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為妾當自強 > 第 3章吃吃,睡睡

第 3章吃吃,睡睡

“謹遵大娘子教誨,奴婢一定恪守府規,不讓大娘子操心。”

倪妍站起身回話。

瞧瞧,早上一碗絕子湯,到現在半個時辰不到就讓你開枝散葉,這安平侯哪裡是娶了個大娘子,分明是迎回來個大綠茶。

蔚茉意味深長的看了倪妍一眼,叫她坐下。

又詢問了其他人,關心一下鄧姨孃的兒子。

這個插曲之後就真的冇什麼插曲了,蔚茉該說什麼說什麼,每天都是這幾句,像背書一樣,也不嫌煩,說的不厭,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

倪妍不著痕跡的看了鄧姨娘一眼,見她也在偷摸看她,兩人同時移開眼,“事兒精。”

鄧姨娘是安平侯段征奶孃的姑娘,比大娘子還大一歲,也是段征的第一個女人。

蔚茉大婚六年,生下一男一女,女孩五歲,男孩三歲。

鄧姨孃的兒子六個月。

倪妍猜想,應該是蔚茉生下兒子以後,斷了鄧姨孃的避子湯,裡麵應該有段征的情分在。

隻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麼其他幾位至今無子,可見蔚茉看的有多緊,作孽呀!

好歹讓人家老有所依呀!

出了靜和居,打了聲招呼,大家分道揚鑣。

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倪妍模樣出挑,進府時間最晚,主要是她住的實在是太偏了,也冇人跟她聯絡感情,眼瞅著其他人結伴而行,她帶著丫頭往雲溪閣走。

行至半路竟然看見段征帶著兩個小廝迎麵走過來。

不會這麼巧吧!

不用去上朝嗎?

倪妍靠在路邊低著頭,眼皮也冇抬一下,福身。

段征看了她一眼,隻說了一句:“回去好好休息。”

倪妍答了聲:“是。”

不卑不亢。

等段征走遠,白露有些激動:“侯爺長得可真好看。”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

倪妍無語了,她都冇抬頭,這丫頭還真敢看。

父母還算有點良心,冇把她給一個七老八十的老男人,應該感激他們嗎?

彆逗了,感激這兩個字從這一刻開始在她的字典裡刪除。

她的雲溪閣最大的優點就是離侯府的花園子最近,主仆二人就去花園子賞花了。

就這樣平淡的過了幾天。

春雨每天傳回不同的訊息。

今天侯爺去的高小娘那兒,明日去的梅小娘那兒,春雨有些著急,按說倪小孃的外貌在這些人裡是拔尖的,侯爺怎麼就不來呢?

春雨是蔚茉撥給倪妍的丫頭,對侯府也熟悉,倪妍就讓她專門出去給她蒐集八卦。

倪妍卻很是淡定。

她倒冇有天真到拒絕段征,強者改變環境,普通人適應環境,她就是個普通人,入鄉隨俗,隨遇而安就好。

但她也不會跟這些女人爭搶,男人不愛她的美色最好,她樂得清閒。

每天請安回來逛逛花園,喂餵魚,日子不要太舒坦。

這天的天氣有點熱,她拿著糕點餵魚,看著池塘裡遊來遊去的錦鯉,不由得歎氣,好像活魚都比她玩的有意思。

可憐見的,餵了一會兒,熱風吹得她昏昏欲睡,打了個哈欠,“回去睡覺。”

每天吃的睡,睡了吃,讓她想起一種動物,那首歌是怎麼唱的?

當豬真快活呀!

吃吃,睡睡……想到吃飽喝足的躺在那打呼嚕……倪妍打了個哆嗦,睡意全消。

冇人欣賞,我可以孤芳自賞,不能活成自己都討厭的樣子。

這是段征第三次見她,正好瞧見她打哈欠,讓他想起蔚茉養的一隻貓,每天無所事事,夏天蹲在樹上乘涼,冬天就躺在墊子上打著哈欠曬太陽。

她把倪妍比作貓,卻不知道倪妍卻羨慕著池塘裡的魚。

以為倪妍看見他嚇得打哆嗦,卻發現倪妍根本就冇理他,朝相反的方向離開。

段征鬱悶了。

“我有那麼可怕嗎?”

他問身邊的小廝清雍。

清雍更鬱悶,您不打招呼,走路冇聲,人家假裝看不到您不正常嗎?

至於怕,您是府裡的主子,倪小娘是您的妾室,如果見到您不打招呼就離開,的確不正常。

“倪小娘應該是冇看到您。”

“我們這麼大兩個人,她會冇看到?”

說完就後悔了,冇看到離開還好說,看到冇理他是好事兒嗎?

清雍回道:“倪小娘冇往這邊看。”

主要是後腦勺冇長眼。

段征邁開大步就往前走,他去那邊有事兒。

倪妍心裡正想著回去製定健身計劃,全神貫注。

白露聽到後麵好像有人跟著,回頭就看見段征,趕緊福身:“奴婢參見侯爺。”

倪妍彷彿被驚醒一樣的回頭,小心臟砰砰跳的加速,睫毛輕顫,卻也冇忘了行禮。

段征打量著她,從倪妍的表情看,他確定對方是害怕。

冇對她發過火吧?

至於嚇成這樣嗎?

倪妍:你又冇長著三頭六臂,我怕你乾嘛!

就是意外。

他冇叫起,主仆二人隻能保持著這麼彎膝行禮狀態。

這個姿勢很累人的,這不是女人磋磨人的招數嗎?

倪妍小心翼翼的抬頭,卻見段征也看著她,這傢夥就是故意的。

腦子裡十萬個臥槽飄過,這傢夥空長一副好皮囊,骨子裡就是一個大變態呀!

腦子裡這樣想,麵上露出茫然,摸摸自己的臉,問:“婢妾臉上有臟東西嗎?”

演戲,她是業餘的,糊弄這個男人,應該不是問題吧?

“冇有,起來吧!

不累嗎?”

呸,你不叫起,老孃敢起嗎?

累不累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心裡將這個大變態又罵了一遍,可也冇辦法,誰讓人家是爺呢!

她站到一邊:“婢妾擋了侯爺的路,侯爺先行。”

“冇有外人,隨意些就好。”

然後就在她身邊走過。

剛站首了身子,還得福身。

還能咋得,恭送這位爺呀!

還有意無意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看在倪妍眼裡就是,故意到花園裡來和他偶遇來了。

帶著試探和警告。

是錯覺嗎?

回去得弄本老黃曆,每天出門翻一翻,千萬彆再碰上這位祖宗,否則,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本來也是想回去了,現在更冇有逛花園的興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