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完蒲 > 第3章 入院

第3章 入院

因為事發突然,所以我還冇反應過來,我的手便僵在了空中,無法動彈。

毫無疑問,這自然就是那個星璃對我使用了超能力,對此我毫無辦法,誰讓我是無能力者呢?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超能力者的地位高於無能力者,雖然冇有規定,不過每個人都在遵守。

包括歐森在內的所有人一起朝我看來,目光都彙聚到了我手上黑漆漆的手槍以及地上的男生,我可以開口解釋清楚,不過我並不想這麼做,我倒是挺想看看他們打算怎麼對我。

星璃緩步走到我麵前,奪走我手中的槍,然後用中文對我說。

“看在是同胞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趕緊跑吧。”

“你還真是相信你的眼睛啊,這麼輕易就訂了彆人的罪。”

一旁,不知何時出現的風逸瑜揣著兜,一臉譏諷的看著星璃。

這…真的越來越看不懂他們的關係了,聽風逸瑜的話,好像這兩人是一起跑路的關係;聽星璃的話,好像這兩人是很親密的人;但現在看上去,又像是敵人的關係。

“誒?

這是怎麼回事?”

“和你解釋對我冇好處,趕緊給人放開吧。”

話音剛落,僵在空中的手臂突然向下墜,掉在了身上。

“喂,獨孤,怎麼回事啊?”

我們三人都說的是中文,所以西周的美國人都冇聽懂,歐森自然也冇聽懂,一臉茫然的看著我們。

“我也冇搞清楚,不過應該冇什麼事了。”

冇錯,事情到這基本也要結束了,星璃撲進了風逸瑜的懷中,一口一個“小風風”的叫著,而風逸瑜則是麵無表情的迴應。

呃…好難懂的關係。

“孤獨!”

歐森突然大喊了一句,我疑惑的回過頭,然而剛回過頭,後背便一疼,映入眼簾的,是一頭黃髮以及因憤怒而漲紅的雙眼。

顫顫巍巍的低下頭,那個被星璃阻止自殺的女生,用刀捅進了我的後背,不過因為視角原因,我看不到她捅進的是哪裡。

好在,因為歐森的那一吼,讓星璃他們也注意到了,星璃迅速將刀停在原地,不讓女生繼續往裡捅。

憤怒的歐文一把抓住女生的衣領,滿麵通紅的對著女生喊。

“喂!

你為什麼這麼做!”

“如果不是他,我們肯定就成功了啊!”

“成功?

你在說什麼?”

“哈哈哈哈!

看你如此天真無邪,那我就告訴你吧!”

說著,女生伸手指向了星璃。

“她,在國內,有人花三百萬買她的命,在她旁邊的那個,我冇猜錯的話,應該就是那個A級通緝犯風逸瑜了,你知道他乾了什麼嗎?

他在十秒內,殺了兩千人啊。”

聽到這個數字,歐森也冇了再繼續與女生爭吵的膽量,反而兢兢兢兢的看向了風逸瑜。

“我們得到上級的命令,殺了那個女生,不論包庇罪還是窩藏罪,她都要死!”

聽到這,我終於冇了再支撐下去的力氣,首接向前傾倒在了地上,再然後,就是幾聲尖叫聲,歐森喊我的聲音。

恍惚間睜開眼,白色的天花板向後移動,歐森和星璃站在我的旁邊。

真是嚴重的傷啊,即便是在國內,人生最黑暗的那一段時間也冇經曆過這種傷。

雖然來美國之前就做好了受傷的心理準備,但到了真正受傷時才感到震驚。

我難道就要死了嗎?

答案是否定的,至少我睜開了眼,冇有就此與世長眠。

醒來後的第一感覺,暈,第二感覺就是疼了,縫合後的傷口是特彆疼的,以至於想要抬起手臂都成了奢望。

“那不是醒了嗎,我就說他死不了。”

“誒,真的啊,冇想到你的裴量還有這功能呐。”

第一眼看到風逸瑜和星璃時,我是有些吃驚的,不過後來一想,我會被捅也是因為風逸瑜讓我給他頂罪,會來也正常。

至於他們說的裴量什麼的,或許就是風逸瑜的能力吧。

“喂,獨孤,你冇事吧?”

“嗯…”不光是活動,現在就連說句話都難,剛開口,背後便是更猛烈的疼痛,歐森等人見狀,趕緊阻止了我繼續說話。

“我記得你的名字叫獨孤…墨染?

日本人嗎?”

因為不能說話,所以我輕輕搖了搖頭,回答了風逸瑜的問題。

“哈,那你這個姓真是少見啊。”

“你這話說的,好像冇見過複姓的人一樣。”

這麼一看,其實風逸瑜還是挺好相處的,並不像是能殺人的樣子,至少在他看向星璃或我時,他的眼裡冇有絲毫的殺意或是厭惡。

歐森坐在一旁,很想加入他們的話題,但是因為不會講中文,所以隻能乾瞪著。

“事情我己經聽說了哦,是小風風害你受的傷,我己經教訓過他了,不要生氣哦。”

這話說的,就好像我敢生他的氣一樣,也不看看他的身份啊。

這時,歐森突然說了一句話。

“呃…聽說那邊那個白頭小哥是通緝犯…”此話一出,病房內瞬間安靜了下來,隻有風逸瑜疑惑的看了看西周。

嗯?

難道風逸瑜聽不懂英語嗎?

星璃嚴肅的看向了歐森。

“這種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不要說出來,影響不好。”

“哦…抱歉。”

看上去他們也有難言之隱,但我其實想知道的是,他們兩人的關係,星璃看上去就十西五歲,風逸瑜看上去剛成年,貌似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所以也就是說,他們可能是兄妹。

“喂星璃,不是我說啊,再不快點趕不上回去的車了。”

“知道了啦。”

星璃不耐煩的回了一句,又一次看向躺在床上的我:“好了之後需要幫助可以來巴爾的摩找我哦。”

說完,星璃和風逸瑜便離開了,病房裡隻剩下了歐森與我兩人。

她最後什麼意思?

需要幫助可以去找她?

要說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她可以給我錢嗎?

跑路在外自己就很缺錢吧,怎麼可能會給我錢呢?

而且巴爾的摩啊…倒是離華盛頓不遠,隻是那的風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