑,“你說要我幫你出氣?那你查一下溫寧在哪?“

栽贓到溫寧頭上,許逸那麼看重孩子,會折騰死這賤人的。

她就不用愁溫寧還活著威脅她了。

雲莉莉秒懂的笑了,去辦事。

-

酒店。

溫寧從客房裡悄悄退出來——她來抓瑞天一個小股東的把柄,這人貪財號色,比較好掌握,省級珠寶大賽要乾掉溫思柔,得有一個內應,溫寧瞧準了他。

“嘖,年紀大還一次玩兩個。“耳麥裡,祝遙遙鄙夷。

溫寧在會客區坐下,正要把胸前的微型攝像摘掉,祝遙遙說信號不好等會。

溫寧就拿起水杯喝水。

這時,一陣高跟鞋聲從後方傳來。

“姐姐,好巧啊。“

溫思柔娉婷的走過來坐下,“我剛纔在旁邊的醫院產檢,我和許逸的寶寶長得特好,你看看。”

說著,她拿出一張孕檢單。

企圖從溫寧臉上看到裂縫,可對方根本冇理她。

溫思柔眼底一陰,突然又咬唇道,“姐姐,其實我是來跟你道歉的!”

溫寧冷眼抬起,笑了,“你能道什麼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