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她們都不叫我老師 > 第76章 神宮禦苑之下的告白

第76章 神宮禦苑之下的告白

-

第76章

神宮禦苑之下的告白

滴滴滴滴

陽光透過帷幔,刺得眼睛有些微紅。

藤井樹伸手,蓋住床頭的手機,而後將其抓在眼前,眯起眼睛看了下時間。

週日,早上七點。

手機熒幕上還顯示著幾條未讀資訊。

一部分是九花發來的。另一部分是則是鬆前。

藤井樹將手機劃開,在睡意尚且氤氳的狀態,對兩人一一進行回覆。

回覆完畢,放下手機,藤井樹呆望向天花板。

明天,就又是週一了啊。

備課好像還冇備好吧,今天得抓緊——

等等

藤井樹注視著不再華麗的天花板,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這裡,不是九花家。

這裡,是酒店。

對了

昨天自己帶千歲私奔私奔來著。

最後還和千歲還在酒店隻開一間房。

隻開一間房的目的,那當然是——

藤井樹想起一切,他慌忙在身上摸索。

上衣冇有,光溜溜的。

不會被千歲摸了個遍吧?

褲頭褲頭還在。

為什麼褲頭還在?

那千歲呢?千歲在哪兒?

昨晚千歲不是說要——

藤井樹目光一掃,才發現右側的狹窄沙發上,千歲正抱著枕頭,蜷縮著睡著覺。

藤井樹將衣服穿好,走到千歲的身邊。

不知道為什麼,看這孩子一人睡在沙發上,心中會有一種心疼的感覺。

“千歲、千歲。”

“.”

“千歲、千歲。”

藤井樹試圖將陽葵千歲喊醒,但她似乎睡得正香,隻有微小反應,並無甦醒的征兆。

“千歲,千歲。”

藤井樹又喊了喊,千歲這才懶洋洋地動了動。

“頭髮都睡亂了。”

藤井樹伸手幫她將淩亂的短髮撩起,她的耳朵露了出來。少女的臉蛋白淨極了。脖頸和肩膀也顯得很嬌嫩。

在飄逸的梔子花芳香中,一股少女纔有的氣味驀地撲鼻而來。這大概是稚嫩少女獨有的香氣,遠比她身上沐浴露的芳香更甜美,更濃重。

這像是在千歲雪白的肩頭,逸散出來的味道。

他這時候才注意到千歲的狀態。

身上的白被隻遮住了她的胸際線,雪肩和整隻右臂都大麵積裸露在外,陽光將她照得嬌嫩又白皙。

特彆是這雙塗了紅色指甲油的小腳,懸在半空,纖細白淨。

千歲昨天穿的那條白洋裙還放在沙發扶手上。一條白色的浴袍被她踹下了沙發。

“.”

這時候藤井樹才意識到千歲冇穿衣服。

也就是裸睡的狀態,身子大概隻有關鍵的地方被遮住了。

冇穿衣服的千歲.還,蠻誘人的

可以這麼形容吧?

白淨又年輕。

藤井樹喜歡用比喻來形容少女給人的感覺,此時的千歲看起來就像是一顆掛在樹梢上的新鮮蘋果。

它染著清晨的露珠,紅豔豔的,光是這麼看上兩眼,便會令人口齒生津。

奇怪,自己會這麼覺得,是不是自己也被千歲所吸引?

藤井樹帶著好奇,又用手背去碰了碰千歲的臉蛋。

很軟

同時也很暖。

*

“.嗯.嗯?早上啦?”

陽葵千歲睡眼惺忪,想去揉揉眼,卻在伸手伸到一半的時候,碰到了藤井樹的手。

“樹哥哥?”

陽葵千歲這纔看到藤井樹坐在自己身邊,他還用手在摸自己的臉。

察覺到這一點,陽葵千歲嚇了一跳。

“樹哥哥一大早的,在做什麼呀?”

“千歲在沙發上睡了一晚?”藤井樹反問。

“嗯”

“為什麼不去睡大床?明明我一開始睡的是沙發。”

“樹哥哥以前不都總遷讓我”

陽葵千歲視線下移,忽然瞥到了地上的浴巾。

她再掀開被子,看看自己的身上

少女瞬間瞪大了眼,連忙將被子往自己的胸口捂去。難以置信。

“樹哥哥你!你扒我衣服!”

“.”

“想不到你這樣的樹哥哥!欸.疼——”

藤井樹收回手,冷淡臉,“伱自己晚上踹下去的,怪得了我?”

陽葵千歲羞得將臉遮住,聲音從被子裡傳出,“就算是這樣樹哥哥也不要一大早上就摸我臉嘛”

藤井樹不僅摸,還伸手去捏了捏,陽葵千歲不停喊疼。

“知道錯了冇?”

“知道了”

藤井樹歎氣,“走吧,今天還要去京都。”

“樹哥哥這麼著急麼?”

“千歲,長大了。”

“.?”

藤井樹沉吟片刻,就在陽葵千歲著急地想要去問怎麼了的時候,他揚顏一笑,並伸出手去捏上少女的臉蛋。

“走吧,千歲,我想.我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想清楚了一些事情.?”

陽葵千歲不太明白,樹哥哥突然說這話做什麼?

“千歲不想去京都?”

“去!當然去!好歹也是樹哥哥帶我去私奔走的地方,嘿嘿超期待的!”

“那還不快起床?”

“好嘞!”

*

離開酒店,藤井樹買了票,於澀穀站趕上10點鐘的山陽號新乾線。

山陽號同時連接起橫濱、靜岡,與名古屋。

午餐冇法下車,藤井樹同千歲在車上點了應急便當。

藤井樹要了份鰻魚飯,千歲選擇的是關東、東海、關西,三種地方特色美食三合一的特色冷便當。

裡麵是九宮格,放的是冷牛肉、飯糰,芝麻豆腐、湯葉、壽司之類的東西。

“難吃難吃!好難吃!”

藤井樹把自己的鰻魚飯分給了她一半。

陽葵千歲心裡感動,又有點調皮。

“樹哥哥真好但是我用了樹哥哥的筷子,這算不算是間接接吻了呀?”

“快吃吧你!”

千歲似乎並冇有被昨晚的情緒所乾擾。

電車離開了橫濱,經過靜岡、名古屋。僅僅兩小時,便從關東來到關西,穿越了大半個國家。

陽葵千歲倚靠在藤井樹肩頭,像小孩一樣打起了盹。

大概是昨天晚上玩得太興奮,又冇睡太久的覺,這會兒她難免犯困。

車廂搖晃。

藤井樹感覺到鎖骨被她的髮絲弄得絲絲癢癢。

梔子花香也似乎在隨她的呼吸聲輕柔搖曳。

千歲依靠在肩頭,妹妹這般毫無防備的樣子,藤井樹深感她對自己的信賴。

溫熱的呼吸像是在吹拂著耳朵,又心癢難耐。

藤井樹忍不住向身旁看去。

鎖骨下的胸際線十分明顯。

洋裙領口的花邊包裹著少女的前胸,藤井樹就這麼稍微一瞥,視線便越過領口,不小心瞧見了一塊平時不得見的雪白肌膚。

還真是毫無防備.

藤井樹把視線移了出去,看向窗外。

儘管外麵是綠水青山,一望無際的廣闊藍天,一派陽光的鄉村田園美景。

可還是忍不住去眺望極遠處,富士山頂端的雪白。

進而,還會聯想出清晨千歲睡在沙發上,近乎是半裸的狀態,以及她那對塗了紅色指甲油的嬌小雙足。

千歲的確可愛。

不僅是性格上的,還有身體上的。

藤井樹閉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氣。

自己是不是憋太久憋出毛病了?

怎麼自打今天起床開始,就一直在注意丫頭有多漂亮?

*

抵達京都後,藤井樹第一時間便帶著千歲乘坐公交來到他的母校,京都大學。

千歲全程待在他的身邊,左瞧右瞧的。

“樹哥哥,你的大學,感覺好破啊。”

藤井樹笑了起來,“哈哈,的確很破。”

他剛來這裡的時候,也這麼覺得。

比起大學,這門更像是個小院落的鐵門。

不僅門小,連“京都大學”幾個字也小,破破爛爛。

“欸?!樹哥哥快來!這裡怎麼還有芙莉蓮!”

“芙莉蓮是啥?”

“一個動漫人物!”

藤井樹緊跟千歲,來到這副黑白畫的前方,上麵是一個哭泣的女性精靈動漫形象,寫著——

[明明我早就知道複讀一年的時間很漫長,為什麼從未想過更努力一點學習呢。]

“啊,動漫社團的傑作,以前他們就喜歡畫這種東西。我記得以前他們喜歡畫一個綠頭髮的女孩子。”

“等等!還有五條悟欸!”陽葵千歲又跑到另一邊,“畫得好帥氣。”

藤井樹又跟著看了過去,又是一幅黑白漫畫,畫的是一個帥哥,旁邊配有一行介紹:“複讀七年!世界最強者歸來!!”。

他還很自信地說了一句——[會畢業的哦]。

嗯,藤井樹能從這個什麼叫五條悟的人物眼裡看出來自信。

“樹哥哥能不能cos成這個人物呀。”

“cos成他做什麼?很合適麼?”

“帥氣呀!”

另外還有其他動漫的宣傳圖。

一個棕色頭髮的女孩,陰沉沉地盯著一個複讀的證明,說——[都是睦的錯]。

這大多都是有關於複讀浪人的梗。

藤井樹跟上千歲千歲一路看過去,她很是興奮,拉著藤井樹急忙問:

“怎麼好像都是在說複讀京都大學很難畢業麼?”

“京都大學留學率高達60%。”

“.這麼高?!那樹哥哥呢?”

“當然是一次結業。”

陽葵千歲眼裡充滿崇拜,“不愧是樹哥哥.!”

“畢業那天,簡直就是群魔亂舞,我舉個例子吧,有一堆複讀多年的男生穿著裙子、女性黑絲襪,戴著劫匪頭罩去校長麵前拿畢業證書。”

“噗校長會同意啊?”

“那可不,校長還得笑著和他們合影。”

“京大真厲害,”陽葵千歲不敢想象那一幕,“那樹哥哥呢?”

“我?”

“樹哥哥,說嘛說嘛~”陽葵千歲拽著他撒嬌。

“我嘛.其實是被拽著的,我本來就不願意,隻套了個皮卡丘頭套,臉上貼了皮卡丘的那兩個腮紅。”

“噗!樹哥哥.皮卡丘.!”

“千歲啊”

“我不笑了我不笑了!但下次我們學校文化祭的時候,樹哥哥裝扮一下腮紅皮卡丘怎麼樣!我想看!”

“不行,絕對不行。”

“啊~~”陽葵千歲十分泄氣。

走進校園,便看到了鐘樓,鐘樓前方有一顆巨大的樟樹。

雖說是週末,可校內還是有不少的學生,有些騎自行車,有些坐在長椅上看書,有些則在這顆大樟樹下休息,擼著在樹壇內休憩的貓。

千歲原以為國內最好的大學,會很現代化很先進,冇想到.有些舊,還很悠閒。

“好大的樟樹這裡為什麼會有這麼大一顆樟樹?”

“京大的校徽就是樟樹。”

藤井樹抬頭,麵朝隨風曳搖的大樟樹,想起了每天都會在這裡見到的不二宮教授,充滿懷念。

隻可惜教授啊

藤井樹心中充滿歎息。

繼續參觀。

先去百週年時鐘台紀念館,再去法經濟學部本部,然後是尊攘堂、文學部陳列館。

藤井樹帶著幾乎逛遍了京都大學的知名地點。

“大大木博士?”陽葵千歲對著一個人頭雕像說。

“笨蛋,是荒木博士,京都大學初代校長。”

帶千歲去到藤井樹過去上學的教室,告訴她不二宮教授就曾經在那裡教課,他則坐在第二排聽課。

不二宮教授經常會指點他一些難題,並總誇他聰明。

“樹哥哥被誇也會高興嗎?”

“當然,誰被誇都會.不瞞千歲你說,當年其實我被誇得,還對教授有些好感。”

“啊?原來樹哥哥喜歡的居然是不二宮教授.”

“瞎說什麼,”藤井樹給了千歲一個爆栗,“這種感情遠稱不上喜歡二字,隻是一些好感。我與教授之間,還是師生情誼更多,我很敬重教授。”

“所以樹哥哥纔會說想要為教授走上全國的舞台麼?”

“是啊,畢竟教授在京都.無依無靠的,她對我又有那麼多恩情我想為她做些什麼。”

“那樹哥哥.我也是這樣的!樹哥哥要是覺得寂寞的話,我也願意為樹哥哥做些什麼。”

藤井樹側頭,“即便我明確拒絕迴應千歲你的喜歡。”

“嗯!”陽葵千歲迎著他的眼,很是堅定,雖說語氣有些微小,“即便樹哥哥明確拒絕我的喜歡我也會在樹哥哥需要我的時候出現的!”

“以後你結婚了呢?”

“我不會結婚的.這輩子都不會的。不然的話,這違背了我的本心,也很對不起那個願意與我結婚的人。”

藤井樹伸手,揉了揉千歲的腦袋。

他還打算帶千歲去社團看看。

冇想到剛靠近社團大樓,便有人在後麵喊住了他。

“藤井?”

藤井樹轉身,看到一個頭髮黑白相錯,戴著圓形眼鏡,麵帶笑容的中年男性。

對方年紀大概在五十歲往上,西裝革履,單手後背。背脊挺得十分硬朗,氣質絕佳。

“.伊藤老師?!”

“還真是藤井啊,怎麼有空想著回來看看了?”

“心血來潮。”

伊藤天野見到他,有些惋惜,“當年藤井你要是冇去東京就好了,我完全可以給你引薦一些知名樂團,他們很樂意收你。”

“誌不在此,伊藤老師。”

“唉可惜,可惜。”

“啊,對了,千歲,這位是我過去在京都吹奏樂部的指導老師,伊藤老師,我有關絃樂的知識,都是他傳授。”

“您、您好。”

陽葵千歲顯得有些拘束,急忙低頭行禮的同時,伊藤天野也注意到了她。

“嗯,你好,”伊藤天野有禮貌地點頭回答,“小姑娘長得很漂亮。”

“嗯嗯,謝謝稱讚。”千歲羞得搖頭。

“和藤井交往多久了?”

“欸?!”

“不是嗎?我看你們關係挺親近的。”

“不不算是吧。”

陽葵千歲不說話了,她心裡隱隱高興,也隱隱有些傷心。

藤井樹接過話題,“伊藤老師還在這裡當指導嗎?”

“自然.藤井現在是想去社團看看?”

“是的,千歲也在練小號,我是想帶她去看看當年我們拿下的全國金獎.也算是給她一個信心和目標。”

伊藤天野麵露好奇,“哦?藤井你不是去當國語老師麼?”

“說來話長了,我從東京辭職,回到小樽”

陽葵千歲原本以為樹哥哥會和這位老師聊上許久,冇想到寒暄兩句後,這位伊藤老師,便這樣瀟灑地揮手離去。

他很高興見到藤井樹再次接觸管絃樂的樣子。

“樹哥哥,他剛纔說我們像是情侶唉。”

“千歲覺得呢?”

陽葵千歲弱弱地抱住藤井樹的胳膊,看著他笑著說:“我、我覺得也挺像的。”

這個笑,其實是苦笑。

對吧,千歲?

*

參觀完京都大學,吃了點京都美食小吃後,藤井樹又帶千歲去參觀櫻花。

一走進平安神宮的大門,就見左邊的櫻花林已是繁花似錦。

紅色垂櫻那開滿枝頭的絢麗櫻粉撲入眼簾,一叢叢的,將整個神苑裝扮得分外妖嬈,令人歎爲觀止。

陽葵千歲很少在小樽見到這麼多,這麼美的櫻花。

“樹哥哥!樹哥哥!快,快!”

千歲剛纔的短暫傷心,驀然消失了。

就好像隻要自己陪她到一個地方,她就能將所有煩惱全部忘卻一般興奮。

藤井樹與她合照,看遍神苑的櫻花林,來到河岸邊的鬆林閒庭漫步後,又踏上了橋殿。

正如其名,像是座殿一樣的橋。橋的兩側還有長椅,供遊客歇息,可以欣賞池塘的景色。

“樹哥哥!這兒!這兒來!”千歲率先坐下,然後拍打身旁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我就不了,站著舒服點。”

“哼不理你。”千歲鼓起臉,“嗖”地一下起身,讓藤井樹坐下後,她又說要去買點吃的。

千歲回來後,遞給了她剛買來的章魚燒。

“樹哥哥張嘴!啊~~”

“不是說不理我了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