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逃離四合院:年代弄潮兒 > 第145章 最年輕的分團副團長

第145章 最年輕的分團副團長

-

第145章

最年輕的分團副團長

正月過去不久,金主任終於官升一級,成了文工團副團長,兼辦公室主任,成了文工團的二把手!

元宵晚會,鐵路文工團的相聲,在領導們麵前博得了滿堂喝彩。

畢竟大家聽慣了老套路,這《虎口遐想》,實在令人耳目一新。

《愛我中華》這樣的神級作品,和《虎口遐想》這樣的創新現象級作品,讓苦熬多年的他終於熬出了頭。

不止是他,委員憑此功績,調到了爾濱鐵路局任專職副委員,那可是新時代最早的鐵路局。幾千號員工,實打實的三把手。

早知道如此,年前的文化列車,委員就和團長換個帶隊方向了。

團長晉升了一級,成了委員,名副其實的一把手。

剛剛結婚的呼延笙分團長也晉了一級,成了文工團副團長,成了整個文工團的三把手。

說起來呼延團長也不容易,和前夫生了一個殘障兒子,離婚後一直獨立撫養,好不容易找了一個願意接納這個兒子的普通工人再婚。

嗯,這個是金主任,哦,金副團長,最近跟他透露的。也是因為如此,之前狀態不是很好,成了歌曲的第二替補。

因為王援朝兼了歌舞團副團長一職。

王援朝無奈一笑:

“算了算了,隨你怎麼叫,我就叫你吳姐。”

如果他有人手的話,也不是不能,往團裡塞個把人啊。

您要跟我見外,我可得傷心。”

這辦公室,跟金主任之前的辦公室差不多。

“王團,您看,還有什麼需要調整的麼?”

因為文工團架構老久不動,林白下麵級彆最高的張揚,也才21級,3級辦事員,離科長正兒八經的16級,差了5級!

先不說他們的本事,不足以跳過這麼大的鴻溝,筆桿子大秘,是不能含糊的。冇看老委員外放,帶的第一人就是林科長麼?

結果林白被老委員帶走了,新委員還得找個這樣的人過來,因為他以前也不管這事兒,他隻管幾個分團的業務。

吳蘭芳一笑,居然有些嫵媚,道:

經過組織的充分論證研究,加上王援朝自己的主動謙讓,最後兼了一個歌舞團副團長,主要負責創作工作,另外就是協助呼延副團長,管理歌舞團。

看來也不能一直飄在外麵,要在體係裡夯實夯實基礎了。安排一些自己人,終歸是好的。

歌舞團有人被調走了。

吳蘭芳心中歡喜,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她又不是十幾歲的小孩子了,在辦公室都呆了好些年了呢!

“那怎麼行。在單位,就得稱呼職務,冇有規矩,怎麼成方圓,您說是吧?”

哦,對了,王援朝也剛剛拿到了對麵廣播學院的函授文憑,現在學曆可不是初中生了,相當於中專生、高中生了!是有資格繼續深造的!

當然,除了這些上層的變動,中層有幾個辦公室崗位的同誌,後麵會跟著委員的調動而調動。

吳蘭芳捂嘴一笑,道:

“王團長,那我得多叫您兩聲,讓您聽的適應一些。”

17歲的分團副團長,這得擱在葛敏年代纔有的。

去地方協助專職副委員,進行組織的精神文化建設去了。

也就是王援朝連續拿出了兩個大作,質量過硬,加上老委員和金副團長力挺。

“那我就謝謝王團抬愛啦!另外,王團,您可以挑選一名業務助理,協助您日常工作和生活安排。您看有合適的人選麼?”

文藝六級擺在那,他不可能去接什麼辦公室主任,更不用提下麵的科長了。

團長升委員,是不可能再管具體專業上的事的了,他需要逐漸脫手。

業務科科長林白,跟著委員去了爾濱。

不過業務科的科長,自然由新委員的大秘擔任了。

王援朝突然覺得有點可惜,他手頭居然一個業務人才都冇有!浪費了這次大好機會。

也有一些鐵路係統內的,地區單位的乾部和文藝骨乾,調動了過來,填補這裡的一些空隙。

一朝天子一朝臣,也很正常。

辦公桌老舊,椅子還是木頭的,斑駁的很,有個會客的木頭沙發和茶幾,有些書櫃,除了地方大點,哪哪都是歲月的痕跡。

而金副團長又不是專業出身,所以,呼延笙作為副團長,除了主要管歌舞團,也要管其他幾個分團的專業工作。

嗐!

隨著這波人士變動,也有一些崗位的同誌,隨著組織管理層的變動而變動,或上或下,實乃平常。

我剛入職的時候,還是您帶我辦理的手續,辦公室裡,也是您帶我走的關係,就連宿舍,都是您幫忙張羅的。

這錯綜複雜的關係,想要磨合好,都需要不短的時間。

不管怎麼樣,王援朝是需要一個獨立的辦公室了,不能再和業務科的同事們一起辦公了。

王援朝笑道:

“吳姐,咱們之間可不要生分了。

呼延團長換去了副團長的辦公室,留下的辦公室自然就是王援朝的了。

委員去地方任職,肯定不會帶四大業務分團的人嘛,去唱歌跳舞?去說學逗唱?還是玩雜耍?

但王援朝剛臆測完,就發現打臉了。

“那要不你叫我援朝同誌吧,不然我彆扭。”

王援朝道:

業務科的三名老同事剛剛拍完他的馬屁,人事科的吳蘭芳乾事,就跑過來邀請他去勘定辦公室了。

這些功勞換在另一個人身上,妥妥的直接就是歌舞團團長了!

各個分團,業務小組不少,分團長一個人肯定管不過來,比如歌舞團,下麵就有歌隊、舞隊、樂隊,每隊有隊長,還有隊員。

隻因為他年紀實在太小了,即便過了年,按虛歲算,也才17歲。

能不能管好這支隊伍?

帶隊伍和創作,是兩碼事啊。

另外歌舞團,也有一個協調各支隊的辦公室,這個辦公室主任,一般是科級副科級乾部,對分團長負責,算是分團自己的,行政機構了。

之前王援朝已經和直接上級呼延笙聊過了,呼延團長的意思是,她精力顧不過來,除了歌隊她直接帶領,其他的辦公室和舞隊樂隊,都希望王援朝帶起來。

歌隊,隊長劉健,男高音,拿手作品無,副隊長石悅,女高音,拿手作品無,反正這年頭也冇啥版權說法,愛唱那首唱那首唄。

下麵一些歌唱隊員、和音隊員、合唱隊員,總計14人。

舞隊,原隊長被調走了,暫時空缺,副隊長田斌,男舞者,下麵還有19名舞者,9男10女。

樂隊,隊長朱家宏,精通各類樂器,擅長編曲,下麵有演奏伴奏隊員7人。

辦公室主任夏丹,就是呼延團長之前的助理,下麵還有3名辦事員。

除了協調內部工作,還要負責跟文工團對接。

呼延團長的意思是,她需要夏丹繼續協助她的工作,但也會讓夏丹幫忙王援朝過渡一段時間,畢竟王援朝不熟悉歌舞團的狀況。

辦公室4個人,除了夏丹她是一定要帶走的,其他3人裡,夏丹還會再帶一個負責歌隊的,留舞隊樂隊的兩個給王援朝用。

在王援朝完全接管歌舞團工作之前,他隻能再安排一個業務助理。

所以這都是約定好了的事。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