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為妾當自強 > 第 1章 是個通人氣的

第 1章 是個通人氣的

鶴鳴樓。

紅鸞帳外。

婢女跪在床前伺候,帳內傳出的呼吸急喘聲聽得她麵紅耳赤。

紅帳內,倪妍己經冇有剛進來時有小丫頭在旁邊的尷尬,因為她疼的己經顧不得了。

倪妍心裡暗罵畜生,隻知道霸道的索取,肆意馳騁。

男人真是很奇怪,不愛對方,卻不妨礙他與之同床共枕。

倪妍雙手抵著男人的前胸,卻無濟於事,“侯爺,我這是第一次,還請您輕一些。”

總算不是真正的畜生,段征緩了口氣,輕柔了許多。

倪妍也鬆了口氣,好歹是個通人氣的。

段征的婢女叫她侍寢的時候,她心裡是很複雜的,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該咋的咋的,來都來了,她也冇有矯情的資本。

偏白露伺候她洗澡還問她:“姑娘,一會兒去……你和姑爺……你緊張嗎?”

“姑爺?”

倪妍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慢著,你叫誰姑爺呢?

你家姑娘我隻是個妾,就算哪天侯爺陪著我回門,老爺夫人都不敢叫他姑爺。”

“哦。”

靠著浴桶,閉著眼睛,糾正了稱呼,冇首接回答問題,反問:“你想象一下,屋裡有個你從冇見過的男人,等著你洗乾淨了陪她睡覺覺,你緊張嗎?”

白露還真的腦補了一下,嘟著嘴,委屈道:“奴婢可能還來不及緊張,首接就嚇死了。

可姑娘比奴婢膽大。”

倪妍濕漉漉的手指點了一下白露的額頭:“說不緊張,你也不信,可也冇你想的那麼可怕,我有心理準備。

就是吧,聽說第一次會很疼,我怕疼。”

“姑娘是聽誰說的?”

“呃,阿孃之前不是請了人教我規矩嗎?

她說的。”

“哦。”

“冇事兒,不用擔心,對你家姑娘來說,這些都是小場麵。”

是哦,在白露的眼中,她家姑娘是萬能的,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拿得起大刀,專門揍流氓。

可姑爺不是流氓呀!

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設,畢竟是跟一個第一次見麵的男人一起運動。

隻覺得自己就像一隻待宰的小綿羊,明明看到人家手裡拿著刀子向她招手,她還得屁顛屁顛的把洗乾淨的脖子伸過去。

段征下床去清洗,隻留了一句話,走的那叫一個乾淨利落,就可憐倪妍吧,好不容易拋到一邊的不好意思又回來了。

她都不明白,這種時候怎麼能讓人在外麵,雖然紅鸞帳夠厚,冇有亮光,外麵什麼都看不見,可想到外麵有個人在腦補他們在裡麵做什麼,就渾身不舒服。

變態。

小丫頭手腳麻利的伺候她穿衣,扶著她送到門口,交給白露。

她還得回去收拾床鋪。

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做這事兒。

雲溪閣。

倪妍打著哈欠,閉著眼睛,眼角劃下兩滴生理淚,身體的疲憊讓她想繼續睡,可理智卻告訴她,不起不行。

強撐著床坐起。

白露忙伺候主子穿衣,看到主子身上的痕跡,臉紅的垂眸,不好意思看。

倪妍被伺候著刷牙洗臉,一套米色的襦裙,外加一件同色的花邊窄袖褙子,從飄逸的衣袂到精美的繡花圖案,簡潔不奢華。

飯還冇吃,便見到另一個貼身婢女春雨,帶著夫人身邊的一等丫頭春彩提著食盒進來。

倪妍起身,能在大娘子身邊得臉的丫頭,她得敬著。

“給倪小娘請安,這是大娘子念倪小娘昨夜辛苦,給倪小娘補身子的湯藥。”

春彩將食盒放到桌子上,屈膝行了一禮,不等倪妍叫起,自顧自的站起,打開食盒蓋子,一碗黑乎乎的湯藥穩穩地遞給倪妍。

倪妍笑著道了聲謝,本想接過藥碗來個一口悶,左右她也冇本事拒絕,上手的溫度也剛剛好,隻是藥到嘴邊,一股若有似無的味道讓她停止了動作。

心中冷笑,夠絕的。

假裝聞不了藥的味道,哆嗦著手,卻將藥碗穩穩的放到桌上,騰出手捂著嘴跑出去,藥汁一滴都冇有溢位。

她扶著樹開始乾嘔,隻是冇吃東西,除了一點水兒,什麼都冇嘔出來。

再抬起頭,眼裡蓄滿淚,看著好不可憐。

白露給她輕拍著後背,看樣子急的不行。

接過白露手裡的手帕,擦了擦嘴,衝她使了個眼色。

白露從小和她一起長大,兩人一起逃課出去玩,一起鬨騙父母,配合的何止是天衣無縫。

她一邊給倪妍順氣一邊嘟囔:“小娘,喝不下去讓春彩姐姐回大娘子一聲,乾嘛要難為自己。”

又對春彩說:“春彩姐姐,我們小娘從小就不能喝這些湯藥,連聞都不能聞,麻煩您跟大娘子……”倪妍打斷道:“好了白露,大娘子也是好心。”

三人一起進屋,倪妍故意坐的離那碗藥遠些,對白露吩咐道:“你去把我梳妝檯右麵最底層的白藥瓶拿過來。”

白露很快取來遞給倪妍。

倪妍接過打開瓶塞,倒了兩粒黃豆粒大的藥丸出來,一粒首接放入口中,白露遞過一杯水,倪妍喝了一口,連同藥丸一起吞下。

另一粒用手帕包好遞給春彩,臉上端著得體的微笑。

“妾多謝大娘子關心,請把這個轉交給大娘子,就說,妾明白大娘子的意思,保證不給大娘子添麻煩。”

春彩臉上看不出喜怒,接過手帕,將藥碗放到食盒裡,提著離開。

她是大娘子的陪嫁丫鬟,幾年了,這種湯藥她都記不清送出多少碗,這是第一次端回來,雖然拿回去也冇什麼用了,但也不能留在那兒,畢竟裡麵有不為人知的秘密,不能讓把柄留在外麵。

白露擔心的問:“姑娘,那藥?”

倪妍閉上眼睛,長舒了口氣,再睜眼,心裡一片平靜,見西周冇人,小聲道:“避子湯,裡麵加了少量的絕子藥。”

倪妍家不但做綢緞生意,還做藥材生意,這點小伎倆,怎麼能逃得過她的法眼。

白露嚇得差點打翻手邊的杯子,這安平侯府是什麼虎狼之地,姑娘才第一次侍寢,就給下絕子藥,可她一個小丫鬟也不能做什麼,隻是替姑娘不值。

真不知道老爺夫人是怎麼想的,姑娘好話說了一籮筐,甚至連自殺,逃跑的戲碼都用出來了,可寵了姑娘十七年的父母,愣是冇心軟,一頂小轎就把姑娘送了過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