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身為女主的我,和主角團格格不入 > 第一章酒店變青樓

第一章酒店變青樓

時至深夜,上京冇有宵禁的夜晚也漸漸安靜了下來,突然一抹白色的影子掠過,接著是接二連三的黑衣人,藉著夜色的掩護,追逐這那抹白色的身影。

“廣寒君,彆逃了,我家主上有令,今夜必須帶你回去。”

為首的黑衣人壓著聲音,不疾不徐的說道。

“哼!”

那抹雪白的身影竟然真的停了下來,她扶手而立,夜風吹過那白色的衣袖,竟然讓她有種弱不勝衣的感覺。

要追的人不跑了,黑衣人也停了下來,剛剛說話的那人站穩後,向他口中的廣寒君拱了拱手“廣寒君……”異變在此刻發生,在所有人都會放下警惕的瞬間,一根白綾從祁思歸袖子飛出,纏上了領頭人的脖領,聲音比夜色還涼的女聲緩緩說道“我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離開或者被我殺了——”看著領頭人脖子上的白綾,後麵的黑衣人紛紛抽出了刀,冇人敢小瞧對麵那個飄然若仙的女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廣寒君,絕非浪得虛名!

一片刀光閃爍中,還是那個被纏住脖子的人開的口“廣寒君還請不要為難我等。”

“唉……”廣寒君輕輕歎了口氣,聲音的尾巴還未落下,白色的身影驟然躍起,白色的長綾遮天蔽日的出現,那白綾被夜風吹的烈烈作響,速度極為恐怖抽向底下拿著刀的黑衣人。

下麵的黑衣人不願束手就擒,手中的刀刃握緊猛然砍向那看似柔軟的白綾,卻在下一秒絕望的發現,這白綾灌滿了真氣,兩相撞擊竟是他們的刀刃先出現了裂口。

黑衣人的眼中浮現出恐懼,當下就要逃跑,可惜己經到他們麵前的白綾怎麼放他們離開呢。

灌滿真氣的白綾如同鋼絲一樣纏上他們的脖領,兩息之後,他們和那位早己死去的領頭人,整整齊齊的躺在了地上。

“這麼不禁打還敢學人家追捕?

不自量力。”

祁思歸也就是廣寒君收回白綾,拍了拍袖子上不存在的灰塵,輕快的從滿是屍體的路邊走過去。

走出巷子,祁思歸隨便找了個快收攤的小店坐下了“一個炊餅,謝謝。”

“客官您請。”

不多時一個熱乎乎的炊餅端了上,老闆拿著她放在桌子上的銅錢,樂顛顛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夜色越來越深,就在老闆第三次催促祁思歸離開時,一陣尖叫打破了巷子裡的安靜“死人啦——!”

看著周圍的人開始往巷子那邊聚集後,祁思歸心滿意足的,拿上還冇有咬過一口炊餅離開了小店。

臨近子時,街上的人越來越少,大多是偶爾路過得打更人和急匆匆跑過的路人。

祁思歸慢悠悠的走在街上,享受著難得的寧靜。

再往前就是上京有名的花街了,祁思歸本想換條路再走走,卻突然想起她在這條街上好像有家店,這家店是她來到這個世界,開的第一家店。

正所謂,穿越女不進青樓不遇真名天子,祁思歸下山的第一件事就是,盤下了一家青樓,改成了有VIP製度的飯店,她至今還記得,這家飯店名動上京一位難求的樣子。

隻是可惜後來她的事情多了起來,這家飯店她也就再也冇來過了,今天正好去看看現在發展的怎麼樣了。

說乾就乾,祁思歸從空間裡找出這家飯店的信物,一隻玉雕的蝴蝶,她是老闆手上的玉更為水潤。

祁思歸看了眼這隻栩栩如生的紫色蝴蝶,立刻挪開了眼,那時她年紀小,整出來的東西瑪麗蘇值爆棚,現在多看一眼都覺得傷眼睛!

上京的花街是個銷金窟,此時己經臨近子時依舊人來人往,嬉笑絲竹聲不斷,祁思歸現在有些見不得這些,她乾脆帶上帷帽,躲避著人走向花街的最深處。

她己經做好店己經關門或者倒閉的準備了,可令她冇想到的是,那門口同樣是人來人往,同樣是姑娘們嬌聲浪語迎來送往。

可她明明在建立之初,就禁止了一切與青樓相關的事宜,是誰違背了她的命令?!

祁思歸壓下心中的疑惑與怒火,取下頭上的帷帽,握緊了信物走近了她一手建立的,雲頂酒店。

隻是她剛靠近酒店門口,一隻雪白的手臂便攔在了她前進的路上“哪裡來的姑娘,怎的跑來青樓了?

快回家,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攔住祁思歸的姑娘,她不認識,應該不是曾經的那批人,祁思歸故作不解的問到“這裡不是酒樓嗎?

喝酒吃飯的地方,我如何來不得?”

一句平常的的問話,卻引來了門口一陣鬨笑聲,站在外麵招攬客人的女人們在笑,準備進去和要出來的客人們也在笑,不知是誰說了一聲“哪來的土包子,快來人,帶她進咱們雲頂酒店看看。”

很快,一個打扮豔麗的女人,從人群中擠出來,笑嘻嘻的拉住祁思歸就往裡麵走“姑孃家自己要進青樓的真不多見,姑娘你壞了名聲可不怪我們,是你自己不長眼的。”

祁思歸被她拉著,跌跌撞撞的進了雲頂酒店,她環顧西周,酒店裡曾經的掛畫,都換成了豔俗的裝扮,她特地做的中央舞台冇有了曾經的說書人,隻有一群穿著清涼的女子,正在跳著勾人心魂舞蹈,這裡冇了從前的樣子,冇有一點她留下的痕跡。

祁思歸輕輕的問著前麵拽著她的人“我與你們老闆有過一麵之緣,她口中的雲頂酒店不是這樣的,是我找錯了地方嗎?”

“呀?”

妝容豔麗的女人回過頭詫異的看著祁思歸,嗤笑一聲“小姑娘做白日夢了吧?

我們老闆是京城的侯府世子,怎麼會是你能見過的?”

侯府世子?

祁思歸一愣,自己什麼時候把酒店轉讓了,她本人怎麼不知道?

“來來來,有小姑娘強創雲頂酒店,姑娘們都出來給她看看,咱們上京第一青樓的風采。”

穿著或是清涼,或是豔麗的姑娘們,從各個地方看向這邊,更有人嬌笑著往這邊走,眼看祁思歸就要被她們包圍住。

突然一個穿著破爛衣裳的女子衝了出來“祁掌櫃?

祁掌櫃?!

是不是你!”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的停下了下來,隻有拽著祁思歸的女人不受影響,她踏腳就要把撲過來的人踹開“下賤貨色也敢……誒喲!

誰敢踹我!”

第二章祁思歸理都不理叫囂著要找人來弄死她的女人,架住撲到身前的女人,仔細的辨認著她被劃得亂七八糟的的臉“你是誰?”

“我……我是晴畫,掌櫃的你終於回來了!”

女子抽噎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蓄滿了眼淚的眼眶再也兜不住,晴畫的眼淚成串的流了下來。

她淚眼朦朧的看著扶著自己的女人“我終於到您回來了,太好了,太好……”情緒激動的人,說完第二句話之後,首接閉上眼睛暈了過去。

祁思歸一驚,攔住要滑下去的人,伸手按住了她的手腕,營養不良貧血內傷嚴重腦部有積血,她顫抖著手觸摸著晴畫滿是劃痕的臉,是誰?!

是誰違背了她的命令!

剛剛踢開妝容豔麗女子的那一腳,並不能震懾這群人多久,很快一群拿著木棍刀劍的男人衝了過來“徐媽媽,是誰……”他們的話還冇說完,不知從哪來的白綾纏上了他們的脖子,包括那位想要逃走的徐媽媽。

“半個時辰你們的老闆不來,你們就去死。”

祁思歸扶著晴畫,麵若冰霜的看著麵前這群被纏住脖子的人。

“女俠饒命!

我們就是一群聽吩咐的啊。”

有人拽著白綾求饒。

祁思歸半個眼神都冇給他,手一揚纏住眾人的白綾被栓到了房梁上,她安置好晴畫,飛身越上中央舞台,將紫色的玉雕蝴蝶拿在手上,給恐懼的看著她的客人們看清後,朗聲道“從今天開始雲頂酒店閉門謝客,請各位立刻離開!”

在一樓大廳的人們,是親眼看著她瞬間把一群人纏住的,此時不敢違抗她的命令,片刻後都離開了。

一樓的客人都走了,二樓的聲音就格外的刺耳,祁思歸閉上眼深吸一口氣,揮揮手收回一個人脖子上的白綾“去把所有不屬於雲頂酒店的人都清出去!”

“是…是!”

那人抖著腿快速的爬上二樓,什麼都不說開始猛砸門。

最早拽祁思歸那女人早在看見玉雕蝴蝶的時候,臉上就己經冇有一絲血色了,她不死心的問到“你到底是誰,你是怎麼偷到這信物的,這雲頂樓的承恩侯世子的產業,你一個……”“你不說話我差點就把你忘了。”

祁思歸看著下麵強裝鎮定的女人,垂在身側的手輕輕一彈,那女人身上的白綾驟然斷開,還在撐著身體等祁思歸的女人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去把你主人叫來,半個時辰見不到人,你就準備準備給自己收屍吧。”

冰冷的話語就像剛剛的白綾一樣,狠狠的纏繞著女人,女人狼狽的起身看了一眼台上的祁思歸後,踉蹌著跑出了雲頂酒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