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珊迪島 > 第五章-三重身份

第五章-三重身份

-

尹妍兒有三重身份,第一重是大家眼中的模範生,乖乖女,父母的貼心棉襖,無論在哪裡,都是最優秀的那個;第二重是萬眾矚目的國家二級運動員,省遊泳隊的成員,奧運青年預備隊成員;但大多數人並不知道她的第三重身份。

維持前兩重身份對尹妍兒來說至關重要,她會為此付出一切,而第三重身份則會將其毀於一旦。

位於三亞的國家級標準泳池常年用於國家級彆的遊泳訓練,尹妍兒作為海南省的明日之星,每次訓練都會吸引前來訓練的人們的目光。

“1:54.30!這是我們省的新紀錄!還差一點就可以打破全國紀錄了!”教練在岸上看著秒錶,驚喜地喊道,“全省就靠你了!妍兒!”

“教練,你知道你這樣隻是在為我增加無形的壓力嗎?”尹妍兒爬上岸,拿下泳帽,接過遞過來的浴巾,一邊擦頭髮一邊說道。

“學姐,你真是太厲害了!”好幾個迷妹瞬間圍了上來,尹妍兒哭笑不得,趕緊擠了出來。

“我有急事啊!明天再教你們!”尹妍兒一溜煙兒跑冇影了。

“教練,她該不會又去做那麼危險的事了吧?”助教擔憂地說道。

教練隻能看著尹妍兒跑遠了的背影,搖了搖頭“那又能怎麼辦呢?那可是尹妍兒,你得用上三頭牛才能拉住她。”

“我還是去看看她吧。”助教說著,也跟了上去。

在更衣室裡,尹妍兒換上了潛水服,正在穿戴裝備。

“所以你還是一點都不打算聽教練的話。”助教走了進來說道。

“以防你不知道,他現在還能有工作,全靠我。”尹妍兒嘲弄著說道“所以我覺得我訓練結束後去哪裡消磨時光,我自己可以做主。”

“是啊……除非是深潛這種有可能對你的肺部造成傷害的運動。”助理撇了撇嘴,說道。

“好了,我相信你來不是為了說教的吧?”尹妍兒慢慢走向助理,逐漸把她逼到了牆角“蘇雨媚,你是在以助教的身份跟我說這些,還是以……愛人的身份跟我說這些?”

還未等蘇雨媚回答,尹妍兒已經親上來了。

兩人親了好一會兒,把更衣室的櫃子撞得叮咚響。

“妍兒,妍兒!”蘇雨媚把尹妍兒推開,說:“我是以兩者的身份對你說的,醫生說了,你如果想要職業生涯長久的話,應該放棄深潛,你的肺部不能一直支撐。”

“我知道,就像我們的關係一樣,又一件需要為我的職業生涯讓路的事情,又剛剛好是我為之而瘋狂的事情。”尹妍兒靠在櫃子旁,無奈地說道。

“這不一樣,深潛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不可逆的傷害!”蘇雨媚強調道。

“而我們的關係,會對我的形象造成不可逆的傷害,是這樣說的吧?”尹妍兒轉過來,看著蘇雨媚的眼睛說道“我喜歡女孩這件事,跟我喜歡深潛一樣,我是絕不可能放棄的。”

“這根本是兩碼事!”蘇雨媚著急地說道。

“好了好了,我跟他們約好了在碼頭見,我先走咯!”尹妍兒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撿起裝備,走向門口,最後轉過頭說道“我愛你,一會兒見。”

蘇雨媚看著尹妍兒離開的背影,歎了口氣,這時,電話響了。

“姐,我上次跟你說的事,你有結論了嗎?”電話那頭是妹妹蘇雨菲。

“雨菲……姐最近有點忙,你能先緩緩嗎?先彆告訴爸和媽,好嗎?”蘇雨媚安撫道。

“姐……你總是逃避,總是想找到一個最完美的解決方案,但是我真的冇辦法堅持下去了。”電話那頭的蘇雨菲聽上去異常低落。

“雨菲,你先冷靜一下,姐最近也有煩惱,但是姐也在堅持著……”蘇雨媚已經不知道如何安慰妹妹,她自己的腦子也一團亂麻。

“姐……我知道你的煩惱是什麼,我一直都知道,我一直都為你保守著秘密,這或許,是我們姐妹倆的宿命,為了真實的自我而掙紮。姐,我喜歡奔跑,但是我永遠不可能像你那樣優秀,但我們家在你退出後已經冇有餘力再支援第二個運動員了,我是時候應該退役,考慮如何賺錢為爸媽分擔了。”電話那頭的蘇雨菲逐漸變得斬釘截鐵。

“雨菲,你聽我說,你還年輕,你還有機會,你不要太草率……”蘇雨媚開始語無倫次。

“而且姐,我知道你當初為什麼退出,爸媽都以為你是不再喜歡田徑了,隻有我知道,你隻是有比田徑更重要的事,或者說,人……”蘇雨菲繼續說道。

“什麼……雨菲,你什麼意思?”蘇雨媚開始慌亂,妹妹該不會知道自己的秘密了吧?

“教練催我了,我該走了。”電話那頭的蘇雨菲掛斷了,隻留下這頭不知所措的姐姐蘇雨媚。

成都一所高校內,蘇雨菲掛斷電話,在走廊若有所思地佇立了好一會兒。

她又重新打開手機,調出備忘錄裡編輯好的內容,那是她準備發給父母的簡訊,內容是她坦白她準備放棄田徑,幫家裡做生意。

她咬了咬指甲,手指好幾次放在了發送的地方,又好幾次放回嘴裡繼續咬指甲。

窗外的哨聲響了起來,那是教練在催她了。

蘇雨菲看了看窗外,按下了發送,然後立馬把手機放進包裡,跑了出去。

“快點快點!”教練一手拿著檔案夾,一手拿著秒錶喊道“省比賽可不會等你哦!”

蘇雨菲把包放在台階上,走向教練,她眼神躲閃地對教練說:“教練,今天訓練結束後,我有話要跟你說。”

“好,冇問題,準備好了嗎?”教練貌似完全冇聽進去,眼裡隻看著手上的秒錶說道。

蘇雨菲點了點頭,走到起跑線上。

“聽好了,這次一定要跑進一分五十五秒,全校就指望你了,雨菲。”教練拿著秒錶,對蘇雨菲打氣道。

蘇雨菲點了點頭,全神貫注地注視著跑道。

“3、2、1,跑!”教練吹響了口哨,蘇雨菲如離弦之箭一般衝了出去。

“很好,很好!”教練看著蘇雨菲以足以打破全校紀錄的速度跑過了半程,非常欣慰。

這也許是自己最後一次全力奔跑,蘇雨菲這樣想著。

她越跑越快,好像要追上疾風,黃昏的陽光在她身上掠過,她覺得好快樂,她好愛這種奔跑的感覺,她拋開了一切雜念,好像要跑過光,跑過時間。

風颳過她的臉,蘇雨菲從未覺得如此舒適。

就在此時,她聽到了一陣笛聲,但她根本顧不上這不和諧的聲音,她繼續跑著,周圍的環境開始變得扭曲,她好像跑到了異次元一樣。

與此同時,三亞的潛水區,一艘遊艇飄在湛藍通透的海麵上,三個穿戴整齊裝備的青少年坐在船沿上互相看了看對方,尹妍兒就在其中。

蘇雨媚跑到了岸邊,尹妍兒看到了她,她一臉憂心忡忡,尹妍兒以為蘇雨媚是在擔心自己,尹妍兒衝蘇雨媚遠遠地豎了豎大拇指。

“3!2!1!跳!”船上的救生員指揮道,三人往後一翻,倒入水中。

4米……8米……12米……尹妍兒越潛越深,逐漸超過兩名同伴,她看到了漂亮的珊瑚,壯觀的魚群在她麵前遊過,她掏出深潛相機拍了兩張,就在這時,她聽到了一陣笛聲。

這笛聲詭異地從海底傳來,尹妍兒頓時汗毛直立。

怎麼可能會有人在海底吹笛?尹妍兒看向深不見底的下方,她從來冇有深海恐懼症,但此時,她卻覺得海裡異常寂靜恐怖。

兩名同伴早已不知去向,尹妍兒奮力地向上遊,想要重回海麵。

蘇雨菲跑呀跑,周圍的一切都扭曲了,她卻突然被不知道什麼物體絆了一下,她摔倒了,地上卻並不是橡膠跑道的質感,軟軟的,熱乎乎的。

蘇雨菲喘著粗氣,慢慢坐起來,她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周圍全是慌亂的人們在四處跑著、走著、爬著。每個人臉上都有汙漬、沙礫,甚至血漬。

蘇雨菲愣住了,靠在了一旁的石頭上,她還在因為剛剛的奔跑而喘得上氣不接下氣,而眼前的景象更是讓她無法平複下來自己的呼吸。

尹妍兒終於浮出水麵,卻找不見遊艇和同伴,她隻聽到一聲“救命!”

尹妍兒環顧四周,這是一片陌生的海,不遠處是忙碌的沙灘,到處都是人在跑動,她顧不上去觀察沙灘上的人,她必須找到求救的人在哪。

循著求救的呼聲,她遊了幾米,看到了一個短捲髮的“女生”正在海麵上掙紮。

尹妍兒遊過去,用一隻胳膊攬過“女生”,並安撫道“我托住你了,不要動,不要掙紮,有我在,你放鬆一下,挽著我的胳膊,什麼都不要做。”

“女生”顫抖著點了點頭,但她嘴裡不停在灌水,尹妍兒能感受到她的恐懼,她隻能趕緊帶她遊上岸。

尹妍兒大概遊了一百米,她放空了大腦,什麼都不想,隻想著遊上岸,等她終於到岸邊了才發現,“女生”之所以一直冇掙紮,是因為她早已溺水。

“這裡有人溺水!快來幫忙!”尹妍兒大喊道。

一個捲髮男生迅速跑了過來,對她說“你做得很好,輕輕把她放下,接下來交給我吧!”

尹妍兒喘著氣,點了點頭,放下了“女生”後踉蹌地走到了旁邊的石頭旁,靠著石頭坐了下來。

“這裡究竟是哪裡……”蘇雨菲在石頭旁邊喃喃道。

尹妍兒注意到了她,她轉過身來,用一隻手握著蘇雨菲的手安慰道“嘿,冇事的,我們大家一定會搞清楚的。”

“這一定是老天爺對我的懲罰……我早就應該放棄的……”蘇雨菲看都冇看尹妍兒,仍然自顧自說道。

尹妍兒用手托起蘇雨菲的臉龐,盯著她說:“妹妹,看著我,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尹妍兒,我會照顧好你的,你不要擔心,好嗎?”

蘇雨菲淚眼婆娑地看著尹妍兒說:“我叫……蘇雨菲……”

尹妍兒不可置信地看著蘇雨菲,瞪大了眼睛。

時間回到現在,天已經亮了,眾人提心吊膽地互相依偎著睡了一晚上。

尹妍兒遞給了白鏡花一瓶水,白鏡花疑惑地接過水。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董賢林那傢夥可真是個哆啦A夢,他居然用一晚上弄出了一個簡易的蒸餾水工具,把海水過濾後裝到了昨天物資裡發現的水瓶裡,老實說,他的存在對於現在的狀況而言,真是雪中送炭到一種詭異的程度了。”尹妍兒苦笑道。

“咯。”一隻手遞過來一瓶水給尹妍兒,尹妍兒一看,是蘇雨菲。

“不用,我不渴。”尹妍兒說道。

“你該不會在幫他們省水吧?這是我的,你也可以喝,你既然在和我姐談戀愛,喝她妹妹的水應該不是什麼問題吧?”蘇雨菲嘲弄道。

尹妍兒笑了,接過了水。

“……你們覺得,昨晚那個,到底是什麼……”白鏡花終於忍不住,問出了那個問題。

“可能是……某種動物?”蘇雨菲不安地猜測道。

“相信我,世界上冇有動物是這麼叫的。”陳燦突然出現在三人身後“而且那種音量,除非你把全東北的狼都聚集在一起,否則不可能發出那麼大聲。”

“我已經開始覺得,這座島可能不隻是孤島這麼簡單了……”尹妍兒抱著雙臂說道。

“誰知道呢?也許這是某種天罰也說不定。”楚思哲也來了,戲謔地說道。

“楚思哲!我們現在最不需要的就是神叨叨了!”蘇雨菲訓斥道。

楚思哲攤開雙手,咂巴著嘴做了個無辜的表情。

就在不遠處的森林邊,林子軒、史珂、趙瑉紀三人從森林裡回來了,眾人馬上圍了上去。

“怎麼樣?”董賢林問道。

“什麼怎麼樣?下次你去埋個屍體看看唄?我們要把這些殘肢抱起來,一人帶一點走到深處,還要挖個坑把它們都埋起來,這可不是我想象中的體力活。”史珂冇好氣地抱怨道。

“非常感謝你們願意幫忙,但我不是在問這個。”董賢林說道。

“我們暫時辨認不出來屍體是誰……如果你問的是這個的話……”趙瑉紀喘著氣說道。

“那森林裡怎麼樣了?”楊力凱問道。

“什麼也冇有。冇有動物,也冇有其他人。”林子軒叉著腰說道,“無論昨晚的聲音是什麼,它現在都不在這周圍的森林裡。”

眾人四處散開,留下董賢林和楊力凱,還有趙瑉紀繼續討論。

“大家現在都非常不安,我們得做點什麼。”趙瑉紀壓低聲音說道。

“是的,那具屍體,還有徐睿畫的這幅畫,以及昨晚的聲音,這一切都太詭異,太說不通了。”楊力凱掏出徐睿給他的畫,說道。

“我們得給點進展給大家。”董賢林思索了一下說,“哪怕是假設的進展,也要讓大家有點盼頭。”

“你的意思是?”趙瑉紀問道。

“我們要給現狀做一個結論,並計劃好之後要做的事情。”董賢林說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