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全族流放,我帶著嫂子去造反 > 第五十二章 老胡得救

第五十二章 老胡得救

-

麵對鐵騎衝鋒!

雙方人馬互視一眼。

隨後紛紛出手。

且見那南宮一方,名為老陳的老者,當即大手一揮。

一柄細劍出鞘。

此外其它護衛紛紛結陣,護主在南宮三千麵前。

“老許,老胡,不要你們出手,給我保護好嫂子她們。”

徐龍月大吼一聲。

手中菜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狠狠投擲而出。

刀出旋轉,速度奇快,直奔領頭的那位將領而去。

“殺人用菜刀,我看你是…”

領頭將領不屑一笑,麵對菜刀不聞不問,隻是繼續保持著衝鋒姿態。

噗呲!

下一刻!

菜刀直入其胸口。

原本厚重的盔甲當即被破來,菜刀刃尖起碼有三寸入身。

血液順著傷口出,一點點溢位。

“統領!”

旁邊的鐵騎兵們被嚇了一跳。

“我冇事!”

旅奔軍一營統領,強撐著疼痛,右手繼續夾緊長槍保持衝鋒姿態。

剛纔那一刀極為厲害,若不是他身著重甲,恐怕刀刃切斷的就不止是自己那兩截肋骨,而是心臟了。

“保持隊形,繼續衝殺!”

“是!長槍突襲。”

“公子,快退開,衝鋒勢頭一但形成,咱們根本擋不了。”

看著來勢洶洶地重騎,老陳一邊囑咐,一邊主動衝去。

他要主動打斷,他們衝鋒的隊形。

唯有這樣,他們才更有勝算。

“斬…”

正等老陳話落之際,一道怒吼聲當即傳來。

扭頭一撇!

且見徐龍月如蓋世殺神一般,刀斬領頭的衝鋒統領。

那一刀,連人帶馬全部斬成了兩半。

血舞漫天飛,混合著這雨後的清風,眾人能夠清晰地感受到那股濃濃的血腥味。

斷了頭的馬匹脖梗處涓涓細流不止。

被破了甲,胸口插著半截菜刀的統領,上半身連著腦袋死在了地上。

麵容上還帶著未曾消散的震驚。

這一刀!淩厲凶猛瞬間震服了在場所有人。

“統領?”

身側,一名旅奔軍隊長,雙眼猩紅,悲吼一聲,當即舉槍衝鋒。

徐龍月趕忙避開,一個懶驢打滾躲後,青龍偃月刀以蘇秦背劍之姿,彎腰出刀。

噹噹噹…

一連七槍,儘數被擋下。

但,徐龍月衣袖卻被毀。

若不是他躲得快,偃月刀擋得快,剛纔他已然受傷。

暫且躲了攻擊的徐龍月快速後腿。

“變化隊形,八字衝陣…我要他死。”

旅奔軍隊長高吼。

僅是一刹!

原本人字形的隊伍,於此刻變化成八字形,七十一杆長槍被他們下甩三十度,夾在腰側衝擊。

七十一槍所指之處,正是徐龍月的肉軀。

見此,徐龍月不敢托大,手中青龍偃月刀當即倒提,也不顧身上泥濘,轉身鑽到南宮家的貨車旁邊。

他雖勇猛,但是他不傻。

敢和衝鋒起來的重甲長槍兵硬拚?就算再厲害,也會受傷。

先前,他之所以冒險一試,用力揮出那一刀,那是因為他要破了這衝鋒騎勢。

可現在勢破了!

但衝鋒隊形還保持著。

除非他能一刀瞬宰七十一人,若不然無論他如何揮刀,都會有長槍刺中他。

“殺…”

即便躲在貨車後。

旅奔軍依舊不放過他。

一杠杠長槍帶著萬夫不可阻擋之勇狠狠插進貨車內。

徐龍月藉著狹小空間,不停躲避!

伴隨著士兵用力一挑!

貨車上,那些錢銀珠寶,還有藥材當即被掀飛。

唰…

貨車後,徐龍月抓住機會,當即又是一刀。

連人帶馬,再殺一人。

“給我毀了這裡…全部死!”

旅奔軍隊長氣炸了。

剩下的七十隊伍快速繞開,變成圓形,長槍奔準圓心中間。

南宮一方,上柱國一方,皆是在這圓形範圍圈內。

“殺!”

一字落,戰馬衝。

“躲無可躲,狗東西,這下真是不死不休了!”

“南宮家護衛給我頂上。”

南宮三千破罵一句。

瞬間,手持長槍的護衛們衝在最前方。

噗呲…

雙方會麵。

南宮護衛們的胸口紛紛被戳中。

那能抵禦刀槍攻擊的木甲,在此刻已絲毫無防禦之力,當即被洞穿。

更有甚者被穿在了長槍上,如糖葫蘆一樣,被串起。

不過,作為南宮家護衛。

他們也不是一般人。

亦有不少人,以刀傷馬,或者是以槍相戳,令那旅奔軍士兵落入馬下。

旁邊的老陳,眼疾手快,一邊抖動衣袖,放出暗釘,打在幾名圍攻過來的旅奔軍上,一邊以長劍快速收割落地的重甲士兵。

噗呲…

老陳速度奇快,一抹又一抹殷紅血液從那些士兵的咽喉處綻放。

一條條命就此被剝奪。

“再殺…”

旅奔軍隊長,無視這一切,繼續攻擊。

典獄軍們見此,互視一眼後紛紛行動了。

不行動不行啊!

這群刁毛,連他們都要乾掉,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暫且衝殺。

雖然他們隻是身著普通輕甲,到好歹個個好手。

不敢說能瞬拿下那群旅奔重甲兵。

但,至少能抵抗一二,拖住一下。

“和老子上!”

老胡身先士卒,手中長槍刁鑽,直奔一名旅奔軍腦袋殺去,

那名旅奔軍提槍便擋!

一刹那,雙方各打三招,不分勝負。

興許是激惱了這名士兵,那士兵猛得咬牙,準備以非要害部位擋住老胡一擊再出槍。

老胡自然看出這士兵打算。

他著輕甲,對方重甲,若是雙方各換一槍,自己不死也得重傷。

想到這,老胡念頭一閃,一招轉頭槍直刺對方馬勃子。

傷人先傷馬。

落馬騎兵無可怕!

即便對方身著重甲,自己也會占據優勢。

噗呲!

雙方長槍共落。

老胡臉側被劃過一道血痕,對方戰馬當即被捅。

戰馬吃痛,當即哀嚎起來,然而他卻並冇將身上主人甩下,反而是舉起前提踏在了老胡胯下馬上。

臥凎…

老胡爆了一句粗口,當即想躲,卻避之不及。

胯下之馬直接被踹到。

就連他自己也摔倒在地。

落地一刹!

隱約間感覺到頭頂有風聲傳來。

扭頭一看,槍尖越來越近,直逼其麵門。

“完了!”

老胡慘然一笑,閉上雙眼,等待自己的死亡時間。

“擱這閉目養神啊,還不去幫忙。”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