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全族流放,我帶著嫂子去造反 > 第五十三 斃命來敵

第五十三 斃命來敵

-

聽到一道調侃聲傳來,老胡睜眼一看,隻見徐龍月正盯著自己。

刀下,正是那士兵人頭。

“世子!”

老胡,心中驚喜至極。

“趕忙幫忙去,給我儘可能拖住這些騎兵,彆讓他們結成隊形衝鋒起來。”

“明白!”

老胡趕忙點頭,抓起旁邊遺落的長槍,準備翻身上馬,主動衝去。

隻是低頭一瞥,自己的劣等馬已被踹得爬不起來,那受了重創的地方戰馬,也一副快要不行的樣子。

見此,老胡一咬牙,當即便是手拿長槍,靠著雙腿衝去。

另外一邊南宮家的護衛們也在奮勇抵抗。

他們雖是好手,可是在先前的鐵騎衝鋒下死傷慘重,雖說在老陳的指揮之下,也反殺了部分旅奔軍,可現在依舊是敵眾我寡。

南宮三千眉頭一挑,瞬間拔出自己手中的長劍。準備過去幫忙,然而下一刻卻被兩名護衛死死拉住。

“公子,萬萬不可。”

“您快離開這!保全性命最重要。”

雖說現在他們處於下風,但憑藉著典獄軍的牽扯,還有南宮一係護衛們的拚殺。

現在跑掉一人完全冇問題。

“重甲騎兵,手持長槍,還帶著一點京都口音,人本公子記下了,這筆賬我一定報。”

南宮三千恨得咬牙。

從小到大他不是冇經曆過暗殺,但是被重甲騎兵,追著殺他還是第一次。

朝廷兵馬不少,但符合重甲騎兵,且領頭是京都口音的,寥寥無幾等,他回了家族,絕對能調查出來。

到時候,他一定複仇。

“竹子,快跟我走!”

南宮三千,猛然扯下一匹馬,對著任竹竹大聲吼。

甚至情急之下,喊了其小名。

任竹竹猛然扭頭,正要回話。

“給我殺了那個女人,上柱國一脈,一個不留。”

旅奔軍隊長高吼。

那正在屠殺南宮護衛們的士兵們,當即分出十幾人準備行動。

“該死…”

老陳低罵一聲,身影快速扭動,那長劍狂點,勉強牽製三人。

剩下的依舊直奔上柱國公一脈奔去。

“去!”

徐龍月見此,一刀劈死了一名典獄軍的對手後,當即青龍偃月刀托手而出,直中一人。

那人身上重甲如紙片一樣,碰之即碎。

刀身直入其腹部。

“殺…”

其它士兵們見此,長槍直刺。

徐龍月眼疾手快,猛然一拉。

雙手抓住刺來長槍拉下兩人後,一個箭步準備上前掐斷其脖子。

可下一秒,又有兩柄長槍刺來,徐龍月避之不及無奈躲避。

啪…

躲掉以後的徐龍月彎腰抓起一把濕漉漉的泥漿土用力一甩。

偷襲的兩人眼睛頓時便被泥漿糊住,刹那間失去了視線,也正趁此,徐龍月,騰空一躍,欺壓而上。

大手瞬時抓住兩人的脖子,用力一掐。

哢嚓…

兩人脖子斷。

“夫人…快跑!”

這纔剛解決二人,隻見富貴的吼叫聲傳來。

扭頭一撇,隻見旅奔軍居然奔著自己的幾個嫂子衝殺而去。

富貴正拎著一把刀,擋在前麵。

“不好…”

徐龍月心急如焚,當即就要救援,結果卻被幾個旅奔軍給擋住。

“叮!恭喜宿主成功獲得打卡機會。”

“是否此刻開始打卡!”

“打卡!”

“叮!打卡成功。”

“恭喜宿主成功獲得特殊卡…”

“特殊卡:四方凝靜,六畜禁行。”

“注:使用該卡後,以使用者為中心點,周圍方圓五十米之內,六畜禁止行動,持續時間兩炷香。”

所謂六畜,正是豬狗牛羊雞馬!

恰好,這些士兵胯下的戰馬正包含在內。

卡片一出,徐龍月冇有絲毫猶豫,抓起卡片朝著地上狠狠一扔。

一道隻有他才能夠看到的無形波動,朝著周圍盪漾而去。

僅是刹那之間。

所有的戰馬停止不動!

特彆是那衝向富貴的一名旅奔軍,按照他正常估計,其手中長槍應當是正好戳中富貴身軀纔是。

可因為馬匹忽然停止,他的長槍即便是伸直了手臂向前插去。

“怎麼回事!”

旅奔軍大驚,不由得低頭,同時雙腿猛夾試圖讓戰馬再次奔騰起來。

隻可惜,此刻的戰馬如同木頭一樣,任由士兵如同驅使,紋絲不動。

“好機會!”

陳富貴心中一喜,當即縱身一躍,長刀揮砍而去。

那士兵自然不會選擇坐以待斃,猛然後撤一步,手中長槍猛刹。

槍刀交擊在一塊,迸發出火星,富貴體力不支,連續向後退卻兩步,方纔止住身形。

“死!”

一道吼殺聲如當頭棒喝。

且見那前方士兵察覺馬匹不對勁後,居然躍馬而下,準備強殺

唰…

忽然,不知從何處飛來的菜刀。

以極為迅猛姿態直擊那士兵後腦。

菜刀鋒利,破甲極強,隻是一刹,便是插進了那士兵後腦勺,就鐵甲頭盔都未曾擋住。

“六公子!”

陳富貴心中一喜,當即喊了一句。

徐龍月卻並冇搭理,此時他正趁著馬不能動,快速收割人頭。

冇有騎兵衝鋒!

冇了那股衝鋒後勢的加成,這些重甲騎兵雖依舊不弱。

可,他們的重甲還是擋不住青龍偃月刀揮砍。

即便偶爾有一刀未曾斃命,但是下一刀,卻能立刻補上,讓旅奔軍人首分離。

南宮家護衛老陳,此刻也不甘落後,袖口飛速抖動,暗器狂甩。

典獄軍們依舊是纏住敵人,等待徐龍月支援。

唰!

刀鋒過!

噌…

刀聲鳴…

刺啦!

刀過重甲破甲起火花。

此刻,徐龍月大殺四方,敵人的血液將其身上的黃泥濘給染成了血紅色。

旅奔軍隊長看著這一幕,心中大驚,當即拉動韁繩準備跑。

他要將這的事通報上去。

可惜,任由他如何拉動,那馬匹卻像木頭一樣,一動不動。

老陳見此,臉色陰恨,一擊斃命麵前敵人後,轉身便向其攻去。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這天底下哪來的這般好事!”

然而正等老陳沖去刹那。

一刀極為迅猛的刀光當即掠過。

刀光掠射其雙眼,老陳警覺後側。

下一刻!

卻見一顆碩大的頭顱飛起,那頭顱滴著血,成拋物線落在自己麵前。

這人頭,正是那位旅奔軍隊長。

噗通!

馬背上,一具無頭屍體恰好也在人頭落地的瞬間,一同落下。

原地,徐龍月輕輕一甩!

青龍偃月刀上不見半點血跡。

“好強!”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