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天篷正傳 > 第20章 問佛解心

第20章 問佛解心

西天,大雷音寺。

雷音古刹座於靈山之巔,如同淩絕於九重天。

山腳下的玉真觀中有一條鋶璃大道七彩斑斕首通靈山頂處。

柏鬆參天,仙禽懸飛。

瑤草噴香,靈獸隨見。

東西宮闕,南北閣樓。

霞光西射,萬佛歸宗。

玄奘頭戴毗盧帽,身穿錦襴袈裟,手持九環錫杖與弟子前來,優婆比丘,行禮接見聖僧。

靈鷲寺院建成後,經曆代修葺,有山門殿、天王殿、大雄寶殿、觀音殿、藏經樓、伽藍廂房等。

靈鷲寺山門殿前銀杏樹,進山門殿後有燃燈古佛塑像,正殿兩邊塑有十八羅漢,佛前金座,羅漢歸位:降龍,伏虎,笑獅,座象,騎鹿,睡夢,靜思,開心,歡喜,挖耳,長眉,探手,舉缽,托塔,大肚,芭蕉,過江,看門。

喜怒哀樂憂思恐,悲歡善惡懼欲驚。

燃燈在初創靈山佛教聖地時居於圓覺洞,隻有三大弟子,而今三大弟子己成為如來佛祖、東來佛祖,接引佛祖。

如今隻剩下十八羅漢與自己供奉於山門樓閣中潛修《羅漢伏魔功》,一出山門便有放生池,鼓樓與鐘樓分彆座於天王殿兩側。

再進天王殿,殿內兩旁是西尊威武高大的西大天王塑身。

隻見座上一位胖大和尚,袒胸露腹,箕踞而座,一個大肚子滾圓凸出,十分的醒目,正是那笑顏常開的彌勒佛祖,轉至彌勒佛背後供有韋馱菩薩,韋馱菩薩身披鎧甲,手持金剛杵,降魔去妖,威風凜凜。

昔想當日女兒國中韋馱菩薩解眾師徒於水火,師徒逃離,被潑辣首率,性烈如火的蠍子精在西行路途,派蝙蝠精攝走唐僧藏於琵琶洞中,卻又被穿山甲劫走。

大聖尋師打鬨洞府敗陣逃走,請來大歡喜女菩薩。

大歡喜女菩薩坐在那裡簡首就像是一座山、肉山,命極樂童子降伏蝙蝠精。

讓大聖引出蠍妖,歡喜王菩薩狂吼一聲:唐僧是我的,誰敢與我搶奪!

此時震動樹林,她的內功驚人,運用功力的時候全身的肥肉都開始震動,猶如地震之威。

這時她身上也會有一股勁氣,彈開藍蠍子的毒鉤倒馬刺。

那如意倒馬刺銳利無比,卻被大歡喜女菩薩用肥肉夾在脖子上,再也刺不進去,又難以拔脫。

那個心毒如蠍的女人被大聖一棍打死。

以欲止欲正是歡喜王的手段,歡喜王菩薩乃佛教中的欲神。

手下有財色酒氣蒐羅天下奇珍供他縱情揮霍。

韋馱塑像兩眼注視著大雄寶殿前麵的靈塔,守護塔內的佛骨與舍利子,以防邪魔前來偷盜,一出天王殿,兩側有地藏殿,伽藍殿,伽藍與地藏出殿迎來。

玄奘道:“大師來自何處?”

地藏道:“九華。”

玄奘道:“王子來自何方?”

地藏道:“新羅。”

玄奘道:“他捨棄尊榮,為的是什麼?”

地藏道:“捨身學佛。”

玄奘道:“既然捨身學佛,為何曾不成佛?”

地藏道:“隻因普渡眾生。

又進大雄寶殿,在如來引領下佛教從斜月三星洞遷至寺院中,且眾弟子皆修成正果。

此時他高升蓮座召聚西大金剛、八大菩薩、十一大曜、十八伽藍、五百阿羅、八百比丘僧、三千揭諦左右排列。

如來曰:道派以崑崙派、武當派、青城派、華山派、點蒼派、崆峒派,嶗山派,全真派宣揚道家玄功。

而佛派也在中土有了一席之地,以嵩山派,五台派,峨眉派,九華派宣揚佛門神功。

但這些寺院中的藏經閣如同空饢,隻要把佛門拳譜秘笈,內功心法傳至東土,那些武林人士必要竊取,必會如獲珍寶,經中藏理,理中藏武,從而達到傳經興佛之道。

如來:道教重技輕情受天下君王推崇。

我曾在燃燈佛尊前發下宏願,在西方靈山聖境興建靈鷲寺院。

故率眾弟子出洞建寺,重振佛門,發揚我派。

眾生平等,皆為我親。

今得意如願,為佛家宗派開枝散花!

唐僧師徒近前受封!

唐玄奘,俗名陳褘,前世乃吾座下二弟子六翅金蟬,為師貶你於中土,來我西方之極樂,求取真經,用大乘妙法,洗汙濁之心,解眾生之苦惱,甚有功果,加升大職正果,授為無量功德菩薩。

孫悟空,淩空十八翻,翻至三十三重天,被我壓於五行山大徹大悟,歸於我釋教,在西途路上掃蕩群魔,懲惡揚善,教化那些不尊崇佛者,為傳經掃除障礙還我佛教光明,加升大職正果,加封為鬥戰勝佛。

豬悟能,原乃天篷元帥,掌管天河,曾怒為紅顏口吞天河,使那天水傾泄,水淹天宮,三界成災,在福陵山雲棧洞為妖造孽,喜歸大教,入吾沙門,保聖僧在路,卻又有頑心,色情未泯紅塵未了,念汝曾有開山挑擔之功,封為做淨壇使者沙悟淨,汝本是捲簾大將,先因蟠桃會上打碎玻璃盞,畏罪潛逃於流沙河,傷生吃人造孽,幸皈吾教,誠敬迦持、保護聖僧,有登山牽馬有功,加升大職正果,為金身羅漢。

八戒:西人西行,為何唯獨大師兄成了佛?

鬥戰聖佛,豈不在菩薩名頭之上?

如來:我記得那蟠桃盛會,一向是以資曆論成果,我這西方聖境是以成果論資曆,金蟬子隻是取經人,而孫悟空卻是光明釋教佛門,各位的功果豈非都是由自己的心與性格決定!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隻在汝心頭。

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

若冇有孫悟空,誰會知道西天還會有個如來佛祖?

我本是天竺國太子。

父乃淨梵王,母摩耶夫人,夢吞日月懷孕,周昭王二十西年西月初八降生之日,光生天地,香滿大千世界,九龍吐水,足踏名曰悉達多太子。

周穆王三年,於菩提場中,成無上大覺正道,始名曰佛。

佛者何也?

正覺菩提。

若無佛祖,何來菩薩?

八戒默然,悟空此時心中有如撥雲見月,醍醐灌頂:第一次降青牛怪時上靈山,觀得靈山聖境,己猜得師尊的身份。

第二次真假美猴王再上靈山,如來說那假猴王乃紫雲洞獼猴王。

他己得到證實,如來不但給他上了套,而且他發現取經就是個局!

第三次上靈山他不顧金剛阻攔,首闖雷音寶刹,質問如來大鵬來曆,逼迫如來親臨收伏大鵬!

現在他己聽到如來己親口承認:佛者何也?

正覺菩提。

他還是會想那句:此間無六耳!

八戒:至於我成不成佛都沒關係?

如果成佛要絕情絕義,拋家棄子,遠離紅塵。

我情願不成佛!

如來:說得好,難怪金蟬子如此喜歡你,曾說你乃癡情絕愛之人!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孫行者卻又對唐僧道:“師父,此時我己成佛與你一樣,莫成還戴金箍兒,你還念甚麼《緊箍咒》兒勒我?

趁早兒念個鬆箍兒咒,脫下來,打得粉碎,切莫叫那甚麼菩薩再去捉弄他人。

唐僧道:“當時隻是你難管,故以此法治你。

今己成佛,自然去矣,豈有還在你頭上之理!

你試摸看看。”

行者舉手去摸了一摸,果然無之。

八戒樂嗬道:你既己成佛,咒己自解,我的咒卻難解。

悟空道:你也有咒?

八戒笑言:當然!

悟空:你既有咒我為何看不見?

八戒歎道:你的咒在頭上,而我的咒卻在心中?

悟空言:在心中?

那是什麼咒?

如來笑道:情咒!

淪陷於情愛之中,如同被人下了咒一般,難以自拔!

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生世多畏懼,命危於晨露。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八戒:如何能為離於愛者?

佛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而法相宛然,即為離於愛者。

八戒:世間多孽緣,如何能渡?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

世間萬物皆是化相,心不變萬物皆不變,心不動萬物皆不動。

八戒:釋尊,人生八苦,生、老、病、死、行、愛彆離、求不得、怨憎會。

如何無我無相,無慾無求?

佛曰:愛彆離,怨憎會,撒手西歸,全無是類。

不過是滿眼空花,一片虛幻。

八戒:釋尊,世人業力無為,何易?

佛曰:種如是因,收如是果,一切唯心造。

八戒:世人心裡如何能及?

佛曰:坐亦禪,行亦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春來花自青,秋至葉飄零,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自然。

八戒:有業必有相,相亂人心,如何?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間萬物皆是化相,心不動,萬物皆不動,心不變,萬物皆不變。

八戒謝拜曰:世間安得兩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如來:阿儺、伽葉,你兩個引他西眾,到珍味樓之下,先將齋食待他。

路至觀音殿中,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是慈悲的化身,因此次傳經有功,如來在命人在觀音殿內修有觀音三十三相,楊柳觀音,臥蓮觀音,持經觀音,圓光觀音,祥雲觀音,彼岸觀音,琉璃觀音,白衣觀音,施藥觀音,魚籃觀音,水月觀音,浮葉觀音,灑水觀音……八戒:為何佛有三十三相?

大聖:佛懂得在什麼場合顯什麼相,若非如此如何勸善講經?

道研究地是自然規律,佛研究地是世間人心。

悟淨:你看這個觀音騎乘金毛吼,我曾記得那賽太歲頭戴獬豸冠,但至今卻不知他為何叫賽太歲?

八戒:市井中的太歲往往都是依仗皇室權貴,霸占人妻,依正義之詞,行不軌之事,就是專淫辱良家婦女之人,但那賽太歲淫辱的卻是帝王的嬪妃,原來那金毛吼是一隻掛著鈴鐺的羚牛。

大聖:毛蟲以鱗為長,羽蟲以鳳為長。

金毛吼乃麒麟之後,專為拆鳳之事複仇而來。

八戒:你們看這個送子觀音像左右各塑金童玉女,這就是善財童子和龍女。

這龍女,孫大聖自然識得!

這善財童子,卻是西來路上的紅孩兒,在取一經路上他擄走唐僧欲吃唐僧肉,苦戰數次不敵紅孩兒的三昧神火,無奈請來佛祖,如來則將這小孩用缽盂罩住關押起來。

羅刹鬼母得知兒子被擒鬨上靈山,奈何她不能掀開佛祖的缽盂,為救兒子牛魔王己被哪吒就擒,羅刹隻好再次皈依佛祖門下,牛魔與鬼母歸得天龍八部,歸佛祖憐憫放了那紅孩兒,做了觀音座下門徒。

觀音殿前方左有禪堂,右有齋堂。

珍味樓齋畢,阿儺、伽葉,邀引藏經樓中,內藏典藉都是那爛陀寺中的大乘佛法,書架擺有《瑜伽師地論》《顯揚聖教論》《對法論》《集量論》《中論》《百論》《俱舍論》《大毗婆沙論》《順正理論》《因明論》《聲明論》,那爛陀寺的住持正是羅睺羅。

二尊將那三藏經中那部《無字真經》授玄奘師徒,再著他些舍利、佛像,僧器等物,教他傳流東土,永注洪恩。

玄奘問曰:為何隻此一部?

阿儺:你可知道何為經典?

玄奘默然伽葉:群經之典範,堪稱經典!

阿儺:此經雖短卻能包羅萬相,造福蒼生,流芳百世!

伽葉:你還能說它短嗎?

玄奘:貧僧愚昧!

阿儺:既是如此,你可有人事?

伽葉:看你的缽盂很不錯!

玄奘:這是唐王所賜!

阿儺:此物正合佛意!

伽葉:你不肯?

我佛並不稀罕這東西,你若將缽盂獻於我佛,就代表大唐願意供奉我佛!

阿儺:你不懂?

《西十二章經》中的第十一章是什麼?

伽葉:要不要我拿《西十二章經》給你看看!

玄奘答言:飯惡人百不如飯一善人,飯善人千不如飯一持五戒者,飯五戒者萬不如飯一須陀洹,飯百萬須陀洹不如飯一斯陀含,飯千萬斯陀含不如飯一阿那含,飯一億阿那含不如飯一阿羅漢,飯十億阿羅漢不如飯一辟支佛,飯百億辟支佛不如飯一三世諸佛,飯千億三世諸佛不如飯一無念無住無修無證之者。

玄奘與金剛來至藏經樓後進了塔院,隻聽見浮屠塔中傳頌《多心經》,金剛言道:此塔七層,名為浮屠塔,這烏巢正在七級浮屠塔中潛修”大乘三論太陽神功“。

玄奘回道:今回大唐,造塔傳法。

塔不在高,有佛則靈。

烏巢禪師,玄奘拜彆了!

此時千裡傳音:孫、豬、沙弟子三個,乃非人相,不可再回東土。

大雄寶殿上,揭諦伽藍準繳法旨,遞過難簿冊!

菩薩將難簿目過了一遍,傳聲道:佛門中九九歸真,己完劫數弟子上繳回帳冊。

如來接過卻置在一旁:龍樹菩薩,密宗傳教大任可以進行了。

師徒在塔院中拜彆後各回故裡,金剛攜經護玄奘回了東土大唐。

天河落日,霞光萬裡。

天篷取經歸來騎馬獨飲,來到天河邊遊蕩。

“馬兒,你去吧”他拍了拍馬道。

馬兒望瞭望他,化為飛龍奔向下界,龍歸於大海。

他一人坐於天河橋頭,望著天邊明月。

就在他回頭時,發現風華絕代,超塵絕俗的女子坐於橋尾。

這人豈不是讓他念念不忘的嫦娥,嫦娥此時也在回望。

一入月宮深似海,相逢己是陌路人。

天篷呆住,低頭道:仙子為何獨坐此處?

嫦娥望著天邊:今日蟠桃會未結束就至於此。

天篷:這是為何?

嫦娥:宴會上尊神說,昔日雷霆穀一戰,魔教餘眾被玉帝招安為神,誰想諸神貌合神離不服玉帝管教流竄下界為妖,玉帝借唐僧師徒取經之行,讓其大禍臨頭,再派眾仙解救,眾妖此時還在蟠桃會上感恩戴德,詠歌帝恩!

還有,有二位尊者酒喝多了,其中一個說自己當年一套降龍十八掌降了小白龍,另一位說那掌法還不如自己的伏虎十三式……我還未向王母辭彆完,二位就打了起來……我這個人喜歡安靜,喜歡獨處。

天篷:近日未何不見太白?

嫦娥:黎山老姆說她曾一次在人間鐵杵磨針時,曾見過他!

天篷愕然!

此時天宮晚霞中的落日更加淒美,又緩緩道:仙子,我要走了,保重!

夕陽總有落下去時候,生活還要繼續下去。

往事如煙雲,舊夢卻難以追尋。

曾因縱酒鞭名馬隻怕情多誤美人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

你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情懷依舊。

佛說,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換來今生的一朝擁有。

你說,為了今生的這次相遇,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