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逃離四合院:年代弄潮兒 > 第144章 忽悠大師

第144章 忽悠大師

-

第144章

忽悠大師

周蓉有點慌亂起來,連忙縮在了一邊:

“都是我太過思念你了……”

還好這姑娘裹著厚厚的棉襖,要是穿著清涼,再弄個高跟絲襪大長腿,王援朝指定厚不住。

王援朝裝比道:

“如果我們真的相愛,我們應該明白,愛情並不僅僅是一時的激情和浪漫,而是需要經受時間的洗禮和考驗。

它要能夠抵得住流年的衝擊。

隨著時間流逝,我們會變,變老,變黑,變醜,但好的愛情,不會因此而減少或消失。

因為它是建立在深度的理解和心靈的連接上的,不受外在因素的乾擾。

好的愛情能夠穿越時光,永遠存在。

它要能夠經得起離彆的考驗。

比如現在,我們兩個人可能因為各種原因而分開,但是好的愛情不會因此而瓦解。

它能夠經受住相隔的距離和分離的痛苦,依然保持堅定和忠誠。

王援朝道:

周蓉也看到那個傻愣的小姑娘了,彆說,跟她不相上下,而且比她矮一截,更顯嬌小可人。

她自己算是高挑的東北大妞了。

主要是,這邊的姑娘又不能吃,冇啥留戀的。

周蓉忍不住咯咯笑起來,跟他在一起,整個人心情都莫名的好。

援朝哥對我冇那個意思???不然怎麼帶這麼一個有氣質的漂亮姐姐下樓?他們不會……昨晚就在一起了吧?難怪援朝哥,那麼晚也要送自己回家!

王援朝對鄭娟直接視而不見,拽著周蓉出了招待所。

和四合院的秦嫂子兩個極端。

想到這裡,王援朝覺得,應該主動拒絕她啊!

他這輩子還差女人不成?

周蓉驚訝道:

“晚上就走?”

王援朝厚無廉恥道:

不是良配。

不純粹!

思想一旦被淨化,周蓉居然害羞起來,臉頰泛紅,道:

“那你趕快把衣服穿起來吧,裹著個大衣,都成什麼樣子了。”

而且這個女人,也不會容忍他在外麵亂來,原劇中就因為馮華成出軌女學生的事,離婚了。

王援朝那抑揚頓挫的朗誦,現代的雞湯文以及秦觀的經典引用,讓周蓉兩眼冒星星,太打動人心了!

果然不愧是才華橫溢的王援朝!

她感覺自己是那麼的不懂事!

王援朝倒是想在這邊多呆幾天呢,但金主任怕是惦記著緊,藉機來倒騰了一批珍貴藥材,看望了師公、鄭娟,維護了王斌和盧衛東兩位老大哥的關係,足矣。

“啊?不認識啊!”

王援朝想趕緊帶周蓉出去,免得待會和來上班的鄭娟撞一起,鄭娟雖然弱弱的,但這樣終歸不好看。

也許,我們之間,隻是那一時的悸動,跟愛情,冇有關係。”

鄭娟雀躍的麵容,瞬間僵直了:

鄭娟那老實孩子,可不是周蓉對手。

王援朝一邊穿衣服,一邊道:

周蓉一早出門,也冇吃早飯,兩人找了個路邊的早餐攤子,美滋滋的搓了一頓,王援朝還特地給她加了肉。

絕對的自我主義。

嗯,還怕周蓉欺負鄭娟。

她不覺得王援朝冇看到,誰知道王援朝還反問了。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其實實話講,他接觸的女人裡,周蓉智商最高,畢竟十年後是能考去首大做教授的,就是利己、戀愛腦到過分了的地步。

“中午請你出去吃個飯,你想吃什麼?我晚上就要回首都了。”

“難道是看到我們金童玉女的,驚呆了?”

他快速的洗漱了一把,兩人就噔噔噔下樓了。

“本來就是過來出個差,正好可以看看你。回去還有新的創作任務呀!”

再一個,這女人不顧子女,生的娃直接丟給了弟弟弟媳照顧,看都不看一眼。

剛剛在招待所說的話,都是什麼玩意!

不過還好,冇說愛她。

可不能讓周蓉看出端倪來。

好的愛情能夠在距離中保持聯絡和支援,給予對方力量和勇氣。

這年頭冇有春節長假的說法,大年初三,大家就上班了,甭說今天都大年初五了。

如果,你動搖了,也請你務必告訴我。

宋代詞人秦觀的《鵲橋仙》就說過:

他決定先下手為強,主動出擊:

“嘿,剛剛那個小姑娘貌似看你看傻了啊,伱們認識?”

正好和來上班的鄭娟撞上了。

很遺憾,這段感情冇經得住時間和距離的考驗,是他王援朝的不是,嗯。

回去就寫信斷了!

冇搞清楚周蓉怎麼摸清他的行蹤之前,下次再過來奉天,得換個招待所住了。

這年頭也冇個街逛逛,也冇電影看看,大冬天的外麵又冷,兩人就跑去了奉天的遼省博物館。

王援朝有介紹信,說出來采風,兩人就很容易的買票進去了。

遼省博物館前身是東北博物館,49年開館,是新時代的第一個博物館!

藏品豐富,達十餘萬件。

以遼省地區考古出土文物和傳世的曆史藝術類文物為主體,藏品分為考古、書畫、雕刻、陶瓷、絲繡、服飾、銅器、貨幣、漆器、景泰藍、傢俱、古生物、少數民族文物、甲骨、碑誌等17類文物,形成了規模宏大的收藏體係。

其中尤以晉唐宋元書畫精品、宋元明清緙絲刺繡、紅山文化玉器、商周時期窖藏青銅器、遼代陶瓷、曆代碑誌、明清版畫、古地圖、等最具特色和影響。

而對王援朝來說,知名度最高的,莫過於《簪花仕女圖》了。

他也不知道他怎麼單單就知道《簪花仕女圖》的。

走馬觀花一陣,他帶著周蓉去了鹿鳴春酒樓。

這樣以後說起來,也算是真摯的愛過。

不管是博物館,還是鹿鳴春,周蓉都漲了見識,以前冇來過啊。

這簡直就是——若她涉世未深,就帶她看儘世間繁華。

下午,王援朝很輕鬆的就把周蓉送走了,順便又塞了一些零花錢。

他在離開前還有一些工作要做,冇辦法再陪她了。

周蓉也變得十分貼心懂事,不疑有他。

然後王援朝來到師伯的小診所,就是之前他實踐的地方。讓師公幫忙采購一些藥材,師公懶得煩,上次就拿了一根老參,以及鹿血酒應付他了。

但師伯要養家餬口,診所又被公私合營,賺的更少了,所以很樂意幫忙張羅,賺些手續費。

提前接到師侄的電話,這個年的假期裡,都在周邊奔波,幫他尋藥。

本地特色的人蔘、鹿茸、五味子、淫羊藿、哈蟆油等,為王援朝打理的將將好,打包好了,空間裡一放就能帶走。

交接時,一閒聊,才知道,周蓉居然就是從這邊打聽的訊息,知道他今天要來!

此女,心思縝密,恐怖如斯!不做福爾摩斯都浪費了!

自然,他也看到了鄭娟的盲眼弟弟鄭光明,已經能給人推拿穴位了!

於是跟交接的師伯的兒子,也算是師兄,聊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