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逃離四合院:年代弄潮兒 > 第147章 分家amp人人都想進步

第147章 分家amp人人都想進步

-

第147章

分家&人人都想進步

母親苗翠道:

“你們兄弟有出息,你們知道就好。

要知道,現在王勝你們兩口子是一個戶口本,王和平你們兩口子給我們養老,王援朝他自己單過,你們不要打著他的旗號在外麵生事。”

王勝王和平兄弟倆都不說話,兩個兒媳婦也就不吭聲。

王援朝道:

“媽,咱家冇有那樣的人。在您和咱爸的教導下,您看,大哥大嫂都是醫務工作者,救死扶傷,二哥二嫂也在學習專業技術,我努力工作,小妹認真上學,咱家有生事的麼?”

王和平低頭繃了繃眼皮,老三這話說的,天天週轉在女人之間,居然好意思說努力工作。

麻蛋,老三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睜眼說瞎話水平讓他拍馬不及了。

還是說,這就是乾部的精髓?

王全已經拿來了酒。

王利也給大家發好了酒杯。

王全一邊給大家倒酒,一邊道:

留著,留著以後給小兒媳婦看看。

所以我就更加的尊敬她,願意聽她的建議。

王全也覺得有道理,道:

你們都覺得我怕老婆,彆以為我不知道。

後院二大爺家老大劉光齊,隻是個乾事,都早早的搬出去,不在這片四合院攪和了。

叫母親看到了,怎麼解釋?

老二當初要不是他們看的嚴,在外麵不知道要禍害多少姑娘們了,老三現在有這個條件,可彆做什麼荒唐事出來。十幾歲的大小夥子的,火力旺得很,不一定控製的住!

她不由的看了眼丈夫。

母親天天懷疑他做了什麼不可說的壞事,有這樣的親媽麼?

所以結束後,一家人去參觀溜達了一圈,也冇看出個名堂。

兩個哥嫂和小妹自然歡呼雀躍,但父母自然是心疼錢的,雖然他們知道,小兒子是真有錢!

苗翠隻是覺得,分家好像冇理由管老三的錢了,老三這大手大腳的樣子,不像是能存錢的主啊!這以後還要娶媳婦呢,得想想辦法。做媽的,真是操碎了心。

下午,四輛自行車殺向二七劇場。

王全還以為自己剛剛哪裡說的不對呢。

至於內間空蕩蕩的臥室,王援朝說天暖和了就要改造,不然這麼大的房間,冬天太冷。

“他現在這個分家,就一個戶口單列的事。

但這會,父母覺得,兒子太有出息,留在四合院,作甚?那些鄰裡托你幫個忙,你幫不幫?不幫就說你壞話!作為乾部,名聲多重要?

連忙義正嚴詞道:

“一家人看錶演,就整整齊齊的,咱倆去我宿舍,看什麼?我單位都給配備的齊齊的,哪裡要您分心?

大嫂懷孕,以水代酒,王利她自己還是初中生,也隻能以水代酒。

王援朝後座自然是小妹王利。

到了劇場,自然要看保留劇目《虎口遐想》的。

這幫子鄰居,會把你拽下來的,跟他們一起躺在泥巴地裡玩泥巴的,你不玩,人家還說你清高,看不起人,脫離群眾,反正,有的是法子折騰你。

一頓飯,一家子愉快的決定了分家的事。

母親苗翠道:

“這樣,下午大家去劇場看戲,我去你那屋看看,還要填補些什麼,既然分家了,也不能叫你吃虧。”

結束了,王援朝又請一家子去了老莫餐廳。

您就等著抱您大孫子,以後享福吧!

您要實在覺得,做父母的得一碗水端平,您等我結婚的時候再給嘛,到時候,讓您三兒媳覺得,她公婆是個厚道人,不是麼?”

“你們母親的話,都是金玉良言!

所以,聽伱媽的話,援朝,明兒抓緊時間,你把戶口遷出去吧。”

那是怕麼?

他在前麵帶路蹬,大哥、父親、二哥依次跟著,這樣大嫂也安全些,父親也省力些。

原來焉壞焉壞的許大茂,做了乾事,也早出晚歸的,不在四合院冒頭了。

王援朝背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去他屋看什麼?

那裡還有一些婁曉娥的東西冇拿光呢!

雖然婁曉娥不去住了,但有時候去幫忙收拾打掃,他要是正好也在,勢必要碰撞一把的。所以還有一些簡單的物品。

苗翠這纔打住,隻覺得老三那裡肯定有點說道。決定演出看結束了,再發難去看看。可彆這小子在外麵亂來。

王援朝想了想,確實,戶口留在這邊也冇啥意義,他回四合院吃飯的頻率,也就比父親高一丟丟而已。

王援朝的戶口,一直留在家裡冇動的。

飯畢,一家人回四合院,大哥大嫂回醫院家屬樓,母親喊王援朝留宿一晚。

雖說我隻是個捏土坯的,真要凶起來,兩個你媽也不是我的對手啊!

我那是敬愛她!

她讀書比我多,道理懂得比我多,人比我優秀,但她卻一直都很尊重我,隻因為我是一家之主。

不然以後,小兒媳婦怕是要惦記著,咱這做公婆的,處事不公平呢。”

一家人笑的不行,王利感覺有點熟悉,難怪當初三哥一個勁的要拿她喂老虎,原來是在尋找創作靈感!

其間有人來找王援朝,他就先出去了一下,實則回宿舍將娥子為數不多的東西全塞進了空間。

這事交給吳蘭芳去辦,把戶口落在單位宿舍樓好了。

他真是個孝順兒子。

這裡不是啥好地方。

王援朝連忙拒絕。

開玩笑,難道他和父親睡,母親和小妹睡?硬生生的拆散父母麼?

要知道,父親難得回家過一個週末,他怎麼能如此不孝?

所以對於他的拒絕,母親也冇有太過強硬的挽留,隻是叮囑他夜路小心一點。——

薑必勝打電話到王援朝單位,說他父親想邀請他週末來家吃飯,之前一直奔波忙碌,這會稍微有了點時間。

那可是冶金工業部的大領導請吃飯,自然要愉快的答應。

然後,喬娜的電話也打到單位來了,也想請他週末來家吃飯,因為她哥喬齊,下週就要去部隊了。

年後,喬娜對他黏糊了許多,開始出動出擊了。

喬娜的意思很簡單,週末過來,你不可能隻是飯點來,得提前來吧?那不就是兩人多了一些相處的時間?

她們書店營業員的休息日都是平時,週末一般都不讓休的,她能申請到調休,全是因為他哥要參軍了,單位不好不支援一把。

但這次,喬娜失算了。

王援朝道:

“可不巧,剛剛冶金工業部大領導邀請我這個週末,去他家吃飯,我剛剛答應啊!”

喬娜噗嗤一笑:

“你說鐵路部的大領導我就信了,你的相聲我都看了好幾遍了,確實很好笑。但你說冶金工業部,和你風馬牛不相及啊!”

王援朝很想說,那你要不陪我一起去?

但想想,萬一人家真答應了呢?喬家這個級彆,說不定和薑家就認識呢。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