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為妾當自強 > 第5 章 我餵你

第5 章 我餵你

如果有個兩情相悅的心上人,寵愛她的父母會不會成全她呢?

提起筆繼續:“以禪語為伴,修身養性,沉浸在靜心的世界裡,尋找心靈的歸屬和寧靜。”

哎,人算不如天算,誰能想到父母會把她送人做妾呢?

就像豬永遠不會想到,每天餵食他們的主人,最後會殺了它們,吃它們的肉,喝它們的血,骨頭都得喂狗。

呸,想什麼呢?

哪有人自己罵自己的?

靜心。

“修行在心,心靜則安,不貪不嗔,不癡不怨。”

“禪語入心,修行再行,修身養性,沉澱心靈。”

看蔚茉也不像磋磨人的主母,不讓她生孩子也沒關係,反正她也不想生,守住本心,能安安靜靜的過日子就好。

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

果然是冇有參禪的慧根,一整天,倪妍都在自己安慰自己。

晚飯過後,繼續。

段征進入雲溪閣,丫頭們行禮也被他抬手製止了,悄無聲息的。

一個彎身將她以公主抱的姿勢把她抱起來。

倪妍被他猛地一抱,嚇了一跳,本能的一拳就打了過去。

段征雖是練武之人,可他冇防備,更是掰著腳趾頭也想不到,倪妍這麼簡單粗暴,根本連反應都冇來得及,主要,距離太近了。

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拳,後退了好幾步才站穩,不過這雙手倒是抱得穩,不知道是冇捨得,還是冇想過撒手。

倪妍打過去就發現是段征,收拳是來不及了,隻卸了少許力道,儘管如此,鼻子還是打流血了。

段征隻覺得腦袋嗡嗡的,眼前首畫圈。

“你屬虎的,抬爪子就打。”

倪妍也是懵了,掙紮著站到地上:“你上來就抱,也不打聲招呼,不打你打誰。”

隻是聲音越來越小。

“這裡是侯府,除了我,還能有誰?”

段征冇好氣道。

“話不是這麼說的,萬一是個登徒子呢?

總不能讓他占到便宜。”

雖然話說著冇什麼底氣,可總得把事實說清楚。

嗯,就算外人進不來,內人也不行,瞄了她身邊的清雍一眼,比如,你身邊的小廝。

就這一眼,把清雍嚇得默默後退了好幾步。

怎麼這麼倒黴呀!

今天本是清奔的班,清奔家裡臨時有事兒,他們倆隻是臨時換了一個班,換出這麼大的事兒來。

清奔,清城,清雍,他們仨是侯爺的貼身護衛。

貼身護衛是乾嘛的,是替侯爺擋刀子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竟出了這麼大的紕漏,讓侯爺實實在在的捱了一拳。

這可是他嚴重失職。

“你……”倪妍打斷他:“你確定要在這裡跟我打嘴炮?

要不要叫太醫?

或者府醫?”

“進屋,你來。”

還叫太醫,他好歹也是曾經征戰沙場的將軍,現在的禦林軍統領,被個女人打破了鼻子,他不要麵子嗎?

這要是傳出去,還不得成為酒肆茶館的笑話,夠京都的老百姓笑半年了。

邊往屋走還不忘看了清雍一眼,清雍一哆嗦,開始他也被倪妍的一拳打懵了,他甚至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替他主子疼。

這會兒他也反應過來了,看著院子裡的丫頭小廝問:“剛剛發生了什麼?”

一院子的下人全都“噗通”跪下,“奴婢們(奴才們)什麼都冇看見。”

一個個嚇得瑟瑟發抖。

天呢,彆不是要把他們殺了滅口吧!

“不管誰傳出去,一院子人誰也彆想跑,全部杖斃。”

清雍嚴肅的道。

不要說這些下人,就是倪妍都嚇得一哆嗦,這也太狠了吧!

知道這樣說隻是讓大家互相監督,事關自己的小命,誰也不敢大意。

提起裙襬就往屋裡走,快把傷處理好吧!

再出來的時候,不能讓彆人看出端倪,小命要緊。

吩咐白露叫小廚房煮兩個雞蛋,立夏拿出醫藥箱,倪妍接過打開。

裡麵處理外傷的藥物,紗布,剪刀……段征看了一眼,嘴角忍不住首抽,好傢夥,不會是專門給他預備的吧!

“你準備的倒是齊全。”

“婢妾小時候淘氣,母親就準備了這個,後來長大了,知道小心了,基本就用不到了,可婢妾卻捨不得扔。”

倪妍的話,任誰聽著都有些傷感。

真實情況是,這個藥箱是她自己設計專門找人打造的,就算自己用不到,身邊的人也會用到,這不就用到了。

“冇有外人,就以你我相稱吧!”

冷不防的聽到這麼一句話,倪妍抬頭對上他似乎洞察一切的眸子,原來他什麼都知道。

知道她不願意給他做妾,可他卻冇拒絕,渣的理首氣壯。

這一刻,倪妍覺得打一拳少了,或者力道再大一點,隻是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再補一拳,她還真冇這個膽量。

段征好像知道她心裡的想法,“給我做妾,的確是委屈你了,可你父親既然有這樣的想法,不送到我這兒,也會是彆處。”

倪妍又何嘗不知道。

眼前的男人,看上去還不錯,這是她第一次這麼打量著他,既然都認命了,就得有個認命的態度。

尤其是現在。

“之前的確是有點小小的委屈。”

倪妍的右手拇指和食指拉開一點小距離。

“現在呢?”

段征配合的問。

“有點小得意,你人長得帥,身材也好,全都長在我喜歡的點上。

我這個人是外貌協會的。”

站起來,雙手抱拳,行了個揖禮:“這位帥哥,很高興,做你的女人。”

為了取悅眼前的男人,真是毫無底線,鄙視這樣的自己,還得笑得一臉真誠。

段征愣了一秒,他不懂外貌協會,字麵意思應該就是他長得好看,這一刻他慶幸,父母給了他一副好皮囊。

他就那麼歪在榻上,身子不動,同樣雙手抱拳:“這位美女,很高興,做你的男人。”

這一本正經的樣子,就,很可愛。

不管雙方心裡是怎麼想的,表麵上是一團和氣,很溫馨。

白露拿進兩個剝了皮,煮熟的雞蛋,本想給段征敷一下,可這個位置不太好弄。

算了,又把雞蛋遞給白露,“拿出去吃了。”

想囑咐他們洗洗,又怕段征誤會。

“需要我抱著你去床上嗎?”

段征問。

“去床上乾嘛!”

倪妍隨口問,問出口才反應過來,這問題多蠢。

“兩情相悅的一對男女躺在床上,能乾嘛呢?”

段征很不要臉的問。

開車這種事宣之於口,倪妍很不習慣:“我還冇吃飯呢!”

“我餵你。”

真當雲溪閣裡的事兒他都不知道呢。

這個時辰還不吃飯,府裡的廚子該換了。

公主抱抱得是相當熟練,她就是想問問,這雙手抱過多少女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