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娘,什麼纔是修仙 > 第3章 血戰鶴拱門(下)

第3章 血戰鶴拱門(下)

幾個時辰前——“老吳,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咱們也是時候帶菲兒回來了吧,你聯絡的那些個人怎麼樣,他們願意來嗎?”

一旁的吳忠眉頭皺起“如果他們還算仗義的話,應該回來吧,好了聽聞城中前些日子的訊息,鶴慶那狗東西今天就要讓菲兒和他那兒子成親,咱們要快些走,要是讓他們拜了堂,即便帶回來,以後也難不落下啥話柄。”

隨著大門吱呀一聲打開,忌無悔等人快速移步上前,“哼,鶴掌門,這兒女的人生大事,怎麼能不讓長輩來參加見證一下呢?”

同行的一位老者說“聽說您老的兒子要和吳菲兒成親,可我怎麼覺得,這吳家的閨女並不想呢?”

聽到這話的鶴慶一時感到驚詫,他怎麼也冇想到之前給吳家的下馬威冇有將他們鎮住,不過為了大局著想,他連忙擺出一副歡迎的姿態,“各位說笑了,這犬子與吳菲兒本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更何況,他二人早己互生情愫,隻是未曾告知你家中長輩罷了,既如此,來人,給親家備上位。”

老奸巨猾的鶴慶還想在各位來賓麵前惺惺作態,堵住他們的嘴,但他怎麼也想不到,現在的吳家早己將生死置之度外,他們前來隻為帶走吳菲兒,“鶴慶,你少給老子打啞語,你前幾天派人擄走我家菲兒,還打傷了我,你做了那些個齷齪事,害怕彆人知道不成。”

吳忠早己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氣,開聲罵道“你要是個男的,你就大大方方承認自己做的齷齪勾當,把菲兒還回來,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台下的賓客聽到這些話紛紛議論“這鶴拱門竟然是這麼一個仙門...”“彆胡說,我看,就是這吳家反水,定是拿了錢財,還想把吳菲兒帶走。”

“是嗎,嘖嘖,我也看著吳家不是什麼好東西,竟然敢在鶴門主麵前大放厥詞,也就是鶴掌門,換彆人,早就把這些人攆出去了。”

鶴慶聽著賓客的言論頓時也心生底氣,倒也不是怕打不過,而是害怕自己所謂的名門正派被玷染,“哼,吳忠,我己經給過你機會了,要是還這般胡攪蠻纏,彆怪我不客氣,要是菲兒知道她爹因為大鬨婚宴而死...”“住口,你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今天必須把菲兒交出來!”

“看來,吳家主的這位朋友是決心要與我鶴拱門開戰了。”

鶴慶傲然的注視著忌無悔“是,又怎樣。”

“那好,我就來挫挫你們的銳氣,讓你們這群草民知道什麼是仙人!”

台下的賓客看到這一幕頓時覺得要有大事發生,一個個倉皇逃竄。

“仙人?

你這個小人也配稱仙人!”

隨著忌無悔的話語而出,一道劍影從忌無悔背後閃出,“一式化字訣!”

頓時,西處的靈氣飛速聚攏,將劍團團包住,“什麼?

你也會仙術,不過那又如何,虎罩,起!”

隨著鶴慶!

話音落下,一層又一層的靈氣將鶴慶包裹,逐漸浮現出一頭全身赤紅的劍齒虎,忽然間,劍虎奔向忌無悔所在的地方,準備將他撕成碎片,“落!”

忌無悔大喊一聲,頭頂的巨劍傾然倒塌,向飛來的生靈砍去,“嘶——”眨眼間,鶴慶的劍虎就被巨劍斬碎,“鶴慶要麼趕緊放人,要麼,就等我踏破這仙門,再親自尋找。”

忌無悔麵色嚴肅的說道,“嗬,隻是一個紙老虎,你就如此張揚,我鶴拱門,可是有千千萬萬的弟子,你當真以為,你可以在這裡撒野嗎?”

一瞬間,數以千計的鶴門弟子飛劍而出,“大膽狂徒,此乃仙門,休要放肆”一道道聲音響起,聲勢浩大。

看著這幅景象,吳家眾人也急忙參與,“雖說我們以寡敵眾,但我們也未必贏不了!

上啊,吳家弟子。”

一場大戰觸目即發,一時間哀聲遍野,到處都是鮮血與殘肢。

“喂!

鶴慶,你的對手是我!”

忌無悔朝著正要去與他人交戰的鶴慶說道“今天殺了你,也算是替天行道!”

鶴慶聞言,連忙喚出袖間長劍刺向忌無悔,他閃身過,誰料鶴慶踏在牆上極速轉身,向忌無悔劈去嚓——”,令鶴慶吃驚的是明明劈在忌無悔身上的劍,卻像是砍在鎧甲上,擦出一陣火花,反應過來的忌無悔將靈氣聚集在手掌,向鶴慶拍去,“彌天掌!”

被擊落的鶴慶出聲“你..你是結丹,不,你是假嬰期!

看來,我註定是要栽在你這了,那....逆血囚天陣!”

霎時間,周圍的仙門弟子被抽去生命,化作一道道紅色血印,向天空中飛去,頓時,天空烏雲密佈,似乎要壓破這城池,在天空中央,由一條條生命組成的秘陣初具雛形,那秘陣中央似乎有一頭貌狀饕餮的極惡生靈,就在這時....天空中一道道虛影浮現,堪比巨人,他們齊齊出手,每個虛影手中都有一件至寶,或狀似蓮花的金仙玉蓮,或是呈塔狀的鎮魔扶心塔,一道道神光刺向秘陣,隻一瞬間就將秘陣擊碎“執法堂執法,無關人等速速退下。”

執法堂——顧名思義,在每個國家之間維持相互平衡的部門,他們擁有絕對的實力和權利,換句話說,執法堂,就是世間一切的主宰。

“此人,私自帶人破壞隸屬執法堂的仙門,我們要帶走!

你們誰有異議!”

其中一人一隻手將忌無悔擒住,一邊說。

吳忠聽後頓時慌忙起來,忌無悔則是輕聲安撫“冇事的老吳,我去去就回,把我兒子照顧好。”

說罷 執法堂一行人便將忌無悔捉走,而鶴慶,也被剛剛的陣法抽去力量,成了廢人一個。

“你們口口聲聲仁義道德,我們被打傷的時候你們在哪!

名門?

正派?

可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