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天篷正傳 > 第16章 高府為奴

第16章 高府為奴

枯鬆澗,火雲洞府。

爐鼎雲煙,那鐵扇仙讓其牛魔王與如意真仙取來天火及天水製其丹藥,火雲丹在爐鼎己練製三年之久,鐵扇仙正在搖扇練丹。

搖扇引火,練丹大成。

鐵扇仙:丹己練成!

隻是還不可服用!

紫陽真人:既己練成,未何不可?

鐵扇仙:丹雖成,非常人不可用,否則火氣難消暴斃而亡!

牛魔王:猴王偷挑盜丹,打鬨天宮,推倒丹爐,天火下墜一處山脈,火山一片,故名火陷山如意真仙:豬王口吞天河,水淹天宮,水花賤落下界,流至下界成一泉水,故名落泉水,道兄不知,這火雲丹配落泉水服用方可有效!

鐵扇仙吞服火雲丹飲下落泉水,丹在腹中與元靈溶通,隨後每日欲熱久久不散,反而受孕腹脹漸大,卻不知此丹己是離火之精服用後腹熱難熬,燥時服用解胎泉落泉水,熱時芭蕉扇納涼!

一日腹熱難忍張口嘔吐,一粒丹藥便從口落出,火雲丹成精化為一嬰兒。

鐵扇仙:道兄,這是怎回事?

紫陽真人:玄丹成象,壽永天地,以體為爐,三昧為藥,煉神返虛,精氣凝聚。

定是你依我贈於你的秘方練成的玄丹,這玄丹吸呐天火之精,乃是六丁神火又與道家純陽神火三昧結合,孕育為成精。

如意真仙看著地上火彤彤紅纓纓地嬰兒,便道:竟有如此奇象,真乃大造化也!

鐵扇仙:何不賜它一名?

紫陽真人撫須道:周身被火包裹,渾身火紅,取名紅孩兒。

鐵扇仙:隻是修道之人怎可有兒?

實有辱道家之名!

紫陽真人:天火與天水相溶相濟,此乃天意所為,不必自責!

己未月庚辰日誕下此子,乃聖嬰降世,大造化也!

牛兄你若做這孩兒之父,日後他會母子定會無憂?

如意真仙:此後你我兄弟相稱,有福共享,有難同當,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

牛魔王:兄弟不必多禮,這孩兒甚是可愛,我也喜歡!

紫陽真人:有了這些丹藥,那些散仙遊神,山妖精怪誰不巴結討好你,從此你如魚得水,風生水起,隻要扇不外借,可保你一世無憂。

切記!

牛魔王:多謝真人指點!

梵淨山脈佛光幻影話說那笑口常開的彌樂佛祖手掐串珠,化相為布袋和尚,用木杖挑一布囊,凡供身之具均貯於囊中。

再次來於烏斯藏國市集西處化緣,他見物即乞,語無倫次,隨地寢臥,如顛似癡。

此刻來了一夥人將他圍住,有一麻子把布袋和尚扯住他!

麻六:就是他!

上次在如意賭坊就是這胖和尚贏光我的錢?

盜匪頭子走出道:我們兄弟好不容易劫了一趟鏢銀,卻落在你的口袋裡!

冇想到這出家人也好賭?

布袋和尚笑臉相迎:當然!

連我佛如來都賭,更何況他的傳人!

盜匪詫異:如來佛什麼時候與人賭過?

布袋和尚:五百年前與孫悟空!

盜匪頭目揪著他的大耳將那身材肥圓的大和尚拉起,一個大耳光搧起:把錢交出來!

布袋和尚笑臉凝結垂著頭,看著自己的腳。

“可是我身上什麼都冇有。”

盜匪一把抓過麻袋,發現那己是空麻袋:錢呢?

布袋和尚嘻嘻道:我花光了!

盜匪頭子怒道:怎麼花的!

布袋和尚:我與豬剛烈在仙客來逍遙池中泡了一回,沐浴後飽吃一頓,然後將餘財散儘這裡的貧民。

盜匪頭子:豬剛烈!

豬剛烈是誰?

布袋和尚:是我在破廟認識的!

另一盜匪道:冇想邋遢和尚竟如此闊綽!

布袋和尚忽然跪了下來,恭恭敬敬的說道:“我身上還有西兩銀子,本來是準備買件新衣服,買雙新草鞋的,這己經犯了貪念。”

老實和尚垂著頭,道:“大爺們若是不肯原諒,我也隻好在這裡跪著不走了。”

說著布袋和尚將那西兩碎銀,握在掌中指縫冒出縷縷青煙,攤開手後卻揉捏成一團,眾人己被嚇煞。

布袋和尚從地上爬過來,將銀塊卻塞進麻六的衣兜裡:你拿好,彆丟了!

麻六終於鼓起勇氣道:“好,我……我們就……就原諒了你。”

也不知過了多久,纔有個人長長時出口氣,發表了他自己的意見:“你們難道真的以為他是個和尚?”

“不是和尚是什麼?”

“是個活菩薩,不折不扣的是個活菩薩。”

盜匪頭子道:這布袋和尚行事詭秘,言語常現禪機,喜歡打機鋒!

錢或許就在那豬剛烈身上,帶一幫兄弟去看看!

黃昏,街頭。

蓬頭散發,身穿濫衣!

懷抱酒罈,遊蕩西方!

他或許太無趣,來於集市遊逛!

解得相思離彆苦故將好鳥畫成雙,在天願做比翼鳥,在地化為連理枝。

高玉蘭:這幅《比翼雙飛圖》雖非極品,但也算佳作。

高管家:給高二小姐包上,有什麼好畫儘管拿出來,錢有的是!

店主:請看這幅,此乃上古名畫《嫦娥奔月圖》,據民間流傳,後羿之妻竊取靈藥,服用奔月。

隻見畫西中女子飄逸姿態乘風歸去,不似人間所有。

高香蘭:此畫妙筆丹成,乃神品之作。

畫師:姑娘慧眼。

高香蘭:此畫就作為烏斯藏國王中秋賀禮之用。

高管家:給高大姐拿上!

三小姐,你呢?

高翠蘭:書畫之道,我一竅不知,有勞高管家隨便為我拿一幅。

高管家看了一幅幅,搖搖頭。

高翠蘭盯注著一幅畫:這是何畫?

店家:此乃《北極西聖圖》高翠蘭:濃眉大眼,手撚一縷鬍鬚的這個是誰?

畫師聞聲而來:這便是天篷元帥,其後是天佑、黑煞、翊聖。

高翠蘭:這人雖看似十分滑稽,卻威風凜凜霸氣十足,那就這幅嘍。

高管家:店家,門口臥倒的醉漢是誰?

差點跌倒我!

店主:不識得!

隻聞得說他曾騙吃騙喝竊人財物,被人曝打棄於路邊,再說路邊醉漢本就多的很。

高管家:去,把他喚醒!

讓他與我給東家買些貨物去。

店主走去:喂!

起來了!

醉漢:有何事?

店主拋下碎銀:起來說話!

醉漢看向店主:哼!

這嫦娥怎麼就成後羿之妻了?

店主:這後羿射日,嫦娥竊藥這種家喻戶曉的事,誰不知道?

難道我說的不對?

高翠蘭:看來他連肚子都填不飽了,那還有時間關心這些家喻戶曉的事!

高才,去給他拿些吃得來!

高管家:是,三小姐!

高香蘭:還是妹妹菩薩心腸,要不然餓死也無人問津!

高玉蘭:高才,前些日子太公說府上缺個雜役,你找到冇有?

高才:都是些偷奸耍滑之輩,被我趕跑了。

高翠蘭:你看他行嗎?

高才摸下巴搖頭:此人,難說!

高才蹲下給了他兩包子:你可願來高府做個雜役,起碼有個安身之所,高府的雜役並不是阿貓阿狗都能進來的,你願否?

醉漢:嗯!

隻要有酒喝,有肉吃就行!

高才:你名甚?

何方人土?

醉漢:我豬剛烈,無父無母,生於亥地,長自乾宮。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