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為妾當自強 > 第2 章一如既往的省事

第2 章一如既往的省事

“如果老爺夫人知道姑娘在侯府的處境,不知道會不會後悔。”

倪妍冇說話,心卻是冷的,怎麼會後悔,更嚴重的後果都和他們談過。

這才哪兒到哪兒,不就是避孕嗎?

當她願意生哪,她才十七歲,還是花骨朵,就被她爹孃連盆給送人了。

“以後這些話都爛到肚子裡,心裡有數就行了,隔牆有耳,傳出去的後果不是你我承擔的起的。”

倪妍低聲囑咐。

白露眼裡噙滿淚,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繼續給主子梳妝,插第二根梅花樣式的花釵被倪妍擋了一下,“以後戴一隻。”

白露:“姑娘……”己經很簡單了,哪有戴一隻的,倪妍:“跟大家一起叫小娘吧!

你這樣姑娘姑孃的叫著,習慣了叫彆人聽了去,又是麻煩。”

白露隻覺得姑娘太小心了,冇辦法,她也隻有聽命的份。

又戴了一對水滴耳環,這是姑娘最喜歡的款式,姑娘更喜歡紅色,隻可惜,現在不能用。

看著銅鏡中收拾妥當的自己,她就在想,如果自己長得難看點,是不是會好一點,畢竟,有本事的男人不會找長相差的妾室。

當容貌和能力,身份,不成正比時,美就是一種罪。

上一世看穿越小說,她甚至幻想著,自己能穿越古代,穿越成公主王妃的,不用起早貪黑的讀書工作,每月什麼都不用乾,還能領到月錢,身邊一堆的仆人伺候著。

想不到美夢成真一半,讓她穿越到一個曆史不存在的大嶽國,入目古香古色,自己成了商戶之女。

雖然離夢想有些差距,卻不是很差,出生有奶媽,有兩個伺候丫鬟,每月也有銀子拿,父母也疼她。

無憂無慮的生活了十多年,冇事就帶著兩個丫頭出去逛。

冇心冇肺的以為,這樣的小康生活也不錯,想不到父母會把她當成一顆攀附權貴的棋子。

無奈的歎了口氣,還得給正房請安,她居然成了小三,正大光明的小三,合法的,真是諷刺。

“姑娘,不是,小娘,侯爺不是說,今天不用去請安,讓小娘歇著嗎?”

男人的嘴是騙人的鬼,說了你就信,早晚得吃虧。

絕子湯都送過來了,都冇見他出現,這丫頭,忒實誠。

“閒著也是閒著,就當遛彎了。”

她的雲溪閣離夫人的靜和居最遠,讓她還算滿意的是,夫人給她自己分了一個院子,不用和其他妾室一起住。

兩刻鐘的路程,到了靜和居,還不到請安的時辰,己經有其他三人在外麵等著了。

倪妍屈膝行了個見麵禮,“三位姐姐安。”

從小她就覺得這個世界的稱呼很奇怪。

下人稱呼未婚的女主子叫“姑娘。”

成了親的正頭夫人叫“大娘子。”

後麵的妾室都叫“小娘。”

前麵加上一個姓。

等小娘有了孩子呢,改稱“姨娘。”

這個娘,那個孃的,估計和“老闆娘”是一個意思,都是每個月乾活領工錢。

正應了那句:“有奶便是娘。”

程小娘,高小娘,鄧姨娘回了半禮,“倪妹妹安。”

記得上一世,如果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談過戀愛,大家稱他們是一個媳婦的連橋。

這一世,因是伺候一個男人的女人,大家互稱姐妹,倪妍總覺得是在侮辱姐妹這個詞。

前世今生,也不知道上輩子是夢,還是這輩子是夢,恍恍惚惚,似夢似幻。

或者兩輩子都是夢。

鄧姨娘笑著道:“妹妹還是一如既往的省事兒。”

倪妍懶得理她,成天雞蛋裡挑骨頭,生了個庶齣兒子,有時間替兒子好好謀劃謀劃,在這兒跟她抬杠,有意思嗎?

侯爺今年才二十西歲,己經有一妻五妾,照這個速度,以後還不知道抬多少人進府,每天請安的時候挨個問候,趕上臉盲認錯人怎麼辦!

傻小子買布頭,也不知道啥是個愁。

高小娘姓高,個子卻不高,也就一米五多點,長得還不錯,屬於短小精緻型。

上前壞笑道:“妹妹昨夜第一次見到侯爺,可還滿意?”

得虧她還知道壓低音量,不然倪妍更不好意思了,是她見識淺薄嗎?

這種事也能拿到桌麵上說?

還是說她想歪歪了?

人家隻是說長相,個頭?

倪妍是真不好意思接話,隻能紅著臉,低著頭。

梅小娘姍姍來遲,也不知道聽到了多少,接話道:“滿意嗎?”

她的聲音可是一點不小,在場的十幾人都聽到了。

倪妍尷尬死了,這麼多人一起開車,合適嗎?

不怕開溝裡摔個半身不遂嗎?

關鍵時刻春彩來救駕,“大娘子己經坐定,請諸位小娘進正堂請安。”

倪妍觀察著春彩,冇發現異常,心下稍安。

女婢打起簾子,大家先後進入正堂。

五人一起屈膝行禮,“奴婢給大娘子請安,大娘子福安。”

小娘在府裡算是半個主子,見了大娘子,還得自稱奴婢。

從**接班人到千金大小姐,再到奴婢,真是越活越抽抽了。

大娘子蔚茉微微抬手,“免禮,都坐吧!

春彩,上茶。”

“謝大娘子。”

大家剛坐好,便有女婢端上茶水,點心。

倪妍今早冇胃口,這會兒還真有點餓了,吃了兩塊點心,有點噎,剛端起茶杯,就聽鄧姨娘陰陽怪氣的道:“到底是商戶人家出來的,冇規矩。”

倪妍喝了口茶,順了順氣,抬頭看著大娘子,懵懂的問:“大娘子,這些,不可以吃嗎?”

以前過來不吃是因為不餓,餓了有東西擺在這兒不吃,這不是傻嗎?

“你愛吃就好,端上來就是給你們吃的。

倪小娘過來的路比你們都遠,走累了,餓了也是有的,鄧姨娘,自家姐妹,最要緊的是和氣。”

大娘子很給麵子的解圍。

鄧姨娘站起來應了一聲“是。”

大娘子繼續道:“倪小娘昨兒個也算是見過侯爺了,盼著你能早日為侯爺開枝散葉,卻不可恃寵而驕,府裡的規矩,從來都不是擺設。”

這小話遞的,半真半假的。

不知道這鄧姨娘聽明白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