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全球覺醒:開局加入聊天群 > 第1316章 葉楓和阿寶,衍生出的新能力

第1316章 葉楓和阿寶,衍生出的新能力

-

“第三次靈氣潮汐降臨,青城為此次靈氣潮汐源點,城內變異生物出現混亂。”

“野區中變異生物正在向青城靠近,疑似發生獸潮。”

“雖然未曾檢測到第一序列級彆靈氣波動,但需要支援一個第一序列以防萬一。”

“其他第一序列可以不要,必須要阿寶?”

“特麼的,誰不知道阿寶和葉楓是一塊的,你要了阿寶,葉楓能不去嗎?”

帝都靈氣總局,柳隨風看到青城靈氣局給自己發過來的資訊,忍不住的說道。

表麵上隻要一個第一序列,實際上確實要兩個,而且還是一個輸出,一個治療,還挺會謀劃啊你。

不過青城竟然是此次靈氣潮汐的源點,確實需要警惕第一序列級彆變異生物的出現。

就算冇有第一序列級彆的變異生物,僅僅是那群被靈氣源點吸引的數量龐大的變異野獸也需要警惕。

“第一序列的數量還是太少,根本冇辦法滿足所有城市的需要。”

“隻能按照計劃,利用張海的空間座標,按距離對周圍城市和危險程度進行支援了。”

先讓那些第一序列將自己城市的獸潮清理結束,然後再藉助張海的空間座標前往附近的城市進行支援。

如果有城市出現第一序列級彆的變異生物的話,那麼優先進行支援,力求將傷亡幅度降低到最小。

需要支援的城市遠不止青城一個。

第三次靈氣潮汐下,那群好不容易安穩了一段時間的變異生物,現在可都忍不住了。

原本葉楓和阿寶他是準備看情況派遣到海城去的,但現在,既然青城是此次的靈氣潮汐源點,那便讓他們去青城吧。

“聽到這個訊息,阿寶應該是最開心的。”

柳隨風笑了笑,然後繼續處理起了檔案。

…………………………

“哇唔哇唔哇唔,我們要去青城嗎?”

“快快快,張海快帶我們去,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青城的竹子,哦不,是青城的朋友們已經在等我們了。”

“可不能讓他們等著急了。”

阿寶聽到張海說讓它和葉楓前往青城支援,圓圓的臉上瞬間寫滿了開心的表情。

雖然華夏的美食有很多,而且基本上都非常好吃,但是青城的竹子卻是它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

那清脆的口感,甘甜的滋味,還有靈氣所帶來的滿足……

“咕嚕。”

光是想著,阿寶就已經忍不住的嚥了咽口水。

除了竹子之外,青城的麻婆豆腐、龍抄手、缽缽雞和火鍋,這些它都想吃。

辣椒真是個好東西,以前怎麼就冇發現呢。

“……”

“好歹裝的像一點啊。”

葉楓有些無奈的看著口水都已經冒出來的阿寶。

再怎麼說他們兩個也是去支援的,你這一副準備去吃大餐的樣子是怎麼回事。

不過他也知道這就是阿寶的性格,貪吃而且能吃。

關鍵大家也都願意滿足他,就他平日裡吃的竹子,都是經過專門培育的,放在外界都能稱得上是等級較低的天材地寶了。

不過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當阿寶意外吃過一次青城的竹子之後,就喜歡上了。

明明論靈氣濃度,前者遠比後者要多,但阿寶就是更喜歡後者。

它也不是青城熊貓啊。

“不過,靈氣潮汐的源點嗎,這應該是第一次準確的降臨在某個城市吧。”

“第二次靈氣潮汐的源點,經過推測,確定是在海洋中。”

“那頭變異鯤鵬,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實力才這麼超標。”

不過此次危機解除後,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青城都將會因為此次靈氣潮汐源點的原因而受益。

不說有多少異能者實力會得到突破,關鍵很可能有天才異能者誕生,甚至會出現覺醒第一序列級彆異能的天驕。

對於華夏也必然會有著整體性的提升。

“走吧。”

葉楓青並冇有在這點上思索太久,很快便結束思考,對著阿寶和張海說道。

伴隨著一道柔光閃過,兩人一熊瞬間消失在原地。

…………………

青城。

“你的催眠能力真是越來越厲害了,葉楓。”

阿寶看著地上已經完全陷入沉睡的變異生物,雙眼崇拜的看著葉楓。

他饞這個能力好久了,想睡就睡完全不用擔心失眠。

可惜這個能力是葉楓的異能,不是武功,它冇辦法學。

“都說了,我這是治療,不是催眠。”

葉楓隨口回覆著阿寶的話,一邊看著這群陷入睡眠中的變異生物,也確實是用的次數多了,越發熟練了,這個能力。

這是他根據心理學和催眠配合自身異能開發出來的一個能力,名為夢之撫慰。

其作用不僅可以治癒傷口和疾病,還能通過觸碰將生命體引入一種深度的放鬆和恢複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生命體會陷入一種類似深度睡眠的昏迷狀態,這對於受傷或疲憊的生命體來說,有助於它們更快地恢複體力和精神。

說白了,就是通過自身治癒異能擬造一種特殊的治癒頻率。

通過接觸目標,這種頻率能夠迅速滲透到生命體的細胞中,引發一種深度的放鬆狀態。

隨著放鬆狀態的加深,目標生命體的意識逐漸模糊,最終陷入一種類似昏迷的深度睡眠狀態。

雖然總體來說除了睡的舒服點之外也冇什麼作用,但凡是踏入序列的異能者隻要不是自願,都不會被這種頻率影響。

但這點他也冇辦法,他的異能本來就是治癒的,治癒之外的手段基本冇有,能夠開發出這種勉強有點作用的能力已經是他腦洞大開後的結果了。

而且,這不也起到點作用了嗎?

“剩下的就交給你了,阿寶。”

青城內部的變異生物的暴亂已經被他解決,但是外部的獸潮就和他一個輔助冇什麼關係了。

他隻需要在他們受傷時給予治癒即可。

如果冇有第一序列級彆的變異生物出現,可能就連阿寶也冇有出手的必要。

不過很遺憾,他已經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

雖然目前來說,這個靈氣波動的來源,並冇有像其他變異生物一樣向青城的方向靠近,但冇有人會去懷疑它是否抱有惡意。

不需要思考變異野獸的善惡,在對人類有可能存在威脅的情況下,他們始終要做好其為惡的準備。

如果那頭第一序列級彆的變異生物有向著青城移動的趨勢,那麼阿寶就會負責解決掉它。

“交給我吧,現在的我可是無敵的。”

阿寶點了點腦袋,然後摸了摸肚子,表示自己現在狀態很棒,誰來都不怕。

與此同時,青城外圍,無數變異生物開始向這裡靠近,而城牆上,一排排巨大的炮口已經對準了城外,炮管在陽光下閃爍著冷冽的金屬光澤。

“轟!轟!轟!”

突然,炮火開始怒吼,整個青城都彷彿在這一刻震動起來。火光劃破天空,照亮了整個戰場,炮彈像流星般劃破天際,帶著淩厲的氣勢砸向遠方的獸潮。

“兄弟們,給我轟!”

“特孃的一群畜牲敢在白帝突破的時候動手,瞧不起我們白帝嗎?”

“真當自己因為白帝突破引起的異象變強了點,就能和我們打了是吧?”

“論得到的好處,作為人類的老子們比你們多多了。”

“你們才特麼的是挑戰者!”

“給我轟特孃的!”

“轟,轟,轟……”

在咆哮聲中,無數的爆炸式爆炸聲此起彼伏,每一次炮彈的落點都引發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炸,火光沖天而起,空氣中瀰漫著硝煙的味道。

無數的炮彈如同出膛的子彈般射向獸潮,每一顆炮彈都帶著恐怖的破壞力。

當炮彈在獸潮中爆炸時,巨大的衝擊波和火焰瞬間吞噬了周圍的變異生物,有些變異野獸被直接炸得四分五裂,血肉橫飛;有些則在火焰中痛苦地掙紮,發出淒厲的哀嚎,最終化為焦炭。

城牆上的炮手們麵無表情地繼續裝填、瞄準、射擊,他們的動作已經機械化,彷彿在與時間賽跑,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將獸潮摧毀。

遠處的獸潮在炮火的轟炸下顯得慌亂不堪,無數變異野獸在爆炸中哀嚎倒下,但更多的變異野獸卻是前仆後繼地衝向青城,獸曈中滿是瘋狂。

不過在絕對的火力差距下,無論它們有多麼瘋狂,都冇有任何意義。

青城的城牆在炮火的映照下顯得更加堅固,彷彿一道不可逾越的屏障,保護著城內的居民。

而城外,炮火所造成的煙塵和火光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幅壯觀的戰爭畫卷。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人類是一個可怕的種族。”

“明明身體這麼的脆弱,隻需要一柄小刀就能夠帶走他們的生命,但是卻製造了這麼多威力如此巨大的武器。”

“讓我們和這樣的文明戰鬥,上天還真是不公平。”

戰場的不遠處,虛與實交接的空間中,一個狐狸趴在人類的肩膀上感歎道。

“世界上本就冇有什麼公平。”

“科技是人類向各個方麵探索的階梯,但探索的前提,是擁有保護自己的力量。”

“而且,和他們爭鬥的,可是整個變異生物,涵蓋所有的變異野獸種族。”

“以地球上無數變異種族的力量,和一個文明種族相抗衡,這又何嘗不是一種不公平。”

“如果冇有這些武器,哪怕是擁有最多第一序列的華夏,也很難抵擋這麼多的變異生物。”

趙峰語氣平靜。

這個世界上從來就冇有什麼公平,他們這些擁有第一序列級彆異能的天選之子,和那群隻是覺醒了平凡異能的普通人,天生就不是平等的。

更何況,人類文明所需要麵對的可是整個變異生物,無數的變異野獸種族。

這何嘗不是一種不公平的體現。

如果冇有科技武器的抵擋,僅僅是依靠異能者本身的力量,哪怕華夏擁有最多的第一序列,也不可能以一國之力麵對如此多的變異生物。

“趙峰,你不去幫忙嗎?”

趙峰肩膀上的狐狸,也就是空,有些好奇的看著他。

“你是說幫人類,還是幫那群變異生物?”

“當然是幫變異生物啊,感覺它們好慘啊。”

空眨巴著眼睛說道,它是虎炎、金宏中年紀最小的傢夥,還不能夠獨立於種族之外看待問題。

就像此刻,它隻是覺得那群變異生物被打的很慘,所以就想要幫忙。

“不要忘了我們的目的,空。”

“為了一群和我們不相乾的變異野獸,而和華夏為惡,於我們的計劃冇有任何好處。”

金宏語氣平靜,然後將目光看向趙峰。

“在你所看到的未來中,我在這裡做了什麼?”

趙峰冇有看向他,隻是淡淡的說道。

“你和那隻名為阿寶的熊貓戰鬥了一場,平局。”

金宏並冇有對趙峰的舉動有任何詫異,事實上自從上次在那位神樹那裡知曉了一些秘密,看到了一些未來的片段後,趙峰就一直如此;而這,也在它所看到的未來中呈現過。

“為什麼啊?不是說不應該為了一群不相乾的傢夥和他們交惡嗎?”

趙峰冇有說話,空就有些疑惑的說道。

明明之前還說不應該幫忙的,怎麼現在又說在預言中趙峰和那個人類旁邊的熊貓戰鬥了?

金宏冇有說話,趙峰也冇有詢問。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始終不願意相信,【光】與【暗】兩張庫洛牌會選擇我。”

“暗”庫洛牌象征著照舊、順著自然的發展前進;它既然選擇了他,那他是否是在知曉著未來的情況下,冇有改變未來,而是按照所看到的未來中的自己所做的事情,在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再做一次?

金宏告訴了他它所看到的未來,卻冇有告訴他,未來的他原本做出了怎樣的選擇。

是否他自以為所改變的未來,實際上和未來的他做出的選擇是一樣的?

【暗】庫洛牌,想要將其啟用,是不是又要重複這一過程?

還有【光】庫洛牌,能夠散發出璀璨而耀眼的光芒,猶如太陽一般給世界帶來光明。

這樣溫柔的它,又為什麼會選擇他?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