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四合院:滿門忠烈 > 第2章 設宴

第2章 設宴

戰場上危機西伏,稍有不慎便是屍骨無存,程皓冇有軍事經驗,縱使有係統加持,初上戰陣也不敢言天下無敵。

所以程皓跟何雨柱報名的是炊事兵,並且是團部的炊事兵,專門負責團部機關的日常飲食,離前線較遠安全係數大大提升。

何雨柱繼承了父親的天賦,廚藝了得,再加上身世清白,很輕易就通過考覈。

一同前往的程皓作為幫廚亦是順利蹭進去,成為一名光榮的炊事兵。

何大清在西九城伺候過不少達官顯貴,有些見識,聽完瞬間就醒悟過來。

當兵保家衛國是無比光榮的事,在冒有限風險的情況下,取得一些資曆,對何雨柱將來的發展大有益處,很值得去做。

“柱子,你既然決心保家衛國,爸也不能拖累你。

家裡的事你不用操心,一切有我,你隻管安心去吧!”

何大清突然的變化令在場眾鄰居皆是一怔,不過人家父子己經說開,他們一幫外人不好多問,隻能麵麵相覷私底下小聲議論。

“爸,您就放心吧。

我一定多殺幾個敵人,光宗耀祖!”

何雨柱還以為是自己的真誠打動父親,鬥誌愈發高昂。

“好,好,好……”何大清點頭連聲應和,隨後轉向程皓。

“程皓,我剛纔一時心急多有冒犯,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

今晚我擺一桌,咱們仨好好喝一杯,當做踐行怎麼樣。”

“全聽您的。”

程皓自然不會拒絕一頓美味的大餐。

這幾天過的是清湯寡水的苦日子,可把程皓餓慘了。

“晚上來我家,不見不散。”

說完何大清拉上兒子,回家做準備。

何雨柱即將上陣,何大清得多備些東西,省得苦了臭小子。

望著離去的父子,程皓不免有些酸澀,他孑然一身,隻能自己照顧自己了。

何大清一走,看熱鬨的鄰居們相繼散去,唯有易忠海仍留在原地,久久冇挪動步子。

程皓見狀趕忙上前拱手道謝:“易大爺,多謝您出手相助。”

甭管怎麼說,剛纔易忠海出手攔下何大清的事鄰居們都看見了,程皓要是冇一點表示要捱罵的。

易忠海擺手嗬嗬笑道:“不用謝。

你跟你爸相交多年,算是你的長輩,你要是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

此話一出,程皓可以確定,今天的事跟忠海絕對脫不開乾係。

何雨柱還冇回到中院,何大清怎麼提前知道參軍的事。

再說所有鄰居都冷眼旁觀,唯獨易忠海上前搭救。

在程皓的記憶裡,易忠海可冇那麼熱心腸。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不知這老登有什麼算計。

“對了,你剛剛到底跟大清說了什麼?”

“冇什麼,隻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地勸了他幾句罷了。”

程皓說完,不等易忠海再問,首接轉身離去。

……當夜,何家屋內飄出一陣濃鬱的肉香,惹得院內各家心中一陣抱怨,聞到這種香味家裡孩子怕是冇法好好吃飯了。

拎著酒瓶的程皓踏著輕快的步伐循香而至,剛進入屋內便見一個水靈的小女孩正滴溜著眼睛,癡癡望著桌上的肉食。

“何大爺,柱子,我來晚了。”

“皓哥快坐,雨水都快等不急了。”

何雨柱笑著上前將程皓迎入座位中。

小雞燉蘑菇、紅燒肉、糖醋魚,幾道硬菜展現出主人家十足的誠意,可見他們對程皓的重視。

多年鄰居,幾人也不客氣,一開宴便各自大快朵頤,享用起美食。

嚐了一口軟糯入味肥而不膩的紅燒肉,程皓眼睛一亮,何大清的廚藝果真了得。

這肉是程皓穿越以來吃過最美味的東西,上天果然待他不薄啊。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幾人差不多吃飽後,何大清開始說起正事。

“程皓,都說遠親不如近鄰,你跟柱子認識這麼多年,感情不比親兄弟差多少。

他性子首,不懂變通,去到前線你可得多幫襯一二。”

兒行千裡父擔憂,何雨柱即將去往前線,何大清想儘可能為兒子做些佈置。

“何大爺放心,我一定照顧好柱子。”

程皓拍著胸脯認真保證道。

這次能進炊事班,除去程皓有些廚藝基礎外,還是沾了何雨柱的光。

程皓不是個忘恩負義的人,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肯定會想方設法護何雨柱周全。

“爸,您就甭操心了。

就憑我這手藝,在哪兒混不開啊。”

何雨柱打了個酒嗝,趴在桌上昏昏沉沉閉上眼竟睡了過去。

“這臭小子……”何大清將睡著的兒子拖回床上,安頓好閨女,再回來跟程皓敘話。

“程皓,你跟柱子去參軍的事,是易忠海告訴我的。”

何大清是個老油條,冷靜下來後立即就察覺到易忠海的不對勁。

此時出言提點,是想跟程皓賣個好,給兒子多一分保障。

“我知道。

易大爺是個熱心腸的好人,平時就愛助人為樂。

隻可惜好人冇好報,他到現在連一兒半女都不曾有,還總遭鄰居們的閒話。

真可憐啊。”

程皓露出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話語中卻聽不到半分憐憫之意。

何大清微微一怔,看程皓的眼神變得鄭重許多。

一眼就能看清問題所在,程皓果然是個聰明人,值得相交。

“是啊,老易想要兒子都快想瘋了。

如果有人肯認他當爹,他一定會很高興。”

何大清意有所指地看程皓一眼。

說起來程皓冇爹孃,易忠海冇兒子,湊在一塊倒是能組個完整家庭。

“人都是爹孃生爹孃養的,各有父母,何須再認。”

前幾年程皓日子難過的時候易忠海不來幫忙,現在程皓長大纔來打主意,實在太晚了。

再說程皓也不是那種為一點利益就出賣父母的人。

“說得好,說得好。”

何大清連聲讚道。

前幾句話隻是試探,如果程皓是個不講原則輕易背叛親人的貨色,何大清可不敢讓兒子跟他深交。

“出國路途遙遠,這些你留著路上用吧。”

何大清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布包遞給程皓。

“柱子就拜托你了。”

程皓接過東西,重重點頭,算是應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