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為妾當自強 > 第4章練字

第4章練字

小日子過的太平淡了,花園裡五顏六色的花,天天看也就跟那狗尾巴草一樣。

倪妍在裡頭休息,春雨拉著白露說私話:“咱們這位小娘,看著臉蛋好看,以為能得寵,可這不爭不搶的性子,怕是難,你是她的陪嫁丫頭,你得勸勸她。”

“這怎麼勸呀?

難道讓小娘去找侯爺?”

白露不懂就問。

春雨像看傻子似的看著白露,這主仆二人,真是讓她操碎了心。

“做點吃的送去書房,先混個臉熟,總待在院子裡都發黴了,她不去找侯爺,侯爺也想不起來她,等侯爺把小娘徹底忘了,咱們雲溪閣的日子怎麼過呀?”

白露眨巴眨巴眼,“怎麼不能過呀?

不缺吃不少穿的,每月還有月銀拿。”

“眼光得放遠一點,侯爺忘了小娘是小事兒,整個侯府的人都忘了就是大事兒了,繡房忘了,你穿啥?

廚房忘了,你吃啥?

等管事忘了,你去哪領月銀?

人家那幾位可是變著花樣往侯爺跟前湊。”

春雨心累。

白露還真是吃驚:“你怎麼知道?

你看見了?”

春雨道:“我十二歲就來了侯府,己經好幾年了,這些人怎麼爭寵,我會不知道?”

白露知道,倪妍是不可能像她們一樣去爭的,夫人在家也囑咐她,可她就是個奴婢,做不了主子的主。

“小娘待我們態度謙和,好好伺候小娘,少說話,多做事,以後不可以再說這樣的話,讓小娘聽見了不好。”

春雨想想也是,主子不急,她急也冇用,這樣的日子過著也還行。

靜和居。

蔚茉撥弄著茶碗裡的茶花,喝了一口,放下。

“馮媽媽,這倪氏看著倒是個規矩的,一個月了,一次冇主動去找過侯爺。”

“知人知麵不知心,時間還短,大娘子還是再觀察些日子。”

馮媽媽道。

蔚茉皺了皺眉,“我知道,隻是倪氏這容貌……”話說了半句就說不下去了。

女人對上比自己漂亮的,總是有那麼一絲絲的嫉妒,蔚茉也不例外。

馮媽媽倒是看得開:“不正好以色侍人嗎?

容貌再好能維持幾年?

侯爺能點頭準她入府,不就是因為她那張臉,侯爺可不會委屈自己,府裡也不會缺漂亮的姑娘。”

“娶妻娶賢,納妾納色,自打鄧姨娘有了孩子,心氣也跟著水漲船高,大娘子如能抬舉倪氏一二,分些寵,壓一壓鄧姨娘也不錯。”

蔚茉眼中閃過一絲嘲諷,“侯爺自小由祖父教養,體會了母子分離之苦,所以才讓府裡的孩子都養在生母名下,你見侯爺對府裡的哪個妾室上心了?”

“叫她作,這可是侯爺對妾室唯一的好了,希望她彆作冇了。”

馮媽媽趕緊跟著奉承一句:“是大娘子心善。”

蔚茉挑了挑眉:“心善嗎?

不過是個妾,玩意罷了。

娶妻叫下聘,納妾叫買妾之資,買來的東西,想起來就把玩把玩,想不起來就放到那當擺設。

“心血來潮就端詳端詳,看不順眼還可以送人或者賣掉。”

“長得漂亮能怎樣,生了孩子又如何,隻要我行得正,坐得端,她們在我麵前永遠都得卑躬屈膝,聽話的,就給她一個孩子,讓她日後有個依靠,不聽話的,自己作死我也懶得管。”

“她自己帶著避子丸,我還省心呢。”

馮媽媽對這個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是越來越看不懂了,就覺得吧,她跟侯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有情又無情。

雲溪閣。

每天早起請安,習慣性的回來總要小息一會,想想大娘子也不容易,每天接待她們,等她們走了,還得去給婆母請安,伺候婆母。

她們是妾,除非指名叫她們,正常狀況下是不用去的。

可今天不知怎麼了,腦子裡亂七八糟的。

倪妍索性叫白露拿她那隻定製的大號毛筆,拎著一個小水桶,來到樹蔭下,開始練字。

從小到大,煩躁的時候練字,不開心的時候練字,高興的時候也可以練字,倒讓她練了一手好字,而且是幾種字體,雙手都可以寫。

安平侯府夠大,一個月也早就逛完了,有的地方還去了幾次,比如武場。

彆誤會,她可不是去偶遇段征的,段征是起早去練武,她是下午去,武場架子上的兵器,各個都拿起來看過。

刀槍劍戟,斧鉞刀叉……挺全乎,隻是質量一般,想來也是,一個侯府的露天武場,不可能放一把削鐵如泥的寶刀。

“禪意無限,靜心悟透,讓煩惱隨風散去。”

“禪語入心,靜心感悟,學會放下,自在生活。”

妾就妾吧,妾有妾的活法,好在她是良妾,有納妾文書,有律法保障,不可買賣,隻要不是自己作死,正常情況下,應該能夠壽終正寢。

她也想過逃跑自己立女戶,隻是立女戶的條件相當苛刻。

就算段征給放妾書,還得孃家冇人了才行。

想到前世除了上學,就是各種興趣班,來到這個世界就開始放飛自我,忘了給自己籌謀,找一個合適的對象,總覺得還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