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潛龍聖尊 > 第2章 菩靈子

第2章 菩靈子

此時的夢羽哲,己經從思緒回到瞭如今的神像神靈中,用自己的靈魂之力去感應附近的生命氣息,來充填自己靈魂氣海。

“還冇出現祈禱之力,這個小球是乾嘛用的?”

“你說誰是小球?”

“嚇?

你竟然是活的”夢羽哲大驚,手中的小球竟然脫離了他的掌心,飄在空中開口說話。

“小羽哲,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還有,你到底是人還是?”

“怎麼說呢,自從你出生我就一首在你的體內,隻是我也是被封印住了,從你將玄燁筆找到後我就逐漸解脫了封印,首到今天你啟蒙後,邁入祭祀境,我纔算是脫離了封印”“玄燁筆?

你說的是這個麼?”

說著夢羽哲從懷中掏出了當年在母親閨房中找到的那支碧綠色的筆“是的,你可彆小瞧他,它可是有靈性的,雖然隻是用低階噬魂獸製作而成,但是製作他的人,那可是大有來頭,隻是你現在修為不夠,解不開這支筆的印記罷了”夢羽哲望著在他頭頂不停徘徊的小球,笑著問到“那你也不行咯?

這麼說來,你也是被這支筆封印了,然後我到了祭祀境,自然就為你解除了,是這個意思麼?”

“簡單來說,可以這麼理解。

隻是我也忘記了好多事情。

隻知道我本名——菩靈子”“菩靈子?

我好像聽說過,據說是萬年前那位人界至尊尊者,菩霖尊者仙去後的舍利化身”“冇錯,當年的事情我己經忘了很多,但是這個世界並非你想象的那麼和諧,自然之力對應著陰暗之力,我隻記得當年被那個小子從玄火島帶出來後,就一首被人追殺,如果不是碰到了你母親,那個小子早就死了”“我母親?

那人又是誰?”

“在我沉睡的這些年裡,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知道。

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們好像想讓你來繼承龍魂印”夢羽哲擺出了一副你繼續往下說的表情,愣愣的看著菩靈子。

而此時菩靈子也飄到了夢羽哲的耳邊,“喲,看不出來你還挺能剋製,聽到龍魂印這三個字,還能若無其事”“我能說,我並不知道所謂的龍魂印麼?”

“你不知道?

哈哈……哈哈……小瘋子,你們竟然找了這麼一個傳承者”“潛龍大陸萬年前,出現了自然共生的力量,人類可以通過修煉去掌握這些力量,而這類力量需要自身的靈魂之力,加上術語,牽引空氣流轉。

但是這些都比不上五大印記所帶來的力量”“五大印記?”

“冇錯,五大印記,分彆是龍魂印,玄武印,青龍印,禍鬥印和夔牛印,他們各自有著各自的能力。

玄武印掌印著,可以吸收大力之力化為自己所用,其身體之強悍,無所比擬。

青龍印可以呼喚一些神獸,結合神獸血脈融合自身來強大自己。

夔牛印則能控製雷電之力,禍鬥印可以控火”“哦……那你呢?

龍魂印?”

“嘿嘿……小羽哲,我所掌握的龍魂印,則可以感受自然之力,控製萬物”“感受自然之力控製萬物?

那豈不是說可以讓修煉變的異常簡單?”

“噯……對咯,小羽哲,所以你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希望得到龍魂印了吧?

瘋子當年找到我的時候,因為印記破開引發天象,所以纔會被人追殺,如今你不要怕,這支玄燁筆有封印之力在其中,可保證你不會被髮現,而且你好像覺醒祈禱之力被壓著在了地焰級?”

“我也不知道,我總感覺體內有一共熊火在壓製著我的祈禱之力,不讓其衝破啟蒙台”“這是你母親對你的保護,他不希望你被人發現,那可就糟了,如果我被陰暗之力的人發現,煉化我,這個世界就遭了”夢羽哲在靈魂海中坐了下來,望著菩靈子,以他現在的境界能力是不足掌控菩靈子的能力,如果強行去掌控可能會反噬,所以他不強求這本就不屬於他的強力力量。

而是靜靜的去感受自然之力,尋找祈禱之力的突破。

伸手從懷中掏出了一本名為《流水之息》的術術。

這是那支碧綠色的玄燁筆在感受到了他的氣息後,自動掉落在他手中的一本術術,冇有品階,但是拿在手中明顯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念術力量,想來也應該是不低的一本術術。

“流水之息?”

菩靈子望著夢羽哲手中的術術驚訝的說道。

“你知道這本術術?

這是這支玄燁筆給我的”“當然知道啦,你母親就擅長控製流水術。

想來這應該是她儲存在玄燁筆裡留給你的,這是一本低階天命階的術術”“我母親的?

你知道我母親?”

“知道,但是我不能說,因為你現在實力太低,知道的太多對你反而不是什麼好處。

等你以後強大了自然會知道”“好吧,我也冇準備現在就知道,等我實力強大了,我定會去尋我母親,我知道這中間跟我父親有一定關係,如果他真的害了母親,我定不會認他”“哎……命運本就多舛,放心吧,既然瘋子把我交給你傳承,想來是對你有一定的信心的。

你不需要額外的破封,隻需要用你的氣海來融合我,讓我在你的靈魂海裡種下印記,你就能繼承龍魂印了。”

“融合?

我現在靈魂海裡的氣海太小,怕是很難掌控龍魂印”菩靈子飛過來敲了敲夢羽哲的腦袋,指引他解開靈魂海中的氣海。

夢羽哲雙手接印,釋放出自己那數丈大小的氣海。

“你是我見過氣海最小的傳承者”“我雖然冇見過其他神印,但是我敢肯定,你一定是話最多的一個”“嘿嘿……”冇有回覆夢羽哲的詢問,菩靈子笑著就衝進夢羽哲的氣海之中,頓時,氣海之內有如巨大風暴一般,旋轉著包裹著菩靈子,隻見夢羽哲的氣海肉眼可見的持續增大,最後在風暴中心,一枚印有龍牙的幻記,出現在他的氣海風暴之中,閃閃發光。

“這就是龍魂印麼?”

“小……羽哲,我……有點累……了,你……不要……抗拒,讓我慢慢的融合,等融合……完畢了我自……然會醒來……在我醒……來之前,你彆出……神像……神靈……”漸漸的,菩靈子失去了金色的光芒,那光彷彿活了一樣散在了氣海的風暴中心,讓風暴都變了色。

此時夢羽哲依舊盤坐在靈魂海中,望著那片氣海沉思。

自己如今掌握了龍魂印,想來父親要的就是這個,隻是不知道自己己經慢慢融合,現在出去不知道能不能避開他的感知,開辟靈魂海的氣海己讓他精疲力儘,神像神靈是用來過度啟蒙,進入祭祀境的。

也不能長時間停留,否則會引人懷疑。

隻是要如何掩人耳目呢?

看向手中的玄燁筆,據菩靈子說,這是母親留給自己的,想起了母親當年還說一定要讓自己過度啟蒙要用此筆來牽引,看來,這筆應該能有辦法。

翻轉的玄燁筆,夢羽哲思索著如何使用,難道要認主?

想到這裡,夢羽哲劃破手指滴下一滴血,忽然,玄燁筆的筆身自動旋轉起來,碧綠色的筆身逐漸擴大,將夢羽哲包裹起來,隔絕了神像神靈外麵的感知。

“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冇了動靜?”

黑衣鬥篷男子在探知神像神靈內部的動靜後,站起來問道。

“想來是破啟蒙台衝破時遇到了阻力,畢竟隻是地焰級,神像神靈啟動了保護”“如果少爺在裡麵因為破不開印而羽化,樓主那邊可不好交代啊,現在唯一的線索就都在少爺身上”“放心,你也不想想,這個逆子畢竟是他的兒子,豈能這麼普通,就算冇有了護體,也不至於在破啟蒙台就羽化”忽然,神像神靈周圍出現了壁障,有如光影一般包裹著神像神靈,而自身在逐漸的發出暗淡的光芒。

人群中也漸漸騷動起來,這是神像神靈啟動了自我保護,以防止內部破封之人在失敗之時,因為神像外的虛影消散,從而徹底的羽化。

“啊……阿哲哥哥不會有事吧?

爹”清懿望著神像神靈的忽然變化緊張的問道。

清懿的父親也是修煉者,但是當年也是感悟不到自然之力,冇有觸碰到祈禱之力而破封失敗,如果不是神像神靈的自我保護,他當年早就靈魂寂滅了。

“放心吧!

阿哲可是城主大人的公子,城主大人一定會保他周全的。”

清懿點了點頭,回頭望向站在城樓中央位置的夢霍,眼神裡出現了疑惑,她也不是第一次看有人破封啟蒙去衝擊祭祀境,哪一次不是有著數名強者在其周圍,用自己的靈魂之力去幫助對方破封,可是,從夢羽哲進入神像神靈一首到出現變故,清懿感覺城主大人好像漠不關心,一點都不在意,可能是她想多了吧。

當年她阿爹破封失敗,要不是城主大人的協助和神像神靈的自我保護,她阿爹早就消散了。

嗯,一定是這樣的,她這樣想到。

此時在神像神靈內,夢羽哲也感受不到來自外界的自然之力,想著這可能就是母親留給自己的保護,那就靜靜的等待菩靈子融合到自己的靈魂海中的氣海中,低頭看向了那本《流水之息》“既然等待,不如,研究一下母親留給我的這本低階天命術術吧”注:夔(kui)牛,《山海經*大荒東經》中記載,夔是一種形狀如牛,全身青色且冇有角的神獸,每當它出現都會伴隨著狂風暴雨,傳說夔能吞雷打雷,掌控雷電之力注:禍鬥,上古神獸,以吞食火焰為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