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她們都不叫我老師 > 第75章 千歲的私奔之旅(下)

第75章 千歲的私奔之旅(下)

-

第75章

千歲的私奔之旅(下)

“兩間房。”

“不,就一間!”

藤井樹打開錢包的同時,側頭看了眼一旁白洋裙的陽葵千歲。少女在衝他微笑。

“先生?”前台店員也微笑著。

“.那就一間吧。”藤井樹回過頭,付了現金。

“好的先生,”前台店員禮貌遞給他一張房卡,“Y5241號房間,在二十五樓,早上六點半到八點有自助早餐。”

藤井樹點點頭,收起房卡,瞧了眼一旁的陽葵千歲後,帶她走進電梯。

“走啦。”

“好~”

來到電梯,藤井樹按下二十五層的按鈕。

丫頭一直都在旁邊笑嘻嘻的。

他大概知道千歲為什麼會這麼開心,可還是想親口問問她。

“千歲.”

“在呢!樹哥哥!”

“今天很開心麼?”

“超~~開心!”

藤井樹麵對不斷跳動的LED麵板,心裡想的卻是千歲這份開心,更多是來源於初次來到東京,還是說她內心對自己的喜歡?

亦或是.自己答應了她占有自己一晚上的請求?

進入到酒店房間後,千歲去了洗手間,藤井樹順勢走向視窗,藉由酒店向外支出的小平台,坐在沙灘椅上,眺望東京夜空下的城市星河。

夜風撲麵,有些微冷。

藤井樹心感遼闊的同時,不免回憶起今天下午千歲一路的興奮與開心。

讓他印象最深的,便是每當自己給她買奶茶、買小吃時,她那眼冒星星的模樣。

陽葵千歲會令人感到幸福的同時,又用熱情、興奮、元氣的精神,拉著他繼續前進,逛遍每一個景點。

是的,很熱情。

熱情這一點,對一般的小年輕來說或許不算什麼,可對藤井樹而言,千歲就像是個能帶領他走嚮明天的明燈。

“樹哥哥!”

“樹哥哥!”

少女總是這樣熱情地、興高采烈地喊著。

她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雪鄉傳來,空靈又夢幻。

往往在藤井樹晃神的時候,千歲便拉著他的手,帶著他向前出發。

這讓藤井樹對她不由地心生喜愛之情。

心裡會不自覺產生一種感覺——“原來.自己在家鄉,還有這樣一個喜歡自己,歡迎自己的妹妹啊。”

藤井樹明白現在自己這種忽然惆悵的感覺是什麼了。

是空虛。

他這輩子既喜歡又討厭的空虛。

藤井樹還記得自己在東京的時候有個習慣。

那便是幾乎每隔幾分鐘都會看看有冇有什麼訊息找上自己。

很可惜,不是廣告就是新聞。

毫無價值,冇有丁點點進去的**。

點擊清理一掃而空,藤井樹還會覺得手機這樣是不是又少點了什麼?忍不住去想,難道這麼多條訊息,就冇有一條是有關自己的嗎?

他那個時候就已經意識到自己缺什麼了——渴望有人找自己聊天,希望得到一個人可以天天陪伴自己。

雖說在東京的工作就是每天在與人進行交際、聊天。

可人與人之間固有的隔閡,讓他始終冇能在上麵找到實感。

例如學生找他聊天,往往是問上一些學習上的問題。

他基本上都是機械化地回答,得到機械化的“謝謝藤井老師”。

這根本談不上分享的喜悅。

千歲就不同了。

千歲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發來的LINE,他看到後,經常性地會會心一笑。

並不是什麼太重要的資訊,都是些瑣碎的日常。

樹哥哥,我今天早上起床踢到桌角,好疼好疼。

樹哥哥,我今天開學了,換了新製服,好可愛!

樹哥哥,我今天一不小心壽司捏多了浪費,捱了長野先生的罵,好傷心啊

樹哥哥.今天作業超多,啊~~一點也不想寫。

千歲還會經常發她在海邊練習小號時所拍攝到的美景,每次都用個特可愛的“強壯”表情包來對他說:

[樹哥哥!今天是努力練習小號打卡的第896天!明天我也會繼續努力的!]

千歲努力練小號,是為了追隨自己的步伐吧?

無論是她拍攝的風景,還是她所發的話.藤井樹都感覺很美很美。

好奇怪.

隻是些簡單簡單的事情,可自己卻能看得很開心.並忍不住去用心評價。

這是不是說明,自己的內心也在某種程度上,依偎著千歲呢?

眼下東京的夜空,繁華且美麗。

城市忙忙碌碌,隻是藤井樹覺得自己好像融入不到繁華的熱鬨之中.就像是一直置身事外,飄飄蕩蕩,無所憑依。

莫名又有點空虛了。

這大概是之前在東京獨自工作太久留下的心理疾病吧。

蠻惆悵的。

藤井樹順手點了根菸,熟絡地吞吐起雲霧。

直到一雙手臂,突然環住他的脖子。

“嘿嘿~樹哥哥還記得剛剛在地鐵上怎麼答應我的嗎?”

“冇忘,今晚我都是你的,千歲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那樹哥哥.等一下,樹哥哥你怎麼又在抽菸!”

“在想一些事情,”藤井樹順手就把抽了一半的煙,放到腳下熄滅,“抱歉,我不抽了。”

“想一些事情?”

陽葵千歲看了看藤井樹麵對的夜空,又看了眼藤井樹腳下踩滅的菸頭,察覺到了什麼。

少女的表情變得平靜,拉了條小板凳在他身旁坐下。並用雙手撐臉,與他一起眺望東京的夜景。

“樹哥哥是不是覺得有點寂寞?”

“是有點。”

下一秒,陽葵千歲便倒在了他的肩膀上,這讓藤井樹身體僵硬片刻。

“既然這樣,我們來玩個遊戲吧。劃拳遊戲!”

“劃拳遊戲?”

“誰輸了誰脫一件衣服,直到彼此之間全~部脫光光。”

藤井樹冇忍住,閉上眼,朝右肩抬起手。

給了她腦袋一個爆栗。

“疼”丫頭雙手抱頭,聲音委屈巴巴。

“還知道疼,又開這種玩笑。”

“反正樹哥哥都答應了我,今晚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彼此之間脫光光我覺得還公平點!”

公平這詞是體現在這方麵的?

陽葵千歲依在藤井樹的肩頭,閉上眼:

“樹哥哥是不是有些不願意啊。”

“不願意?說不上吧.隻是我現在也有點搞不清對千歲你的感情究竟如何了。要說是單純的妹妹,想到伱出嫁那天,我會祝你幸福,但同時也會在心裡捨不得。”

藤井樹看向夜空想著那一天。

“你出嫁了,以前那個總是跟在自己身邊,抱著自己脖子的千歲也就不見了,她會在今後變成愛彆人的人,有著她更加愛的孩子.一想到這些,我就會覺得很捨不得。”

為了探究自己對千歲究竟是種什麼樣的感情,這也是藤井樹帶她出來此次私奔的緣由。

“這證明樹哥哥還是對我有念想的呀!”

陽葵千歲聽完,老開心了,將頭倒在他的雙腿上,自下而上地看他。

“樹哥哥放心好了!這輩~~~子,我都隻喜歡樹哥哥一個人!”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