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肆舟 > 紙鳶

紙鳶

-

“爹爹,我聽你的,明天就和你一起去肖府!”五歲的餘竹乖巧的依偎在餘尋章的懷中。

餘尋章十分心疼這個兒子,當年餘竹的生母因為幾年前的饑荒而離開了人世,而那時候的餘竹也不過二歲的年紀,生母說希望他像堅韌不拔,有不屈不饒的精神,便取了“竹”字以為名。

三年後的餘尋章另娶,繼室不久前懷了孩子,家中開支增大,自己在肖府的俸祿不夠支援這個家,正在他發愁之時,主人家不知從哪兒得知他的事情,便想讓他將餘竹帶去肖府給三少爺當書童,拿同樣多的俸祿,順便讓餘竹和三少爺一起去學堂。“不能不唸書,要為這孩子再找一條出路。”這是主人家的原話。

他摸摸餘竹的腦袋,“阿肆到了肖府要好好和三少爺相處知道嗎?”餘竹抬起頭應下,亮晶晶的眼睛看向餘尋章問道:“爹爹,三少爺是怎樣的?他喜歡爹爹紮的紙鳶嗎?”餘尋章看著孩子高興的模樣,說不出拒絕的話來。

“三少爺和我們阿肆一樣乖,爹爹給你做隻紙鳶,明日帶去和肖府幾位公子一同耍去!”

“好耶!”

第二天一早餘尋章叫醒還在熟睡的餘竹,將昨晚做好的紙鳶拿到餘竹麵前,睡眼惺忪的眼睛一下子變得明亮。

高高興興的收拾好,一手拿著紙鳶,第一隻手被餘尋章緊緊握住準備走去肖府。

“等等!”突然從屋內走出來一個女人,肚子微微凸起,看樣子是有三四個月的身孕了。那正是餘尋章的繼室,薛懷春。

她走到餘竹麵前,將手上的平安符放在餘竹手中,笑著看著餘竹說:“阿肆,這是阿孃為你縫的平安福,定保你歲歲年年,平平安安。”

“謝謝阿孃!”餘竹“細瞧著這用紅布精心縫製:的平安符上,正麵背麵都用金絲線繡著幾行字。

“懷春,辛苦你了。”餘尋章溫柔的注視著薛懷春道。

薛懷春撫摸著自己的孕肚,“冇事的,這是我應該做的。你們趕快出發吧,彆讓主人家等久了。”

告彆了薛懷春,餘竹小心翼翼的將平安符收好,便趕去了肖府。

第一次見到肖府時,餘竹隻感覺很大,可以容納一百多號人吧。門口牌匾上的四個字他不認識,就指著問餘尋章:“爹爹,那上麵寫著什麼?”餘尋章摸摸餘竹的腦袋,有些猶豫的開口:“上麵寫著舅國公府。”

餘尋章領著餘竹來到正殿,肖忠啟正坐在正殿喝茶,麵前站著一個小男孩,看起來比餘竹大幾歲,正在愁眉苦臉的背誦著詩書。“我的好爹爹,我以後再也不偷偷跑出去玩了,你就放過我吧!”男孩祈求道。

肖忠啟完全不理他,隻是喝一口茶,抬眼看見餘尋章帶著餘竹進來,立馬笑容滿麵的衝餘竹招招手,示意他過去。

餘竹抬頭詢問般看著餘尋章,後者點點頭表示同意。他這才走上前,肖忠啟笑盈盈的看著他,和藹的問道:“你叫餘竹,乳名喚阿肆可對?”餘竹點點頭,肖忠啟拉過他的手,指著站在一旁的男孩接著說:“他叫肖祈舟,乳名喚小虎,以後你就跟著他去學堂讀書可好?”

餘竹看著肖祈舟,而後者的眼睛一直盯著餘竹手中的紙鳶,眼神中帶著期待。

餘竹點點頭問道:“我該叫他什麼?”“他長你兩歲,叫他舟哥哥吧。”

肖忠啟和藹的看著餘竹,忽的轉頭對著一旁眼巴巴望著的肖祈舟說:“你在小竹去後院玩,叫上你大哥二哥一起,還有要是下次再偷偷跑出去玩就抄詩書一百遍。”

肖祈舟自動過濾掉後半句話,敷衍的應下,便拉著餘竹奪門而出。餘竹不斷的回頭張望,看到陌生的環境冇有爹爹的身影,心中頓時慌亂起來,眼中噙滿了淚水,似乎馬上就要落下淚來。

肖祈舟本一直在關注餘竹手上的紙鳶,他想拽走,但又看到餘竹雙目通紅的模樣“誒,你彆哭啊,哭什麼?我們放紙鳶!”

餘竹將手中的紙鳶遞出去,帶著哭腔的說道:“紙鳶給你,你帶我回去找阿爹。”

肖祈舟接過紙鳶,蹲在地上搗鼓著,頭也不抬冇心冇肺的說“哎呀,找你爹乾嘛?你不聽話,說不定你爹也會讓你背古詩呢。”

餘竹想要跑去找餘尋章,但他人生地不熟的,他不能獨自離開。

“那你哥哥們呢?肖叔叔不是說去找他們嗎?”

“叫他們乾什麼?我們倆玩的更香!

肖祈舟很快將紙鳶弄好,他讓餘竹拿著紙鳶,自己牽著線“你拿好啊,一會兒往上一扔就行了。”餘竹聽話的點點頭,心中雖然還想著爹爹,但是如今手中的紙鳶更吸引他。

“扔!”隨著肖祈舟的一聲令下,餘竹不敢讓紙鳶在手中停留太久,忙不迭的扔上天空。

肖祈舟興奮的牽著線,在院中奔跑,餘竹看見飛上天的紙鳶也終於露出了笑容。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